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结婚2

    很多依托于认知的想象,才有可能成为现实的一部分。

    就好像王二想象出的原始星辰,带有星辰的基本特征。星辰就会自我交换,然后自动形成新的星辰。逐渐星辰们形成一个庞大的网络,这个网络在微观下才能看见。对于王二,只能稍稍离近,不可能看到每个星辰的样子,也不可能知道某个行星会出现生命体。

    他算是造物者,但只是宏观造物者,被造物有其运行规则,而这个规则也不是王二能控制的。什么叫自然而然的发生了,你种下一颗种子,树的生长进化是出于规则的本能,这个规则不是你能控制的,是自然生成的。

    还比如,很多人自吹人如何如何,人有意识等等。其实他们不愿意说得是,人类很多系统都不受意识控制,呼吸系统、循环系统、消化系统、内分泌系统等等,就连人可以控制的神经系统都只是一少部分,植物神经、交感神经等。当人脊椎损坏,一些人下肢就无法运动了,这都不是你的意识能解决的。

    你的意识都必须服从你的死亡,你不想死,只是你的问题,与你会不会,能不能死,两者没有关系。

    王二就是这种人,你想说啥,他总会与你反驳。按他的说法,我是在与你说,其实我更是再与自己说。你明白不明白,赞同不赞同,只是你的事情,我回答了你的问题,我赞同自己的观点就好。而且,这种事没必要争论,大家表明观点就走人好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很多好朋友在一起,开始道同为谋,可不见得所有事情都能同,最后玩掰了,就是没意识到这一点。大家表明态度,无须争论,朋友还是可以做下去的。

    为什么会出现钹型,按王二的理解,星辰的整体运动是有方向的旋转,而内部旋转相对慢些,外部旋转相对快,这就产生离心力,也使得越外越趋近于扁平,而内部因外部扁平化的拉扯,也出现扁平化的特征。

    但星辰不会无限制的扁平化,还是会受到最开始原始星辰力的影响,有个度。这就是过犹不及,物极必反的道理。

    王二也思考把“过犹不及,物极必反”投影到巫能空间,目前还做不到。

    星辰的逐渐增多,对巫能的液态化也是有帮助的。大约四年的时间,王二的液化程度增加了不到百分之一,现在看来速度是大大增加了,至于快多少,现在不知道,还要等到星河完全形成,再去计算。

    功法的积累需要长年累月,一个月虽然王二有所突破,但也是刚迈出步。

    期间,白晶与张凯也偶尔会过来,放松一下精神。王二引导他们的宗旨就是,可以扯淡,但没必要说些利益上的事情,王二也不愿意听,这与他也没什么关系。

    白晶也不着急,先稳固了情况再去报备,反正已经是元婴了,跑是跑不了,他是他们那期第七个进入元婴期的,前六个都是单灵根的人。王二、白晶与张凯暗地里骂这帮人为牲口,练功疯子,不过要说战场存活率,那帮人肯定不行。

    一个月后王二又来到安达城,这次李红也做了充分得准备。有了上次的经验,她也不止找处女了,按王二的要求,大范围寻找,还真找到几个。

    王二照例在房间里用神识扫描,李红则在院子里与这些女人聊天。

    这次一共八个,两天就看完了。

    “那个姓谢的情况如何?”王二问。

    “她叫谢晴,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有一个孩子十二岁。丈夫是六年前死去的。她本家也算个小富之家,家里儿女众多,她是家里第五个孩子。她丈夫是多年前孤身一人来安达城做生意的,也没有提及家住哪里,有什么亲人。现在孤儿寡母还维持着她丈夫留下的小产业,不过最近情况也不算太好。”李红介绍道。

    “嗯,就她了。你去问问她是否愿意再婚。”王二。

    “与谁结婚?”李红也有点蒙圈。

    “与我。”王二简单直接。

    “那,咱们的情况都说吗?”李红问道。

    “不用,你就说我也是做小生意的,对了最近再给我买个门面。”王二扔给李红一个乾坤袋,里面装得都是金银。

    “好,我马上就去办。”李红回道。

    王二把阿黄从宠物袋里放了出来,这是前些年王二回门派特意要了一个空白的宠物袋,自己刻上适合巫族宠物呆得法阵,并注入了巫能。现在的天地不合,每天吸收巫能特别少,还需要王二经常注入巫能。

    “大哥!终于想起我来了,我可想死你了,能不能别让我呆在那地方,我可憋屈死了。”阿黄用牛舌想舔王二,被他直接拒绝了。

    “你又不是狗,怎么总想舔人呢,你再舔我,我就把你舌头割下来,做盘牛舌。”王二嫌弃道。

    “没天理了,王二你这个天杀的,想我阿黄跟了你这么多年,也没过上好日子……”阿黄开始耍泼。

    “停。再嘚瑟,我就直接把你收回去,你现在与白晶学成什么样子,怎么越来越像泼妇。”王二假怒。

    “大哥别,我不吐槽了,我服了。”阿黄站了起来,双手做投降装。

    “滚。”王二拿起身边的扫把,阿黄滋溜跑了。

    “对了,以后来人,不认识不要说话,认识也是传音,别怪我没与你说清楚。”王二嘱咐阿黄。

    过来几天,李红回复,谢晴希望见见男方,王二也同意了。

    一天上午,谢晴来到王二的住处,两人见面。

    “你好,我叫王二。我是夏朝人,经历千难万险才来到此地,做点小生意,平时经常不在家,有的时候需要出去进货。”王二解释道。

    “你好,我是本地人,我叫谢晴。我,我有过一次婚姻,不过丈夫早亡,只剩下孤儿寡母。”谢晴也介绍了自己的情况。

    两人都说了基本情况,王二开始天南地北地侃了起来。王二对此还是蛮有经验的,不过那都是前世的事情,从二十岁还在大学的时候就处女友,到大学毕业又独身。硕士研究生也处了几个,也都没成。

    二十四岁开始工作,又有不少好心人给介绍,见面多了,真正处倒没有几个。见面是王二再熟悉不过的事情,也没什么好尴尬的,大家你情我愿,你不情或者我不愿,就只是见见面而已,也没有什么好埋怨的事情。

    买卖不在,没人仁义。大家相互也不了解,根本不需要什么仁义。

    虽然过去几百年,还有一世相隔,王二也逐渐找回了感觉。这一世他相貌平平,但过来人还是看你够不够真诚,有很多衡量标准,而不仅仅依靠相貌,这种粗浅的东西。

    王二这种人,平时懒得说,尤其在有外人的时候。对于熟悉的人还好,也分心情。如果他有想法,也会说得多,但基本不会在很多人面前说那么多话,小范围还好点。

    两人聊完天,谢晴走了,李红还过来问问王二的感受,王二表示还可以。李红说可惜的是,谢晴有个孩子,王二并不以为意,主要找的是人,其它都不是问题。

    王二很遗憾就是两世都还没有结过婚,这次他就是想过一次婚后的生活,他不想找个强势的女人,给自己徒增烦恼。

    找个通情达理的,两人过过日子,有孩子最好,王二不想留下子嗣,他前世也没有留下。况且,更重要的原因是,普通女人是无法承担金丹修士的精。用能量的说法,金丹修士的精能量比普通人大得多,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也只有经过修炼的女子才能承受得起,像白晶是元婴,找至少筑基的女子才有可能孕育后代。而且修士本身就很难孕育后代,即使母体能够承受能量的反应,母体与父体的精卵结合也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成功率不超过百分之一。

    李红又去了谢晴那里,询问她的感觉,她觉得王二还算靠谱,家里也需要一个男人来维护,所以也就同意了。

    这时候,王二的店铺也开张了。前世小时候父亲逼他练大字,他总是偷懒,这一世他也没用心练过,他想在接下来的时间练练字,也弥补自己的遗憾。

    商量完成之后,大家就找个日子结婚,王二不信什么黄历,可很多人信,就由他们信好了。

    王二抽空也回去通知了自己的好友白晶与张凯,这种事他并不想告知那些师叔们,他觉得没有意义。

    在一个良辰吉时,王二满足了自己的心愿,终于结婚了,亲朋好友并不多,只来了两位,其余都是女方的家人。

    王二只让白晶、张凯装作普通人,前来道贺也只是拿了普通人的礼物,大家心平气和地过了一天。

    这两个小子还想闹洞房,当然阿黄也要参与其中,被王二几个飞脚踢了出去。

    为此,白晶与阿黄抱头痛哭,述说自己的委屈,王二就一个字,“滚!”,一人一牛哭声戛然而止,开始诉说衷肠。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