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重聚2

    “原来是你小子啊!”王二笑着站起来,上去两人一个拥抱。

    “有几百年不见了,哈哈,还好。”王二问道。

    “是啊,四百多年不见了,我还行,哥哥呢?”张凯说道。

    “我就那样,来,坐下来说。李红,去给我们做点菜,我们哥俩要喝点。”王二吩咐道,就拉张凯坐下。

    “这位是?”张凯看着李红问道。

    “我的管家李红,从外面找的。”王二答道。

    “还是哥哥有办法。”张凯。

    “嗨,这无非与内务堂的师叔关系处得不错嘛。”王二简单说道。

    “哦,蒋云师叔啊,清风师祖与我们都是一个派系的,不过我与白晶都属于编外人员,他们派系只收元婴以上的。”张凯说道。

    “我说嘛,当年回来接受询问的时候,蒋云师叔就对我照顾有加。后来去内务堂办事他也提过清风师祖,我就看出他们关系不一般。”王二说道。

    “是的。我们这一派系把持着内务堂的职务,如果白晶这次晋级成功,有可能是下一任内务堂堂主。”张凯羡慕道。

    “那以后办事可容易多了。”王二说道。

    “哎,其实清风师祖当年挺看好你的,说你会来事,还用功,没想到去一次远古法阵就没出来,再也喝不到你酿的酒了,哈哈。”张凯。

    “是啊,清风师祖当年也是对我照顾有加,我当年那事,如果不是他找了一般元婴,最后把祖师都请出来,我可能都疯掉了,我是真要好好感谢他。”王二不会说,他们无意中破坏了他的计划,因为这事除了他,谁也不知道。

    “对了,你们六个人,我听说最后就剩下你们两人了,是怎么回事?”王二问道。

    “哎,说来话长。”张凯叹了口气。

    这时候菜已经端上来,王二摸出一坛在远古法阵前期酿制的酒,打开封口,各自倒了一杯。

    “来,说来话长就慢慢说,咱们哥俩几百年不见了,先喝一杯。”俩人碰了下,一饮而尽。

    原来白晶小队有个叫徐亮的,他有一年回到故乡去看望亲人,没想到一去就没了音信,连魂灯就灭了。

    本来死个筑基期的弟子,门派也不会太过纠察,可清风师祖还是告诉了他们。

    剩下五个人一商量,都是兄弟友情,决定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时候,白晶与张凯已经进入金丹,其余人都卡在筑基末期。

    他们寻着踪迹来到徐亮的老家,就没了线索,问了很多人也不知道徐亮最后的去向。

    他们加大范围搜索,还是没有结果,准备放弃的时候,村子里有传闻,最近碰到一个疯婆子,好像是徐亮弟媳。

    于是五个人又去找这个疯婆子,还真找到了。可疯婆子疯疯癫癫,说话都不清楚,而且相当混乱,他们也没找到新的线索。

    张凯一狠心,对疯婆子进行了搜魂。

    疯婆子脑海里的记忆相当混乱,不过还残留着一些深刻的记忆。

    一个男子在前面行走,这应该是疯婆子的视角,在后面跟着,应该是一片丛林。

    男人突然转了过来,面目痴呆,也不说话,接着撕开上身的衣物,心窝处镶嵌着一个眼睛,眼睛散发出妖邪的晕光,画面就终止了。

    还有一些短暂的画面,有这个男子,有几个孩子。其中一个就是这个男子生吃这些孩子的画面,场面血腥,显然也是记忆深刻。

    最后才找到几个画面,一人站在剑上飞行,张凯看出来是徐亮。还有徐亮遇见那个男子,两人说着什么,那男子身上只穿着树叶,突然把遮挡心窝处的眼睛拿掉,那眼睛又散出妖邪的目光。

    女人应该站在徐亮身后,看不见徐亮的表情。眼睛这时候却动了,一拱一拱像毛毛虫走路的样子,从那个男子身上爬了下来。

    而原来镶嵌之处则留下一个血窟窿,里面内脏清晰可见,画面就此终止。

    张凯把搜魂看见的内容告知,女人因承受不住搜魂而死亡。

    白晶扒开女人的衣服,发现她心窝处有个糜烂很久的血窟窿,里面内脏早就被侵蚀,很奇怪没有臭味。

    张凯把他看到深山老林的样子画给大家,众人分头寻找。

    在距离徐亮家乡大约八百里的一片老林中,大家找到了相似的地方,众人在此地展开搜查。

    以三天为时间碰头一次,第一次还好,大家回来讲述了情况,然后继续搜索。

    可第二个三天,回来的只有白晶与张凯,其他人都消失不见了。

    两人感觉不对,又分头去寻找,两人也是最厉害的。没想到找到小队五人中的一个,显然是被人分食了。

    四肢被拆开,血液到处都是,内脏已经全没了,脸也被啃的能看出大概的样子。

    两人看到惨状也是不由得大悲起来,掩埋了尸体,白晶一发狠继续寻找,大不了一起死在这里。

    最后一次,张凯自己莫名被困住了,好像有个什么动物向他走来,头上盯着那种眼睛。当他绝望的时候,白晶浑身是血,还少了一只手,把他拽起来就跑。

    最后两人逃了出来,回到门派把此事禀报了当时的清风师叔。

    清风让他们先不要报明情况给门派,过了几天把他们叫来,告诉他们,那种眼睛是上古邪物,很难被消除。它们的每次出现都是人类的灾难,不过总有些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而得到古老的传承,可以消灭它们,所以门派也管不了。

    最主要,这种邪物基本无法消除,只能掩埋,过了许多年就会零星出来一些,众门派也毫无办法。

    最后,让他们禀报门派,那个地区划为禁区,以后出去游历的弟子不准许进入那一地区。

    白晶为此也受了刺激,开始发愤图强,在十年期达到金丹顶峰,订好了十年的约定,他不成功则成仁。

    张凯在十年前也开始出去游历,锻炼自己的心境,他还不着急,感觉还没到可以冲击元婴的状态。

    故事说完了,两人唏嘘不已。王二也谈了四百年远古法阵的经历,酒也喝了许多。

    在记下来的日子,两人也相互走动,直到四个月后,金丹区某个住地内突然爆发强烈的气息。

    张凯赶紧跑到王二处,约他一起去那个法阵外等待,那个法阵就是白晶的法阵。

    等了许久,法阵并没有打开,二人都留言,就又回去个做个事了。

    又过了两个人,二人同时得到消息,就进入法阵。

    只见白晶坐在自己院子中,叼着一根雪茄,正在吞云吐雾。

    “恭喜啊,现在是不是该叫白师叔了?”王二调侃道。

    “我去,王哥,你回来了。”白晶直接崩了起来,俩人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走吧,去我的住地,我已经准备了酒菜,今天不醉不归。”王二说道。

    三人来到王二的住地,白晶不仅郁闷道,

    “这个住地给你了?我当年求了清风师祖好几次他都没给我,这个蒋云真是大方,这个住地可不好弄到啊。”

    “看看这是什么?”张凯拿出一根雪茄。

    “切,不就是雪茄吗,我还有不少存货。”白晶鄙视道。

    “就知道你不懂,这叫专门定制雪茄,你知道现在王哥做这玩意在外面卖多少吗?”张凯炫耀道。

    “什么时候还出定制雪茄了?卖多少?”白晶也好奇。

    “哼,门派内部每年一千盒,五十盒一组,一组一般在两千门派贡献度。对外也是一千盒,一百盒一组,一组现在炒到一百万魔石了,你以为什么呢。”张凯开始吹牛。

    “我去,贡献度、魔石,王哥,大哥,收了小弟我吧。”说着就要报王二的大腿。

    “滚!”王二一个躲让,“那是卖出去的价格,我收入可没那么多。”

    “那也比我多啊。”白晶嚎叫着。

    “建造堂六,我四。外面交易的,扣除费用,我顶多拿到五层,那些魔石大都被我买金属了,我的刀还不够吃呢。”王二说道。

    “你看看,你看看,越有钱越哭穷,他让我们这帮穷人都活不活了。”白晶对着张凯说道。

    “得了吧,你将来要是当内务堂堂主,油水还少了吗?”张凯一撇嘴。

    “就你什么实话都说,别跑,看我不揍你。”白晶追着张凯跑着。

    “哪里来的这个s!b?”阿黄喜欢热闹,可嘴越来越臭。

    白晶看见一头牛还会说话,“我去妖怪!”说完上去就亲了一口。

    阿黄直接晕倒在地上,吓得白晶连连摆手,“这不是我干的,我只是轻轻亲了它一口。”

    “没事,它过一会就好。”实际王二听到白晶说阿黄妖怪,阿黄肯定要反驳自己是巫,为了不要的麻烦,是王二把阿黄禁锢,并告诉它少废话,有些话不能瞎说。

    王二掏出好酒,三人喝了起来,述说这些年的情况,阿黄也醒了过来,怨恨地白了王二一眼。

    “我的酒呢?”阿黄不耻地问。

    王二给它倒了些巫酒,阿黄美滋滋喝了起来。

    “我去,这牛,能说话还能喝酒,简直神了。”白晶羡慕。

    “知道俺是神,还不跪拜。”阿黄理直气壮。

    “哎呀,小破牛,夸你几句,你要上天啊。”白晶撸胳膊网袖子。

    “怎么地,谁怕谁,小样我顶不死你。”阿黄来者不拒。

    “行了,行了,你们一堆逗比,消停一会,来大家喝一个,阿黄你慢点,没说你。”大家开始喝酒。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