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回家8

    两人边喝边聊,喝到兴奋之处,王二把酒当歌。

    “当我和世界不一样,就让我和世界不一样。坚持对我来说,就是以刚克刚。最美的愿望,一定最疯狂。我就是我自己的神,在我活的地方。我和我最后的倔强……”

    “忘嘎,奈家偶长街宿个呗。”余飞舌头都大了。

    “那与我一起唱,咯。坚持对我来说,就是以刚克刚……”王二还算清醒点,说话没太走样,就是特别多。

    回到住地,王二也不用巫能去驱散酒精的麻醉,休息就好好的休息,这不是常态,才可以偶尔放空自我。

    小奶狗给他拱醒,原来他忘了给奶狗准备牛奶,醉醺醺起来,巫能运转一圈,酒劲排了出去,抓着奶狗走向牛棚。

    “我去,你比我狠啊,小飞。直接让狗吸奶,连挤奶的程序都省了啊。”王二看着无辜的奶牛望着他,不知道身下什么玩意在吸。

    王二直接把自己的小奶狗也放到奶牛下面,让它自己去喝奶。摸了牛,奶牛经过这么多年,已经认识王二了,发出“哞,哞”的声音。

    “今天中午,你也动动手,几十年不运动了,做菜的手艺别生疏了。”王二说道。

    “好,今天我来,好不好吃不知道,对付吃,做几天就好了。”余飞应承道。

    天天喜欢自己折弄的王二又发现一件事情,如果快速用力击打远古法阵,到了五十次以上,天劫的频率有所增加。到了一百次以上,则是八分钟出现一次。他估计,按这个速度计算,要一万多拳可以到每分钟出现一次天劫。

    他试着加大攻击频率,每五分钟一次,正好适合自己,主要是两把刀的承受能力有限。

    王二问过余飞,把拍卖行里的金属全部拿了出来,先淬炼金属,然后涂抹到武器刀上,通过巫能的循环进行吸收,再经过天劫的淬炼,排出杂质,就这样不断淬炼自己的武器刀。

    而菜刀,则是越来越轻,菜刀上面的法阵在天劫的轰击下都已经失效。不过与王二一起接受天劫,还是有好处的,让王二对其的控制更加熟练,速度也越来越快。

    王二偶尔也试着去飞行,用最快速度进行循环绕圈。他估计速度没有超音速,也接近了。

    “风吹小机机好凉。”这是高速下来,王二唯一的感觉,他本来也是光着身子。经过天劫淬炼过的小机机,还能感到凉爽,也证明了速度有多快。

    说起来都是故事,这也是王二自己没事找事,自己寻找乐趣。还是回到曾经说过的话,要不然怎么办呢?

    你不去做,也只能等待消融,做了才会让自己有坚持下去的动力,或者是忘记这些,不拿这些当回事。

    狗在一天天长大,王二基本也是散养,不太管它。每一天都是鸡飞狗跳,有几次被王二遇见,狠狠批评了它。不过该不长记性,还是不长,每天惹一遍其它活物,就到王二与余飞吃饭的地方,等待开饭。

    余飞的小公狗就被训练的很乖巧,也经常被小母狗欺负。欺负完了之后,跑到余飞的脚底下,眼泪汪汪看着他,好像在诉苦。而小母狗则趾高气扬地站在王二身边,看着桌上的食物,留着哈喇子。

    余飞给两个狗起了名字,公狗叫阿土,母狗叫小美。王二很有深意看了余飞一眼。

    “玩大富翁呢?一个阿土仔,一个孙小美。”王二忍不住吐槽。

    有一次小美去偷吃奶牛的奶,却把奶牛的咬了下来,弄得奶牛都发狂了,追着小美跑了半个宣临城。王二开始不知道,偶尔带着小美去牛圈,母牛看见它就疯了一样去追,王二才发现问题。为此,王二狠狠揍了小美一顿,至此小美老实多了。

    灵狗除了不能说话,不是太复杂的人类说话,它们真能听懂。中级灵犬的智商相当于十四五岁孩子的智力,除非特别抽象的描述,其它还真不是问题。

    还有一次,王二带着小美去抓鱼,平时小美都喜欢下水玩一会,可那次无论如何也不下去,只是站在岸上不断叫着,王二也没太注意。结果,游出一条大鱼,得有三米来长,恶狠狠向岸边冲去,吓得小美撒腿就跑。

    “我去,还出现鱼王了。”王二也没有动手,只是把这消息告诉了余飞,让他的阿土自己少跑去湖里游泳。

    一百五十年转眼就到了,余飞计算的也就是个大概时间,王二想想,好像他来这个世界也有一百六十多年了,加上原来这个身体的年纪,也有一百八十多岁了。

    该庆祝还需要庆祝一下,王二为此还专门做了一个小餐桌,给两只狗用。用狗勾引**,把鱼王逗了出来,杀掉来纪念一百五十周年庆。

    别说,鱼王的肉质还特别鲜美。对于王二和余飞基本没有效果,王二卡在筑基顶端已经百十来年了,余飞也几十年了,但对于阿土小美可以算是大补。两条狗吃得不亦乐乎,天天只盼望着开饭。

    考虑到近亲结婚的原因,王二用神识探查了小美的身体,用巫能结扎了它的卵巢,让它无法排卵,也无法发情。可能由于巫能的原因,小美体型开始巨大化,也向原始狗发展。

    偶尔王二也会输送些巫能给小美,这也是一种实验。余飞看到小美的变化羡慕不已,商量着也给阿土来点变化。他当然不知道王二已经没有真气,只以为王二是特殊真气,可以刺激动物的进化。

    余飞照着王二的方式,给阿土输送了些真气,可变化没有小美剧烈,他也搞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没有人作为比较,不过王二也能想到一些事情,估计动物可能比人类更能吸收原始巫能,从而,不是进化,而是退化,退化到原始层次。可又保留一些,比如说智力,甚至可以更聪明。

    像远古仙人的坐骑,有一些可能接受比巫能更原始的,王二也不知道叫什么,灵气?它与现在修真界的灵气可不同,属于原始先天灵气,像三清的坐骑。对了,老子与通天坐下好像都是老牛。老子好像是青牛,也就是水牛。通天好像是夔牛,一个古老牛类。

    想到这里,王二忍不住找个黄牛做实验,一个刚出生的小牛犊,不断输入巫能。这也源于他的性格,为什么我要与他们一样。

    他也发现,牛犊与母牛不太亲,与他和小美倒是非常亲近。这个问题王二也思考了半天,一个是他们都有巫能,要么他算是母体,其它两个都是他传递的巫能,变相算是他的孩子。

    别说,刚出生的生灵更容易接受巫能,小牛长得飞快,直接发育就朝着原始化而去。身形巨大,双角粗壮而尖厉,智力与成年人相差不多,王二甚至发现它能够理解很抽象的事物。

    一次,王二与余飞在吃饭聊天,无意扫到小牛,发现小牛虽然与小美在玩耍,可还在偷听他们的谈话,时不时还会点点头。

    为了验证这些,王二专门找了个时间,开始与小牛谈心,这可真是扯读子啊。关于他的路,关于他对世界的看法,关于很多有用没用的事情。他发现小牛除了不会说话,真的认真在听,听不明白会皱眉头,听明白会像人一样,喜上眉梢。

    为此,王二还特意帮助阿黄,小牛的名字,谁让它是黄牛,还与狗玩的好呢,开辟了巫能空间。

    遗憾的是,远古法阵对这些生物貌似没有感觉,也不会给它们天劫。王二想了办法,把菜刀升空,天劫时候,让阿黄在下面,他会控制天劫向下传导的力度,作用在阿黄身上,然它也得到修炼。

    每一次阿黄也是皮开肉绽,十分痛苦,王二告诉它如何用巫能循环全身,补足身体。阿黄也真跟着去做,虽然开始效果并不好,王二也没有让它在三天之后进行天劫训练。

    在阿黄好了之后,王二特意检查了一遍它的身体,没有问题之后,跟着王二训练。

    二百年来临的时候,阿黄居然说话了。

    “玛德,养出个妖族?”王二不仅扪心自问。

    “不是吧,应该叫巫牛。”另一个声音回答。

    “可能吧,爱是什么是什么。”王二自言自语。

    这也激起了余飞的兴趣,再求教了王二,余飞找了个刚出生奶牛,他也不想与王二一样。

    请问:奶牛都是母的吗?

    答:当然有公母之分了。

    不过,余飞没有巫能,只有修真之气,王二判断,这家伙出来应该是修真牛。

    可这头牛到他们出远古法阵的时候也不会说话,倒是很聪明。据说,直到死亡,就在临死前说过一句话,还是句骂人的话,估计这头牛是憋屈死的。

    阿黄对于余乐,就是那头公奶牛,可没什么好感,两头牛有老死不相往来的劲头。

    王二与余飞一起吃饭的时候,明显是两大阵营在谈判。以王二为首的巫族系列动物,小美、阿黄在其身后。以余飞为首的修真系列动物,阿土与余乐在其身后。前面两个大佬推杯换盏,后面小兄弟理都不理对方的人马。

    这就是所谓的道不同,不相为谋吧。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