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回家完

    王二突然想起某个小说,可以吞噬天劫,忘了哪本小说,不过他现在吃雷核已经没有任何增长,他试试直接吞噬天劫会出现什么情况。

    开始速率不要太快,五分钟一次,如果吞噬受不了,可以转换成幻化妖族,阿黄去对抗。能承受住,就看看效果。

    这次王二没有想象成妖族,直接面对轰下来的天劫,张嘴在下面接住。

    天劫在隐形的消化道内转动着,被消化吸收,巫能也被染成天劫的性质,通过身体的运转传给阿黄,在阿黄身体里继续循环,王二感觉好亮。

    王二自己没什么变化,阿黄怎么亮了?

    原来阿黄的每根毛发都充斥着闪电,整个身体看起来光芒四射,阿黄不太自然的抖动着,舒爽无比。

    “行不行?”王二传音给阿黄。

    “还好,能坚持住,就是太刺激了,从牛角尖到尾巴根,都麻酥酥地。”阿黄颤抖地说。

    “没事就好,坚持不住喊我,我给减少对你的输入量。”王二。

    十二小时下来,阿黄射了好多次,王二拍着它,

    “兄弟,没事多找找小母牛,玩多了,也就腻了,玩得少才总射。”

    “大哥,我先去睡一会,太累了。”阿黄都不会自己的窝,找块干净地方一卧,睡着了。

    “年轻人,练得少啊。”王二不仅摇摇头。

    王二前世为什么那么晚结婚,他年轻时候也是留恋花丛的人,见过得多,玩得多,后来实在不想玩了。

    这种多,一定没你想象得多,但也不少。

    最疯狂的一阵子,有几年的时间,夜夜做新郎是赶不上,也差不多。

    每天或每几天就换一个,有时候花钱,有时候不花钱,当然重来没有得到过钱。

    这也让他有了怀疑的态度,我找的女人如果也这样怎么办?

    他承认那段时间自己很烂,但他也不希望找个烂的女人。

    过犹不及就是这个道理,后来他禁欲变成宅男,也自得其乐。

    直到有一天,他才养好自己内心对一些人的看法,去真正找一个对他好的女孩。

    林子大什么鸟都有,有烂的,也有珍爱自己的,只是王二花了十几年才过了自己心理那道坎。

    现在的王二有生理上的冲动,却没什么心理上的冲动,毕竟他有个老灵魂。

    而上辈子刚被疗好的伤,又被一次入侵给搅黄了,虽然他表示已经忘记,可伤就在这里,还需要自己慢慢舔舐,慢慢化解。

    这种事,谁都帮不了你,除了你自己。

    王二从来没有希望自己还是个毛头小伙,他本就不是,而且他已经找到自己的道路,或者你不喜欢,可你对王二就是个屁,他根本不会在意。

    “你哪位?你算什么东西?你希望你自己怎样好了,别人的事情与你有什么关系?”

    如果每个人都做好自己认为的自己,而少去要求别人,这个世界或许还有混乱,但却平静得多。

    “我做什么取决于我自己,最后是我的决定,我的决定至关重要。我可以不去那么做,我还是做了,就别找借口。”

    王二一直在强调自我,而且我决定的也归咎于自我,问题在自我,改变也在自我,自我才是一切问题的原动力。

    吞噬天劫,虽说对王二有些促进,到了他这种程度,想前进都很难,何况还有一些变化。

    在阿黄能够忍受每分钟一次的天劫,两位就开始吸收天劫,淬炼身体。

    王二还突发奇想,那个烟叶要是被天劫刺激过,会是什么样子?

    阿黄愁眉苦脸,“又往我身上放东西,不知道俺还是小牛,你这是雇佣非法童工,还不给钱。”

    “你吃我的,喝我的,还要什么钱?地主家被你这种大笨牛一吃,也没有余粮了。赶紧干活,一会让你尝尝天劫雪茄。”王二怒怼阿黄。

    别说,天劫雪茄还真够劲,阿黄本来不爱抽雪茄,现在每天也叼着一根发光的雪茄。最主要王二发现巫能可以锁住天劫的能量,所以雪茄表明都涂上一层巫能,再吸收了天劫,这天劫雪茄味道真不是一般的好。

    当然,这只是对巫族来说是好,余飞尝过就不行,而真气锁住天劫的效果不好,聊胜于无吧。

    阿黄这下子牛多了,到了牛群,还叼着一根雪茄,雪茄时不时还会幻化出一点点雷光,让其它小母牛都新奇的不得了。原本有个不太搭理它的小母牛,也被吸引过来,这让阿黄倍有面子。

    经过四十年的锻炼,吸收天劫也对王二的身体不起作用,他就时常幻化妖族,时常吸收天劫来训练阿黄。

    他也知道这不是巫族的时代,即使有巫族传承,他想晋级也是难上加难,他自己或许有办法,可阿黄呢?

    思前想后,他觉得以后还是自己先晋级,然后看能不能带动阿黄晋级,用他的巫能去帮助阿黄晋级,或许也是个办法。

    一切都只是想法,还需要验证,走一步看一步,做一天巫族,撞一天巫钟。

    很快五十年又到了,照例还要进行庆贺。

    现在又少了一位,就是阿土。阿土也没能熬过岁月,为此聚会之前,王二到小美的墓地,余飞到阿土的墓地,各自祭拜了自己的伙伴。

    它们没有放在一起,虽然它们是亲兄妹,两只狗都只爱自己的主人,彼此却毫无好感。它们也不认同对方,一个认为自己是巫狗,一个认为自己是修真狗,是两个物种。

    照例,在阿黄旁边,在余乐旁边都给两只狗也摆上自己心爱的小桌子,放上它们爱吃的肉食,大家才开始吃饭。

    “恭喜啊,王哥。今年我们四百多岁了,虽然还是筑基,已经是筑基的老祖宗了。”余飞只是自嘲。

    “同喜,同喜。为我们荣升筑基祖宗干一杯。”王二也在自嘲。

    两人碰了一杯,一饮而尽。

    “哎,不知道嘉怡怎么样了?”余飞感叹道。

    “嘉怡是谁?”王二问道。

    “我来宣临城之前刚订婚的妻子。”余飞说道。

    “很简单,要么活着,要么死了。”王二很直接。

    “是啊,不是活着就是死了,希望她活的时候快乐吧!”余飞自己喝了一杯。

    “王哥你呢,你有没有心爱的人?”余飞问道。

    “我?”王二想了下赵蕾,想了下林月娥,摇摇头,“目前还没有,或许我能活着出去,会去谈场恋爱。”

    “也是,我们三十岁就被困在这里,一万年之后,我们这辈子除了练功好像什么都没有做过。”余飞继续感慨。

    “是的,如果不是变成习惯,也每天无所事事,我也感觉我快练吐了,好久没有去各地品尝美食了。”王二也感慨。

    “王哥,你说,如果真是一万年之后出去,我们也这个世界还算是有联系吗?”余飞提出一个好问题。

    “我想我们与这个世界还是有联系的,至于世界的人,我想已经没什么联系了,我们属于那个世界,却不属于那个世界的人了。”王二想了好半天,才组织语言回答道。

    “我看哪,我们与那个世界都没什么联系了。按你说得,我们只是在远古法阵中画地为牢,即使出去,也是法阵给予我们的生命,而不是那个世界。”余飞辩驳道。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可远古法阵也属于那个世界,而我们属于法阵,所以我们还算是属于那个世界。”王二解释道。

    “你说过三个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看来我从哪里来是有答案了,我从宣临城远古法阵来,呵呵。”余飞说道。

    “其实早就有答案了,只是不是每个人都想承认。”王二对这些问题倒兴趣不大。

    “是吗?与我说说。”余飞很期待。

    “我就是这个。”王二指着自己,“语言有时候是苍白的,但我就是这个,你理解成什么都无所谓,但我就是这个。”王二一直指着自己。

    “而剩余两个问题,根本不算问题。我只是个事实,我活着也是事实,我死了也是事实。与其说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不如说我活在我活着的时候,我死在我死了的时候。活着代表继续,死了代表终结。”王二表达了他想表达的,可余飞没有太听懂。

    “我还是没有听懂?”余飞皱着眉头。

    “其实不用太在意我说什么,你要去经历,要去学习,还要去思考。现在所有经历就在这远古法阵中,即使有学习与思考也是坐井观天,等以后出去以后,学习与经历对照着进行思考,给出自己答案。是你自己给你自己的,而不是我给你的。”王二教导着。

    “也是,你的只对于你来说是对的,我的只对于我来说是对的,无关于他人。”余飞点头。

    “来,我们……”这句话还没说完。

    “停,你听这是什么声音,怎么像是法阵破裂的声音?”王二已经把神识扫了过去,余飞也凝神静气。

    “哈哈,快收拾东西,我们好像可以出去了,先收拾庄稼,都是中级灵植,动物能杀得都带走,别忘了你的拍卖行。”王二赶快行动起来,余飞也不慢,招呼余乐赶快行动。

    两人速度还算快,他们收拾好站在远古法阵旁边看着法阵在逐渐消融。

    “咔嚓”远古法阵裂开一个口子,两人迅速窜了出去,来到外面。

    “哈哈,我们终于出来了。”两人叫喊着,一会冷静下来。

    “王哥你有什么打算?”余飞问道。

    “我吗,我打算……。”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