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回家11

    人有的时候会觉得自己生活在监牢中,困在某个地区,困在某个星球,困在某个宇宙,都是不同意义,但又都是监牢。

    王二前世也看过两部描写这种监牢感的电影,《飞越疯人院》与《楚门的世界》。

    《飞越疯人院》讲述了一个人被关进疯人院,发现精神病院就好像个监牢,他想带着他的病友一起逃出去,结果逃出去前一晚在精神病院喝多了,第二天被医生发现,他最后被切掉了脑叶,变成一个傻子,与他的病友共同在这监牢里度过余生。

    《楚门的世界》则讲述了一个人被培养在大的电影棚里,他以为是真实的世界,其实这都是电影的一部分,其他人都是演员,只围绕着他转,他发现并想逃离那个虚假的世界,可发现他以为的自由,那个外部的世界,与他的摄影棚都一样虚假。

    王二其实不敢苟同,虚假能怎样?你面对的虚假也是对你来说真实的,只是你认为虚假而已。

    这与人的认知有关,人的认知始终有极限的,有极限的认知就是牢笼,每个人只能画地为牢。

    当你突破极限,也会被更大的极限所束缚,只不过牢笼大了点。就如同楚门,从小的监狱出来,发现外面其实还是监狱。这是被你认知的状态所限制,这或许就是规则,你无法逃离。

    人类的这种认知也无法理解无限是什么,你闭合的认知如果理解开放式的无限?只能感觉好像是那么回事,而根本验证不了。

    所以,还要招眼于现实,坦然面对现实。

    既然你无法改变,就面对现实,面对现实不代表你妥协,也不代表你赞同,那是你的事情,但该面对还是要面对。

    王二就是需要自己面对现实,就现实,在自己能活下去的情况,做出选择。

    如果选择去死,那就去死呗,没人在乎。你都不在乎,别人又何必呢?

    阿黄现在也变得有些冷漠,真是跟什么人学什么样。

    王二告诉它,要去享受过程,所有事情最终的结果,就是死亡。不死你就活下去,享受活着的过程,直到真正的死亡。

    有人说这很沉重,其实一点也不,对于真正的死亡,你连思考死亡的勇气都没有,而去敷衍为沉重,不敢去想,那才是遗憾。

    前世王二只想报仇,他想他也是那么做了,他没什么好遗憾的。

    今世他已经放弃了过去,前世已经结束,何必还放不下呢,他前世也对得起自己。

    今世,他只想看着他与他认识的,不认识的人,老去,死去,包括他自己。

    他也曾与阿黄嘀咕过自己的想法,阿黄甚是不解,王二没有去强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也有选择道路的权利,何必要一样呢。

    大家都走在自己以为的道路上,这没什么不好。你选择,你自己承受结果。

    王二在经历天劫的时候,如果不用一些方法,阿黄是看不到的,只能看见王二对着空气打来打去,身体时常还会受伤。

    可当有一天王二骑着阿黄,阿黄还是看见了王二用意识模拟出了天劫妖族,随着战斗的加剧,阿黄也发疯地攻击着,幸亏王二降低了天劫的频率,让它来适应。

    有王二的巫能帮助它循环,它受到的伤害很快就能好,耳边时常传来他的指点,“速度,力量,躲避。”

    王二不亲自去打,而让它自己战斗。

    出现的雷核,王二也告诉它要吃掉,可以强化身体,这些雷核对王二已经没有什么作用。

    阿黄吃完雷核,这屁放得,

    “能不能正经点,都放出猪八戒背媳妇的调调出来了。”王二忍不住在它背上打了一下。

    随着天劫的不断训练,王二发现阿黄天劫后发狂的时间越来越长,开始教导它寻找自我,坚持自我抵抗规则的侵蚀。

    不要把自己变成规则的傀儡,而是把规则变为己用,为我服务。

    阿黄哪里有王二的思考能力,也没有他的见识,最后王二只好在阿黄的意识海的边缘刻上了“物极必反,过犹不及”,八个大字。这是一种心灵上的束缚,约束与控制,阿黄才勉强控制住自己的发疯。

    看别人走自己曾经的路,王二也会生出很多感慨,他知道这样不对,阿黄应该找到自己的路,不是重复他的路。或许是他自己心理太着急了吧,他有时候也很这样检讨自己。

    三百五十年转眼就到了,王二与余飞开始庆祝远古法阵封闭三百五十年,也庆祝他们已经超过筑基期的极限。筑基期大约也就能活三百多岁,两人现在都三百七八十岁了,这等于逾越了年龄的限制,谁祝贺的时候不找个好借口。

    “看来当年的传说是真的,我们已经算筑基期活得最长的人了。”余飞拿起酒杯,开始庆祝。

    “是啊,筑基期一般三百岁左右,现在我们还活着,看上去还是三十多岁的样子,不知道外面的女人们知道了,会不会羡慕嫉妒恨。”王二与余飞碰了下酒杯,两人一饮而尽。

    “呵呵,没人会羡慕咱们,这里就是是活死人墓地。有美丽,也没人看到,更不会在意。王哥,你说要是一男一女在这里,会不会生很多孩子?”余飞问。

    “怎么?思春了?”王二调侃道。

    “思春?其实人寂寞的不是环境,而是心情,我现在喜欢寂寞,喜欢老死不相往来了。”余飞的话越来越有哲理。

    “老死不相往来,哈哈,说得好啊。只有你和我,不往来也得来,其他人,想来也进不来,我们也出不去。可无论主动还是被动,我们的确做到了,而且找到自己的目标,坚持自己的道路。”王二。

    “哈哈,是啊,想往来也往来不了,自己被逼着体会寂寞,虽过程痛苦,我们也找到乐趣了,不是吗?”余飞说道。

    “最近看什么了?有的坦然面对现实的意思了,做的不错。”王二赞扬。

    “没看什么,是最近有点想明白了,与其长吁短叹不如自娱自乐。”余飞说道。

    “这不是我说的吗?行啊,你小子有组织宗教的潜质,要不以后出去成立个教派吧。”王二调侃道。

    “好啊,叫什么名字好呢,必须高大上些。”余飞也在思考。

    “找自己的道路,形成自己的风格,叫自我派好了。”王二对起名字这事也不在行。

    “自我派太直白了吧,不如叫唯心吧,唯心派,怎么样?”余飞说道。

    “你小子不是穿越者联盟的吧?”王二想起偶尔余飞也有奇怪的说辞。

    “什么联盟?没听说过。”余飞满脸疑问。

    “好吧,不过你记住,如果你取这个名字,肯定有个叫穿越者联盟的人会去找你。”王二笃定。

    “管它什么人呢,这是我自己想到的,与他们也没有关系。对了,成立唯心派,我还要立两个祖师像,一个你,一个我,然后把阿土小美,余乐阿黄都立在旁边,我们就叫唯心二老。”余飞开始向往。

    “得,得,得。你怎么想就怎么做好了。”王二觉得余飞瞎扯了。

    “要不你叫唯,我叫心,这样我们组成唯心?”余飞兴奋看着王二。

    “唯心,我还唯物呢?”王二表示鄙视。

    “对啊,那你代表唯物,我代表唯心,我们就叫物心派。”余飞思绪这几年看来是真没少锻炼。

    “如果你真有兴趣,叫物心派没有问题,不过物要理解成格物,心还是唯心。格物唯心,格物代表思考方法,唯心代表我的态度。”王二也开始开玩笑。

    “格物?格物?格物好啊,物心派就是格物唯心派,不错不错。”余飞好多年没有这么高兴了。

    看着余飞兴奋地像个孩子,王二也被感染了,很多奇思妙想也开始喷涌而出,反正大家在吹牛,那就吹个痛快。

    “学派的宗旨,有教无类,因材施教。”王二说道。

    “对,我们教育每个人都能成为自己,也去做自己。”余飞接着说。

    “教派里可能出现极端,你必须告诉教派的人,凡事极端的都是错误的。记得我交你那首歌吗?最美的愿望,一定最疯狂,这个意思不在于美,而是最美,就是极端。”王二不会把自己的根本说出去,但放佛的意思可以去表达。

    ……

    两人说了很多,喝了很多。三只动物,只有阿黄听得津津有味,余乐有时候听得明白,有时候听不太懂,阿土则就依偎在主人身边,是它最大的幸福。

    睡觉睡到自然醒,对于有强迫症的王二,是一种幸福,他每五十年一次的放纵,貌似也成了一种习惯。只不过,这种习惯不是每天都要做,是每五十年做一次。

    阿黄每次喝高兴了都会回到牛群,有几个小母牛陪伴着它。虽然它并不认为自己与它们是同类,可它还是会在高兴的时候,回到牛群与小母牛们**一番,每个生命都有找到自己乐趣的权利,不是吗?

    王二发现,每五十年一次的庆祝,总能激发他的灵感,而又能够增加他的训练内容。

    这不,他又……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