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回家9

    王二开始用菜刀载着阿黄,而小美趴在阿黄背上,开始试着飞行。

    阿黄不是一般的怂,吓得趴在菜刀上不起来,而小美却美滋滋站在它身上兜风。

    王二也阿黄说怎么利用巫能循环到菜刀内,让菜刀飞起来,再如何控制让菜刀前后上下运动,并鼓励它试着去做。

    每次阿黄飞行的时候,小美都兴奋地窜到它背上,瞧那狗样,还装玉树临风,拜托,它是母狗好不好。

    阿黄的性格显然属于小心谨慎型的,飞了好多次还不敢站起来,只是卧在菜刀上。在王二不断鼓励下,好不容易站了起来,还是嘚嘚瑟瑟,吓得牛尾巴一直水平支着。

    “你咋不吓得大小便全出呢?”在阿黄下菜刀的时候,王二还拍着背与它说,结果“噼里啪啦”出来一堆玩意。

    “老大还要吗?没剩下多少了。”阿黄扭过头来,很无耻的问王二。

    “滚!”王二很少这么大声,西南角的余飞好像都听到什么人在喊着什么。

    王二也曾在阿黄面前表演不借助任何事物,只凭借巫能腾空,为了勾引阿黄也这么做。他也有自己的小心眼,咱也骑着牛,天上地下到处遨游。

    这种时候,阿黄都很白痴地看着他,“大哥,我太重了,飞不起来,要不你拖着我飞吧。”

    “那就减肥去,你现在是牛吗?你是猪,知不知道。”王二恨铁不成钢。

    “猪?好啊,我先去睡一会去。”阿黄说完就要找地方睡觉。

    “小崽子,今天不扒了你的皮,我就不叫王二。”王二撸胳膊网袖子,就要上手。

    “哞,救命啊,杀人了,不,杀牛了。”阿黄撒腿就跑,小美听见了,撒欢跑了过来,谁也不帮,只在附近看戏。

    王二飞快追上阿黄,照着屁股狠狠打了下去,“叫你不听话,叫你顶嘴,叫你还会跑了。”

    实际上,王二打得并不算重,只是在阿黄刚好不能承受之上,让它觉得痛,又不会真正伤害到它。

    打了一会,翻身上了牛背。被打的时候,阿黄还没有哭,当王二上牛背却哭了。

    “怎么地?还到了青春期?逆反了?看来之前对你还是太放纵了。”王二只想要个坐骑。

    “我现在运巫能与你进行循环,看看能不能带着你飞行,你也按我刚才交你的方式运转巫能。”王二说完,把巫能慢慢渗透到阿黄身体内,开始帮助它循环巫能,逐步加大输送量,带着阿黄飞了起来。

    小美一看要飞行,飞快跑过来,一下子蹿上牛背,威风八面地站在上面。

    “你们两个就是欺负牛,我现在还是牛宝宝,你们这是残害儿童,我要告你们。”阿黄嘴里嘟囔着。

    飞了半天,才落到地面,“啪”王二拍了阿黄一下,“小子,你自己不运巫能,让我带着你飞,你也太沉了,从今天开始减肥。”

    “老大,不是我想飞,是你想让我飞,你不带着我,还我带着你啊。”阿黄开始犟嘴。

    “你又皮痒痒了,今天先到这里,支撑你飞行可累死我了。”转身回去打坐去了。

    每天,王二开始留下固定时间,带着阿黄练习飞行。开始阿黄还不愿意,后来发现,王二的巫能渗透到自己的身体,它的巫能跟着一起运行,还能加速它巫能的淬炼,这才开始配合王二。

    而巫能运转速度越快,飞行速度也越快,对巫能的淬炼效果越明显。

    王二美美骑着牛,又被余飞看见,可看看自己这头还在发育的公奶牛,只能望牛兴叹了。

    二百五十据说不是个好数字,你在意,这个数字是个事,不在意,根本不算事。

    这不,两人与四只动物开始欢庆远古法阵封闭二百五十周年,阿土小美大快朵颐各种肉类,阿黄与余乐则附近是吃不完的新鲜草料。

    为此,王二与余飞还放假一天,说说几百年的老梗,想想有没有已经忘记最近才想起来的新笑料,各自做了自己拿手的菜肴,端起泡了好久的泡酒,美美喝上一口。

    “王哥,我现在的真气无法储存进去了,现在该怎么办?”余飞。

    “压缩了吗,真气是可以压缩的。”王二。

    “压缩了。经脉也练到极限,无法再压缩下去。”余飞。

    “那你有没有试着气化?”王二。

    “气化?是什么个过程?”余飞问。

    “怎么说呢。你现在的真气,能感觉流动,也能运用,可无形无质,你需要把它质化。这需要身体上对真气进行压缩,思想上还要引导自己想象,把无形无质的真气变成气体,就好像做饭的时候,水沸腾,你能看到的那种气。”王二解答。

    “哦?还需要想象引导啊,把无形无质的真气压缩成气体?”余飞表示不太能理解。

    “你知道就行了,这个不算难。气化之后还要液化,就是把气体再压缩成液体,就是水那样。液化之后还可以固化,从水压缩成我们眼前这些实物,桌椅板凳都是固态的。”王二继续解释。

    “那为什么还要加上想象?”余飞不理解。

    “其实,我也不太知道原理是什么,也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种情况,我就是这么练出来的。”王二回道,心里却想着,“总不能说我是穿越过来的,以前看过一些无良的网络小说,我自己试了试,还真成功了吧!”

    “液化之后,你还要适应输出时候的真气量,液化的真气比无行质的真气浓度要大,控制不好,很多液化真气都浪费掉了。”王二建议道。

    “王哥,你到了什么程度?液化还是固化?”余飞只是好奇。

    “想得美,我现在气化还没有练到顶峰,还可以再压缩。不过,再有个几十年,也差不多了。我估计,要是一辈子不出去,我也就是气化顶峰,液化起码要金丹。”王二接着解释,“现在经脉与丹田已经无法扩大,我最大的运送与输出量就是这么大,只有晋级到金丹,才可以扩大经脉与金丹,才有可能进行下一步工作。”

    “实际上,我的巫能空间也无法扩大。虽说没有了经脉与丹田,但巫能空间的大小也约束着输出就那么大,所以才想到用修真晋级的方式去带动巫能空间的扩张。”王二其实心里也没有多少底气,这事能不能成,他还不知道,但晋级都是对身体的改造,这点上确定的。

    “王哥,你真是天才?”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什么天才,我也是看古书有这么说的,自己试了很多方法,才成功。”王二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天才,他也不信穿越者没有一个不懂这些的。

    “别说了,当年还真不喜欢看书,你这么一说,如果能出去,我还真找个机会好好看看书。”余飞感慨。

    “行了,不去想了,什么时候能出去都不一定呢,想再多也没用。来,走一个。”余飞决定不再去想那些没影的事情。

    阿黄正卧在地上反刍,小美吃完跑到它身边靠在一起,阿黄想用角顶一下表示亲近,小美不满地叫了几声,它才作罢。

    阿土看见了,也想跑到余乐身边,回头一看,余乐却在排泄,虽说牛粪不脏,阿土还是嫌弃地看了它一眼,趴在主人身边。

    王二最近感觉小美衰老了很多,不再像以前那样有活力,不是依偎着阿黄,就是趴在他脚边睡觉。

    他也用巫能检查了下它的身体,当年给它输入的巫能已经消失殆尽,而并没有给它开出巫能空间,它就无法保持住生命状态,开始慢慢衰弱。

    王二看到这种情况就知道小美没救了。如果及时发现,不论给它输入巫能,还是开出巫能空间,它还有救。

    在它身体的巫能,早就被消耗光了,它就用自己的生命能量去维持状态,现在就是病入膏肓的病人,再怎么挽救也无济于事了。

    对此,王二没有什么可埋怨的,每个生命都是有声有死。这个也不在于谁的责任,是他自己没想过这个问题,也不知道,属于他的无知。在他无知的时候,他也没有办法。

    很多事情,坦然面对结果,无非就是死亡。每个生命都会经历别人的死亡或自己的死亡,重要的并不是死亡,而是你活着的每个时刻,真心对待自我,死亡的时候,或许你会少些遗憾,会对自己说:你的一生,对不起很多人,起码你对得起你自己了。

    不要给自己找借口,其实你不需要这些借口,你需要的就是如何面对自己的内心。

    怕如果能解决问题,大家都去怕了。怕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还很可能提前吓死你自己。

    这种死,冤不冤枉,没人会告诉你,但记住,你选择,你自己承受结果。

    小美最后也是相当痛苦,王二亲手结束它的生命,没有了痛苦。

    王二把小美埋到他们吃饭地点不远处,余飞让阿土去看看小美的墓地,阿土却无动于衷。

    王二知道,狗的一生是献给它最亲近的人。

    记住,是人,不是狗,是最亲近的人。

    狗并不爱狗。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