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喜宴2

    这就是不断思驳的结果,不会被眼前的感觉所迷惑,尽量提出质疑,也不断审视自我。

    “你身上这是什么传承,倒与巫族传承融合起来,有意思,你的想法挺多的吗?”侯娘娘笑着说。

    “额,这是另一种文明的功法,我尝试着与其融合,看看能不能走出新路来。”既然她不知道修真功法,王二又开始满嘴跑火车。

    “另一种文明?”侯娘娘有点失神,“是啊,世界这么大,我们都无法了解。看来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也发展出文明了,这个世界开始变了。”侯娘娘感叹道。

    “是的,世界上有许多种族,也存在许多文明,很多是超越我们想象的,只有多经历才能多认知这个世界。”王二也生感慨。

    “呵呵,你这小家伙,虽然层次低,可见识真不少,我就喜欢与你这样的后辈聊天。”侯娘娘很高兴。

    这时过来一人,王二感觉像是妖族。面目虽然看不清楚,可明显是兽头人身,身上还都是红色鳞片。最明显的是两耳带着耳环,仔细一看却是活着的火蛇,还在不停的转动,蛇的眼睛偶尔扫到王二,王二心中会出现极大的危机感。

    “侯妹妹,在这里聊天呢。哦,一个小巫人,嗯,身体里的杂物太多了。”那兽头人说道。

    “猪绒大哥,这小家伙是融合了不同的传承,想走出新的路来,我们都是老黄历了。怎么样,有没有想法,帮帮这个小家伙。”侯娘娘笑谈道。

    那个兽头人摇摇头,“与我的功法不合,帮助也没有用,反而害了他,你还是找别人看看吧。”

    “那好吧,你有事吗?”侯娘娘问道。

    “别提了,要不是你,我才不会与那公公见面,我看他就来气,刚才差点又打了起来。”兽头人说道。

    “你们啊。你们是老哥俩,就为当年一点小事大打出手,现在都多少岁了,还玩小孩脾气啊。”侯娘娘笑道。

    “妹子你说得对,我不跟他一般见识。”兽头人挠挠头。

    “猪绒?公公?这特么都是什么玩意?怎么这里还有妖族,不是说有巫妖之争吗?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王二不敢吱声,这位猪绒说话的气势,如果不是侯娘娘保护,他估计就别古了。(别古是方言,就是死的意思。)

    这时又过来一位,蟒蛇头,人身,身上都是黑色的鳞片,手臂上还缠着一条青色的大蟒蛇。这位走进的时候,手臂上的蟒蛇突然扬起头,看着猪绒耳朵上的火蛇,好像要攻击的样子。

    一道屏障出现在这两位面前,

    “两位哥哥,今天是我这里大摆喜宴的日子,能不能给小妹一些面子。再说你们啊,都几百万岁了,还在为几万岁时候那点小事争执不下,不怕被别人笑话?”侯娘娘开始劝导。

    “小青,小火,你们不要没事找事,挑逗你们主人的情绪,安静点不行吗?”话锋一转,侯娘娘冷漠地说道。

    本来还挺着身子,吐着信子的青蟒,听到这句话,马上缩起身子,重新缠绕到蟒蛇人手臂上。而兽首人耳环的火蛇也闭上眼睛,不再盯着对方。

    “妹子,呵呵,哥哥不惹你生气了,你别不高兴,不高兴就不漂亮了,”蟒蛇头赶忙说话。

    “啧啧,还有一个小巫人。练得有点杂啊,妹子,你别看我,我也帮不了他。那啥,我先喝酒去了,你先忙着。”蟒蛇头说完就跑远了。

    “妹子,我也走了,你放心,今天你高兴,俺不会不懂事。”兽头人也走了。

    “哎,这两个老顽童,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一样,就不知道让让对方。”侯娘娘忍不住叹气。

    王二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沉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你别笑话,他们就是这样的人,都打了几百万年。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侯娘娘看着他,点了点头。

    “去把戏子叫过来,就说我找他。”侯娘娘对一个侍女说道,然后转个头对着前面不知道做什么,王二估计不知道在与谁说话。

    不大一会过来一位人面鸟身,耳挂青蛇,手里还拿着一条红蛇的怪物走了过来。

    “姐姐找我有事。”人面鸟说道。

    “啊,戏子来了,看看这个小家伙,好像与你有缘,指点指点他。”侯娘娘指着王二。

    “哦,小家伙啊。嗯,练得够杂。巫能被感染上电属性,看来没少遭雷劈,嘎嘎。”人面鸟乐了起来。

    “好,既然姐姐说与我有缘,那我就帮帮你。诺,这是一些粗浅的功法,练好了至少巫神境界。”说着用翅点了王二的脑袋。

    王二还正在吐槽,“这都是什么怪物,名字一会比一个奇怪,这个鸟叫戏子?还有他们怎么都玩蛇?都是蛇精?哈哈,连手都没有,还用大翅膀子指我,这个翅膀烧烤,估计一个就……”

    王二脑海里多了一段传承,还真是人面鸟的小雕像,在意识海里也开始围绕中间的点开始运动。

    “姐姐还有没有事,没事我就去喝酒了。”人面鸟看着侯娘娘。

    “没事了,对了你去把地大哥叫来,我与他有话说。”侯娘娘吩咐道。

    “好勒,我马上去。”人面鸟转身离去。

    侯娘娘也没有转过来,不知道是再与谁说话,还是沉默着。

    过了没多久,远远飞过一个囊。大家知道囊是一种食品,说得就是那种囊。囊有六足四翼,浑身散发着赤红色。王二看了半天也没找到脸在哪里,当然更不可能有鼻子眼睛嘴了。

    全身王二仔细找了一遍,这个囊还真没有玩蛇,身上没有,脚上也没有。

    “长见识,囊都可以成精,我服了。”王二又开始吐槽。

    “妹妹找我有什么事?”虽然没有嘴,但王二还是能听明白他说话的意思。

    侯娘娘背对着王二,他也不清楚她在干嘛,对面那个囊也没有脸,也看不见囊的反应。

    王二也没有办法只能耐心等待,看看接着会发生什么,反正他已经得到了一个人面鸟的传承。

    可能很长时间,可能很短,王二有点恍惚。

    “你的这个巫族传承是如何得到的?”囊突然问。

    “我是无意中进入一个洞穴,然后……”王二把自己在远古洞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并告诉他们里面有器灵,自称是先天灵宝,一直到自己被器灵踢了出来,他发现脑海里有个葛呜王金角,就是所谓的巫族传承。

    侯娘娘也转过身来,认真听着,听完又转过身去与囊商量着什么。

    “你得到巫族传承的时候,还有巫族存在吗?”侯娘娘又转过来问他。

    “没有,”王二摇着头,“巫族都是太久的传说了,在太古年代,太古年代距现在至少十亿年以上。”王二倒是认真回答。

    这时候囊也落在他身旁,与侯娘娘相对。王二也能看见侯娘娘的表情,两人明显是在传音。

    “好吧,你的巫族传承太差了,一会地大哥会给你改变下。另外,你还有点空间的资质,正好地大哥是空间高手,会同时给你留下传承,如果有机会,你也可以学习。”侯娘娘说道。

    囊与侯娘娘坐了一会,他们就起身,“给你留下了一些巫族传承,希望你能发扬光大。哎,算了,你怎么想都行,留不留传承都无所谓,反正已经没有巫族了,就当给你留下一段记忆吧。”侯娘娘眼中满是悲伤,告诉王二可以在这里玩一会再走,就离开了。

    王二是一头雾水,不过检查了意识海,别说葛呜王的金角已经不见了,取代着就是一块囊,迷你的刚才见过的囊。

    还有些对话,他也没有想明白,主要他没有明白这些都是什么人。不过举手投足之间的威能,都是大神通者,这一点可以确定。

    王二也不着急,开始走动,不断与其它生灵交换着酒。

    无意中碰到一个正要往出走的人族,这是王二在这里见到的第一个人族,王二赶紧过去。

    “这位前辈,你好,这里是什么地方?”王二还算礼貌。

    “哦?人族,有巫族传承,还有人族功法,不过你的人族功法还真没见过。嗯,有点意思,不过路好像有点偏啊。”那人没有回答王二的问题,而是仔细打量着他。

    “呵呵,你脑袋里的东西太多了,那好,见面就是缘分,我也给你留下点东西。”说完也不见有动作,然后就走了。

    “浮生如梦,若梦非梦。浮生何如,如梦之梦……”一首古老的歌谣在王二耳边响起。

    “是梦?不是梦?”王二又是一阵恍惚,“是不是又能怎样?别把死老挂在嘴边,可我还是说,死又能怎样?”王二扪心自问。

    “哈……”王二打了个哈气,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原来是个梦啊,好多年没做梦了,也没睡得这么香了。”

    王二看了看四周,一个还算高的土坡,阿黄也卧在身边,看起来睡得很香。王二也不打扰它,想着梦里的事情,很奇怪,不仅仅是看不见脸,连那些生灵的形态他好像都记不起来了,只是那几段对话与几个奇怪的名字却记了下来。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