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喜宴1

    “王哥你有什么打算?”余飞问道。

    “我吗,我打算先休息五十年吧,然后我想去你说的位面战场看看。”王二答道。

    “那好吧,我回去也享受一下生活,那后会有期。”余飞一抱拳。

    “再会。”王二也抱拳。

    两人各自寻了方向飞走。

    王二骑着阿黄,阿黄也特别兴奋,这是它有生以来头一次出远古法阵,看见什么都新鲜,王二也由着它的性子,只要不偏离航线特别远,也不会阻碍。

    阿黄走走停停,看见小动物要追追,看见奇怪的花花草草也要用牛角顶顶,看见不一样的景色,还要凝视一段时间,想记忆下来。

    余飞有御兽袋,可以把余乐装起来。阿黄却不能,御兽袋是修真产品,不适合它。王二也想过这个问题,回到门派,找个空白的御兽袋,里面加装可以产生巫气的法阵,让阿黄呆着舒服。

    王二想到这个问题,才与葛呜王金角沟通,没想到葛呜王金角还真给他反馈了消息,把一段关于如何产生巫气的记忆印刻在他的脑海中。

    为此,王二还不断问了很多问题,大都没有答案。他又就一个问题不断转换说法,零星也得到过部分答案。

    看来巫族传承也不是完全给予他,有的时候还需要他去询问,而有些问题还需要转换成巫族传承理解的方式,它才会给你解答。

    阿黄出来之后还真不知疲惫,到处乱跑,开始王二还约束它。后来也就不去管它,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就是见识少,才好奇。

    王二其实并不需要睡觉,他每天所谓的睡觉也就是放空思想,什么也不去想,感觉像睡着了,其实只是不想而已。

    可王二在阿黄奔跑的过程中,真的睡着了,在他醒了之后都无法理解这件事。

    事情是这样的,阿黄在河边看着大河发呆,也难怪,它只看过算是小的人工湖,这种大河还第一次遇见。王二躺在阿黄身上,神识有意无意的在扫描着,这是习惯。

    然后阿黄转身走了,走到什么地方,王二似乎有些记忆,可怎么想又想不起来。

    前面突然传来粗狂的整齐的吼声,伴随着沉闷的打鼓声。

    “砰砰砰。”直击心底。

    王二睁开眼睛,看见前面一个非常大的寨子,外面许多壮汉敲打着鼓,还有一些女人载歌载舞,好像是在庆祝什么节日。

    寨子里出来一个女人,脸上涂着迷彩,好像很古老的样子。脖子与手脚都带着骨头装饰品,头上有一个非常精美的发带,发带上还插着一根漂亮的羽毛。

    女人走过来,行了一个古怪的礼仪,王二从来没有见过的礼仪,然后用他不知道的语言说着什么,不过王二倒是能够明年其中的意思。

    “尊敬的客人,今天是我部落非常重要的活动,我们宴请八方来客,你既然到了就是缘分,我们部落的族长侯娘娘请你进来观礼。”

    王二用神识扫了一下女人与后面擂鼓的汉子,都没有反应。那只能说明两个问题,要么就是普通人,要么就是比他高太多,他无法感知。

    看着面带微笑的女人,王二下意识点了点头,他下了阿黄,跟着女人走了进去。

    进了寨子才发现里面无比广阔,他目力所及也有几千公里,可站在寨子门口还看不清远方。

    女人一把扶住他,带着他开始行走,一步几百公里,走了大约十分钟,才到了一个大殿门口,王二这时候真的有些不知所措。

    别看王二经常老神在在,那是他有上世的记忆,能够对比,可真没见过这种一步几百公里的人与速度,王二这时候还在反思,想象与现实认知上的差距。

    别以为你想到宇宙,你的认知是遥不可及的,但这种现实的震撼,不是想象可以比拟的。

    女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王二就身不由己地走了进去。

    进去以后的第一个反应,这里有空间法阵,里面是宴会场地,同样也是王二一看看不到边,可他记忆中可没有这么大的空间折叠,王二再一次刷新了自己对现实的认知。

    有貌似侍女的人看见他进来,把他领到一个单独的桌子旁,让他坐下。王二坐了下来,看见前面许多人,旁边也有人在说话,可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楚众人的面容。

    王二又用神识扫描了附近的人,神识连反馈的信息都没有,好像被什么东西吸收点了。

    坐在他前面的一位,突然回头,

    “小子,收起你可怜的神识吧,如果今天不是在庆贺,我现在就杀了你。”那人的语言还是听不懂,可王二已经知道了意思。

    “哦,欢迎小朋友加入我们的喜宴,还是为巫族小友,来大家向这位小友致敬。环川,不要对你后面的小友不敬。”前面中间一个威严的女声传了过来,王二前面这位应该叫环川的马上站起来,表示自己失礼了,并还向王二陪了礼。

    王二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说白了在懵逼中。他误打误撞来到一个寨子,里面好像搞什么喜宴,他被领了进来,如果没猜错,就连外面敲鼓的汉子一手指头都可以碾碎他,可为什么要请他进来。

    喜宴还在继续,王二也不管那么许多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先尝尝喜宴的食物,死也做个饱死鬼。

    嗯,别说,味道不错。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早已无法精进的巫能与身体,好像有了些许改变。

    酒水口感太一般了,能量倒比自己的灵酒好。王二偷摸把酒倒入身上带着的酒缸,拿出一些自酿白酒喝了起来。

    “嗯,什么味道如此香美。”前面的环川转过身来,看着王二正在倒他自己酿造的白酒。

    “那个,这位小友,刚才对不起。你这是什么美酒,我好像没见过的样子,能不能让我尝尝?”环川挠了挠头,再次赔礼,憨厚地说道。

    王二给他倒了一杯,环川迫不及待一口喝了进去,吧唧吧唧嘴,

    “嗯,味道真好,不过能量差多了,不错不错。”环川评价道。

    环川转身把自己桌子上的酒拿了过来,

    “小友,这个酒对你还是有好处的,对于我们用处不大。不如这样,我用这个酒换你手里的那种酒,如何?”

    “对我有好处?”王二转念一想,要不刚才还有些许感觉,是这样啊。

    “好,换就换。”王二也舍得,这种中级灵酒对于他已经效果一般,何况在没有晋级的情况下,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四周不少人看到,也来与王二交换灵酒,他也痛快地拿出酒与大家分享。

    王二这几百年来的确储存了不少灵酒,每年两季的粮食收获,他们对粮食需求不大,所以很多粮食都酿成了酒。王二与余飞为此还特意造了许多酒缸,扔在不同的乾坤袋内。酿酒只是一种习惯,是一种乐趣,而真不是为了喝。

    这时周边的人都站了起来,喊着侯娘娘好,王二知道此地的主人应该来了,也站了起来,等候主人的到来。

    “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年轻的巫人了,年轻人你好。”一个温柔的女声出现,王二听起来非常舒服。

    “侯娘娘好,我本路过此地,无意中参加这次盛典,谢谢娘娘的款待。”王二也是知道礼仪,只不过大多时候懒得说。

    “这是本人几百年前酿造的美酒,虽然对身体没多大用处,可味道还好,也算给娘娘的贺礼,希望娘娘笑纳。”王二从乾坤袋里拿出一酒缸,是他在远古法阵早起酿造的灵酒。

    “哦,那就谢谢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了。”侯娘娘竟然坐到王二的桌子旁开始与他聊天,旁边的人都起身离开以表示尊敬。

    “你的巫族传承很一般吗?”侯娘娘说道。

    王二这时候才想起,他进来的时候,这位侯娘娘就认出他是巫族,王二顿时充满了警惕,巫族传承与现在的天地不合,早就被剔除。

    “额,我也是随便瞎练的,没想到练出这么个玩意。”王二开始瞎编。

    “哈哈,不要害怕,这里很多巫族,你没必要担心什么。”侯娘娘说道。

    “有很多巫族?”王二很疑惑,不是巫族基本都灭亡了吗。

    “巫族也是有层次的,你现在是巫人,下面是巫士、巫将、巫师、巫帅、大巫师、巫神、巫祖与祖巫九个层次,能来这里至少也是巫神层次,你是唯一一个巫人。”侯娘娘给王二解释道。

    “而且你得到的这个巫族传承并不完整,哦?还有许多改良,已经不能算完全的巫人了。”侯娘娘仔细看看了王二说道。

    王二认真听着,还看了看如此近的侯娘娘,还是看不清楚面容,倒是她仔细观看王二的时候,王二记住了她明亮的眼睛。

    谁见一遍都会记住,一种怜悯与关爱的眼神,就好像长辈看着心爱的晚辈,那是一种情怀,是一种王二从来没有觉察到的血脉里的东西。

    “我好像被血脉影响了。”一个声音从王二的脑海里闪出。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