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中学 回家10

    小美的死亡,对于王二只是个插曲,他见过太多的死亡。

    上一世,他杀死的地球上,他认为的叛徒也有几百人,外星人有几十人。还有很多他亲近的人,他母亲的最后一面,他的爱人,在那场袭击后,他没找到自己的老父亲。还有很多被地球叛徒杀死的,与外星机器人杀死的,包括他自己的死亡。

    今世见过更多,他亲手杀死的好像也有几百人了吧。只宣临城远古法阵,他就算见过四十万人的死亡。

    活着,需要珍惜,但无能为力的时候,也别太怕死,怕死你也会死,死不死与你怕不怕没有本质的关系。

    有点关系的是,你越怕死,越诱导自己死亡,这属于心理学范畴。

    前世就有很多这样例子,一个人检查出癌症晚期,医生说只剩三个月,结果那人不到三个月就死了。后来才发现报告发错了,死的那人没有癌症。最奇葩的是,那个有癌症的人,不知道医生的诊断,三个月后还活得好好的。

    你知道你的病情,这里就存在一种心理诱导:我有病了,我要死了。身体就会向你诱导的方向发展,不论你有没有病,你会被诱导死亡。

    而有思驳精神的人,是很难被诱导的,他们总会提出问题,而去享受思考的过程去了。

    死,谁都会死,只不过有思驳精神的人,很难被吓死,很难被诱导死,但他们也解决不了命运之死。

    关于命运,其实前面说过,这里就不多说了,后面如果有机会再去讨论。

    王二想起来,他偶尔从外地回到家乡,去拜祭母亲。开始几次话很多,说说很多事情,到后来,他真的没什么好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妈,我在过自己的生活,身在其中,没什么好说的。”

    或许没什么好说的,或者真的不想说些什么,或者说他那时候已经开始去做坦然了。

    很多人总纠结在怎么想上,想当然重要,你也可以试着去做。

    阿黄因为小美的死亡,沉寂了很长时间,这事王二不会去开导它,很多事情在于它自己,不在于他怎么说。

    如果想不明白,它死好了,他不会去干涉。别人替你找到的,终究不是你的路,只有你自己不断去思考,试着去做。

    冷酷无情?王二见过太多有希望能找到自我的人,只差那么一点点,最后选择了放弃,去找现成的别人的路,而迷失其中。

    这种事情没什么难度,就是忍住寂寞,守住自我,不断思考。

    阿黄逐渐走了出来,王二也偶尔会带着它来到小美的墓地看看,再让阿黄自己呆会,阿黄有一堆废话,王二选择不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其实也都是烂事,喜欢听烂事的,只有烂人。

    牛会吃肉吗?可能牛妖会吃,巫牛呢?

    王二发现阿黄有时候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它会去湖里找大鱼打架,这头黄牛居然会游泳。

    打架经常是阿黄输掉,偶尔碰见不太大的灵鱼,它会咬死鱼,还会叼着鱼游出来吃上几口,显示它的存在。

    这个貌似是动物进化的需求,用杀戮来彰显自己的威能,吃血肉来显示自己对进化的渴望。

    这些主要让王二想起,某些临近的猩猩族群,某一方会杀死另一方的猩猩,吃对方的血肉来彰显自己的统治地位。人类或许开始也这样,不过人类走得更远一些罢了。

    阿黄在不杀戮的情况下,还是爱吃草,王二也警告过它,不要对阿土与余乐有什么想法。虽然他们不是同类,可关系上还算亲密,这种情感应该被尊崇,要不只能变成杀戮的野兽。

    宣临城远古法阵封闭的第三百年到来了,大家在吃饭前缅怀已经逝去的朋友小美。小美喜欢的那套餐具还摆在它喜欢的位置,放足肉食,王二甚至撒了三杯酒。

    阿黄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喜欢上喝酒,还曾经耍过酒疯,王二特意为它调了低度酒,还会限制数量。

    两个人边吃边聊,开始总是余飞有很多疑问,好像每五十年就是一次疑问大会,很多王二也无法给出答案,只能试着去引导他去思考,至于他最后怎么想,那也是他的事情。

    王二感觉再有几年,他可能气化就全部完成了,不能再压缩了,他还是会试着去看能不能液化。

    这主要也是王二的巫能空间要比丹田大得多,不是感觉上大,是真的大。王二也是从修真转变成巫的,他知道巫能空间比丹田大很多。

    “现在还没有办法联系外边吧?”王二。

    “我基本隔三个月试一次,根本传不出去任何消息。”余飞。

    “怎么?最近在让余乐练习飞行?”王二。

    “是啊,它怎么也练不会。”余飞。

    “你还是先把真气注入它的身体,帮助它进行循环,看看能不能飞行。不行就再加大真气输入量,直到它能够飞行。有了这次经历,在慢慢练吧。另外,你的真气帮它在它身体里循环,因为你真气品质比它高,还会对它真气的淬炼有帮助,也加快它练习的速度。”王二建议道。

    “还是王哥有办法,要不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余飞。

    “这玩意没什么好办法,一个是见识,一个是看书,它们结合就是认知。”王二开始吹牛。

    “其实我奇怪,从夏朝边远地区,叫什么来着,古仙镇吧,出来的你,怎么懂得这么多,见识比我强太多了。”余飞也算直白的人。

    “谁生下来都不是圣人,当年的大乘境诸葛亮,在他是练气的时候,不也是坐草庐而知天下。当年刘关张三兄弟也不过筑基,就三顾茅庐,听练气的诸葛亮吹吗?”王二开始扯淡。

    “你别说,我看他们的故事觉得特别神。当年他们不是练气就是刚入筑基,结果几千年下来,刘备最次也是个合体境,关羽、张飞、诸葛亮都是大乘境。可惜的是,最终还是比不过曹操,曹操差一点就达到渡劫境,最后得便宜的却是大乘境的司马懿。”余飞说着修真传说。

    “其实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谋略在局面平衡的时候是有用处的,可当力量超越太多,谋略就用处不大了。当年,他们都在炼虚的时候,把曹操弄得多惨。可曹操突破到大乘境,就是绝对的力量,合体境的他们就不够用了,最终被曹操所灭。而曹操也抵不过岁月的洗礼,他死后子孙没有出息的,让合体境的司马懿给占了便宜。”王二唏嘘道。

    “吕布也算个人才,可惜元婴就被杀了。”余飞说道。

    “吕布算是天才,可天才有什么用,不能活下去的天才,我觉得根本不算天才,只是另一些天才的绊脚石。”王二对此嗤之以鼻。

    “也是,活不下去,又算哪门子天才。”余飞赞同。

    “那我们东部你觉得谁算是伟大的人?”余飞又问。

    “伟大吗?老子代表的三清算是太古期的代表,孔子为代表的百家算是远古期,秦始皇在远古末期统一东部,汉武帝独尊儒术开启中古时期,成吉思汗在末古期独扫西部,这几个人是我认为的伟人。”王二开始就他看到这个世界的历史开始进行评述。

    “嗯,与我的想法有很大出入,不过我也承认你说的这几个人的确算是伟大。”余飞说道。

    两人开始天南地方聊了起来,王二是看过很多书,也不会有原住民余飞知道的多。两头牛再听,一条狗无聊的趴在某人脚边。

    过来七年,王二终于气化压缩到不能压缩,他也试着去想象液化的过程,可毫无结果,他也不会气馁。

    液化还没有效果,他又开始研究在等同巫能输出的情况下,如何增加威力。还有速度与效率的关系,攻击速度可以越来越快,但过快就无法控制,那样就会出现无效攻击,也就是效率降低。怎么样在保证速度的前提下输出效率最大,最近一直是王二思考的一个问题,这需要不断的实验与总结。

    有的时候,这种效率是很难分辨,王二有个大致的区间,可还是拿不准哪个更小的范围是最准确的。

    如果有时间还是要精益求精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而且速度快导致的很多问题,输出的不稳定性与输出的不准确性,还有就是控制,都需要不断练习。

    王二也增加攻击远古法阵的次数,达到一分钟一次最大程度的天劫,最后四个小时浴血奋战,好久没有这么受伤了。

    如果观测,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几十个天劫模拟出的妖族围追堵截着王二,他且战且退,时而冲进妖族群里击杀某一个妖族,以杀换伤,再退出来寻找下一次机会。

    直到天劫结束,差不多还能剩下三十多个妖族随天劫消散而消失,王二算了下,还是比两分钟一次天劫还要杀得多。

    王二现在吃雷核不会有问题,他感觉吸收了雷核还算缓慢强化身体,但主要是由内到外,对内部骨骼强化增加。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