第八十二章 回家6

    “哦,原来是它在干扰我。”王二也不着急,知道原因了,就慢慢想办法,他或他们不缺的就是时间。

    “巫族传承在干扰我,力度我还不能控制,怎么才能控制呢?”

    “吸收妖族灵魂水晶可以提高巫族传承,虽然我到了巫人的阶段,目前不需要吸收了。看来以后身体强度达到了,还是需要妖族灵魂水晶,就会强化意识海内的葛呜王金角,而他会对我的刺激越来越大,那我有可能彻底被它控制,变成真正受它控制的巫族,我也没有了自主意识。这个巫族传承也很危险啊,太容易被它控住了。”

    “咦?好多年前,我为什么没有发疯?直到那次重新找回并坚定了自我之后,发疯又出现了,什么在抑制它?”

    王二把整个过程想了好多遍,也没找到原因。

    “主体意识,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我为什么那段时间没有发疯?”王二又开始求助主体意识。

    一段画面,王二完全没有记忆的画面,出现在他脑海中。

    他躺在青石上,抽着雪茄,然后左臂上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开始发光,笼罩在他的全身,他就像个死人一样躺在那里。

    画面就好像静止一样,过了很长时间,右臂“凡事绝对的,都是错误的”又开始发光,左右臂的光芒出现争夺,最后它们平衡了,也隐去光芒,王二睁开了眼睛,画面到此为止就消失了。

    王二很疑惑,这个人是他没错,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完全想不起来,这个画面又意味着什么呢?

    想不明白就先放下,照常打坐练功,吃饭,照顾植物与动物。

    他可以确定,这是他那次心灵对话时候的样子,可当年随意刻在手臂上的两行字,怎么出现了这么大的变化。

    它们又分别代表了什么,左臂代表不喜不悲,右臂代表的意思其实是过犹不及,物极必反,只不过他用前世的白话说了出来。

    不喜不悲难道也是一种极限,也代表一种错误,但这与巫族传承的控制有什么关系?

    这让王二想起来前世有个学派提出中庸的说法,号称中庸之道。

    难道真正的中庸之道不是在最中间,而是一定范围的波动,这个范围遵循过犹不及,物极必反。但实际上最中心也是个错误,是另一个极端?

    即使是另一个极端,那与克制巫族传承又有什么关系呢?

    王二开始试着用幻想“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困住葛呜王金角,结果他还真没有发疯,只是在天劫最后四个小时做着防御,身体伤害也不大。

    可他发现他又有自我消亡的趋势,这样不对。他取消幻想,结果他又发疯了,发疯的阶段他也无法知道情况,自己的意识被巫族传承占据。

    某天,灵机一动,中庸啊,不就是中庸吗?

    他开始幻想,在他的意识海的中心形成一个小点,小点是由八个字构成的,就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在意识海的最外层,流动着八个字,物极必反,过犹不及。

    “轰”地一声,他感觉他失去了什么,又好像得到了什么,睁开眼还在远古法阵内,地方还是刚才坐的地方。

    他把神识沉入意识海,真的没错,意识海中间有个点,他自己能够看清楚,就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八个字。而意识海最外层也有八个字在流动,物极必反,过犹不及。

    中间是个错误,超出也是个错误,这才是真正的中庸啊。

    这时他还发现,原来的三角形与葛呜王角都是随意在运动,现在它们是围绕着中间那个点在运动,他的意识海里有了规则。

    事情太奇妙了,王二甚至可以主动改变它们运动的状态,它们也真的为他所有了。

    退出意识海,王二下意识看了看手臂,字迹没了,一点痕迹都没有。

    在天劫来临的时候,王二也可以控制葛呜王角散发的程度,自己狂暴却不丢失自我意志。

    他也终于看见自己只剩下头颅与骨骼,貌似他也明白了继续收敛点狂暴,他的血肉慢慢长了回来。

    这种有控制的狂暴,对于他的骨骼与血肉都有好处,一遍遍被击毁,被击伤,一遍遍去修复,血肉与骨骼的强度都在增加。

    王二有时候怀疑自己不是人了,估计巫族也不一定在巫人时期有他这样的能力。

    不作妖,王二恐怕也坚持不下来。

    他又开始幻想与妖族血战的幻象,在天劫来临的时候,天劫他无法控制,可幻象他能控制何时来,何时去。

    而天劫貌似可以配合一样,天劫模拟出妖族与他拼斗。

    “这特么从种田系列好像又变成幻想种了,为啥风格如此的不统一哩,不过我喜欢,嘿嘿嘿。”没人说话就自言自语。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才不**他如何看我,老子自己舒服着呢就好。

    每次击杀幻想种还有意外惊喜,幻化出来的妖核,不,是雷核。

    王二还真不知道这玩意有什么用,无论放在哪里都会慢慢消散,不论是远古法阵里,还是乾坤袋内。

    为此,王二还找了各种盒子,金属的,玉的,木质的,各种材料都试过,无一例外雷核都消散。

    没有好的办法,那就吃一颗试试,味道吗,没有,麻酥酥地感觉。

    王二就连喝在法阵里酿的高度酒都没找到巫族的胃在那里,这次终于找到了,可以肯定还是在身体内部。

    可这感觉,在身体内的虚空位置,消化系统不是实体,也不与物质世界发生接触,的确有。

    “噗……”王二放了一个长长的屁,还不是一般的臭。

    “奈奈的,一直麻到放出来,还是自己的控制力不好啊。”王二能感觉出来,食道,胃,小肠,大肠,没控制好,麻到,麻就不好控制,结果雷核从溜了出来。

    看看掉在地上还有很多的雷核,王二捡起来看了看,吃还是不吃。

    “不是每三天一次天劫吗,老子又不缺这玩意,非要吃这玩意。”随手把剩下的雷核扔掉。

    “多少年了?已经过去多少年了?”王二一个声音在问自己。

    “我管他多少年了,老子还活着就是事实,只要不死多少年也无所谓,如果死了,谁还计较多少年了。”另一个声音回答着。

    “嗯,有道理。王二,我自己都有点佩服我自己了。”

    “你这样有意思吗?”

    “我知道没意思,可我能怎么办?这样也是保证我能活下去。活着真好。”

    这不是王二精神分裂,而是他自己想出的一种方式,自己与自己聊天,自己控制自己情绪,完全在掌控之中。

    “今天吃点好的啊!”

    “好啊,你有什么好主意。”

    “那个,我看很多灵药都熟了,咱们是不是摘点下来,来个药膳铁锅炖啊。”

    “药膳可以,可为啥要铁锅炖呢?我早就吃腻了。”

    “别说你了,我其实看见铁锅炖也恶心,可没油了,没有出油的植物种子,咱也不会压榨,你说咋办?”

    “那好吧。对了,杀头猪吧,肥肉靠点油出来怎么样?”

    “别提了,灵猪特么没肥肉,一水的瘦肉,我都怀疑灵猪吃的是瘦肉精。”

    “那算了,还是吃铁锅炖吧。”

    分裂的两个声音,一个回归意识海中间,一个回归意识海边缘,这都是在王二严格监控下完成的。

    自娱自乐,人人都是表演艺术家。

    每次吃饭的时候,王二都会用神识扫一下西南角,然后自己开吃。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王二早就忘记了,现在他使出吃奶的力气打远古法阵所产生的天劫也能对付了。

    两把刀也练到这个程度无法淬炼下去,王二又开始寻找金属物,不论是宣临城的,还是乾坤袋里面的,他都经过巫能打磨之后,用自己的武器吸收,然后再进行淬炼。

    两把刀都有了血脉想通的感觉,尤其是武器刀,更是如此。

    武器刀看起来薄薄一层,实际上相当重。别人的武器都是在制造的时候层层锻造,他的武器则用天劫层层打磨。

    除非新添加的金属,要不然在天劫下真的没有丝毫杂质。

    说这么多,王二貌似很牛,他的确很牛,不过也就在于筑基期比较牛。

    他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才决定巫族传承与现实层次要一起提升。原来他晋级可以扩充经脉与丹田,可现在没有这些了,却应该可以提升巫能储存空间。

    如果想用巫族的方式提升,恐怕要费劲得多,现实条件不准许,巫族传承也是经过改良的,有一定的缺陷。那么就借助现在的功法帮助提升巫族传承。

    这样巫族传承才有继续下去的可能,不然一点希望都没有。

    这就是一种变通,当你找不到出路的时候,只能用差一些的方法去替代,要不你只能停滞不前。

    曲线救国,我们不是神,不可能知道每一条路,那么我们就用最笨的方法去走一条自己的路。

    熟悉了自己的笨方法,往往是对自己来说最简单的方法。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