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平淡的日子1

    王二结婚以后就不怎么回门派了,而是李红回到门派驻守,有什么事情过来通知他。

    谢晴有个女儿,只有十二岁,开始对王二还有隔阂,十二岁的孩子也到了逆反期,王二对此不管不问,也不太搭理她。

    他就不想有太多事情,只想过一段生活,来平静自己的内心。

    至于孩子是不是有修真天赋,王二也没有那心思探查,每个人做好自己就得了。

    每天他都起得很早,还是三点起床,没办法这是习惯。

    起来收拾一下,就开始做早餐,不是王二信不着谁,还是因为他起的太早,没事做。

    磨磨蹭蹭做好饭已经四点半,谢晴也起来,两口子吃点东西,孩子还没起来,他五点就去店铺开始一天的忙碌。

    先打开门,铺好笔墨纸砚开始练字。王二的字厚重,四四方方,有点魏碑的感觉。

    这些天练出点感觉,逐渐开始融入刀法与巫族传承。

    刀法讲究砍劈削,所以他的字体有如刀削一般,而巫族传承则比现在的修真更古朴,更有蛮荒之气。

    王二的书法有如劈山般的拙朴,每个笔画都蕴藏着他对基础刀法的理解,整体看上去又是那么的雄浑。

    偶尔也有人来到王二的店铺看字,对于他的价格还真不敢恭维,太高了。一副字一百两银子起,还不讲价,附近的店铺都怀疑他能否养活自己。

    每当写出好字,王二还自我品鉴一翻,对自己说些赞美的话,阿黄与白晶如果在这里,一定会玩命的鄙视他。

    十点半,谢晴会过来送饭,两人在店铺里一起吃,谢晴也会说些张家长李家短的事,王二总是点头应承着,很少会发表什么意见。

    吃完饭,一般谢晴都会待一会,孩子被送入学堂,她回去也无所事事。

    有的时候她也会讨论孩子的事情,孩子在学堂怎样,还有五年又是修真门派招收弟子的时候,孩子有没有希望被收进去,收进去以后她希望在阴魔宗,这样时常会回来,也不用挂念之类的话。

    偶尔也会悄悄与王二商讨,什么时候再要个孩子,王二大多时候保持微笑,也说自己正在努力。看着谢晴甜蜜的样子,王二心里也有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他不知道是所谓的幸福还是难受,五味杂陈,都在这些感受中。

    这就是一种体会,你经历的,你感受到的情绪,你自己去体会。不需要你高高在上,而是深入其中,我们只是活在过程中的人。

    谢晴还有些积蓄,她也感觉到王二并不赚钱,也想贴补他,但被王二拒绝了。她也不知道他哪里有那么多钱,干着一个赔钱的买卖,还能拿出钱来。王二没有说,她也没有问。

    女孩叫付蓉,偶尔学堂没课也会跟着过来送饭,看见王二的字,会偷摸咧嘴,很看不起王二的字与这份工作。对此,王二基本都视而不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都认为自己想得对就完了,没必要过多交流。

    李红不经常过来,过来时候就住王二家里,她也有个好借口就是在阴魔宗当婢女,并不伺候人,只是干些杂活,也接触不到什么高级人物。把原本还想通过李红搭上阴魔宗这条路的谢晴,也很快就死了这条心。

    王二会在秋季收获的季节过后出去办事,时间大约在一个月左右,王二告诉谢晴他要去收东西,至于是什么,王二没说,她也没问,谁都有些秘密。王二只是告诉她,这是他主要的经济来源。

    主要就是门派内外的配额基本都拍卖完成,他要回去赶制一批雪茄。最近他制造的灵酒也广受好评,门派里很多金丹中期以上到元婴中期以下的人也来求购。这样他与建造堂堂主一商量,与雪茄一样,都走配额拍卖。

    他也通知巩波,宣传高级灵酒,主要针对人群,把消息放出去,主要是效果比普通高级灵酒效果好,也按份额拍卖。

    每次一个月回来,谢晴都主动让王二交粮食,王二也配合,粮食是不能交,交完的结果就是她的死亡。只不过让她满足之后沉沉睡去,王二才坐在床边抽口雪茄,面无表情。

    王二有多爱她吗,谈不上,不爱吗,其实还真有一点。但王二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只想体会,只想感悟。

    或许对她来说不公平,可这天地对谁又公平过?或者我们以为的不公平本身就是一种公平。

    王二只是给她一个安稳的家,一个有人陪伴的生活。王二本不需要这种生活,可他还是做了,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爱情与陪伴并不矛盾,但本质不是一回事。

    婚姻就是一场陪伴,而爱情是过眼云烟,来的快去的更快,拿爱情去维持婚姻,注定大多数都要分手。只有陪伴才有可能使婚姻进行下去,而不因爱情的激情消退,使得婚姻无法继续。

    心态,很多人不会调整心态,所谓调整心态其实就是摆正自己的位置。

    白晶与张凯偶尔会过来,这个时候,王二会让谢晴加几个菜,几个人会小喝几杯。白晶进行得不错,基本已经巩固,差不多快到要去备案的时候。

    一次,三人正喝酒,白晶突然低低声音说道,

    “大哥,你是不是已经快要晋级了,现在在调整认知?”

    “你怎么会这么以为?”王二问道。

    “你原来也是练功疯子,可现在啥也不练了,除了酒与雪茄,你基本什么事情都不做,专注书法,怎么给我感觉就是这样。”白晶小声说道,张凯也奇怪地看着他。

    “没你想得那么复杂,这是我曾经的梦想,我只是在完成梦想,不给自己留遗憾。”王二坦然说道。

    “小白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我最近也卡在金丹末期,还找不到认知。王哥,你这也是从普通生活中找认知吧,看来我也要这么做啊。”张凯说道。

    “你就别添乱了,都说经历过远古法阵时间越长,晋级越快,看来没错。小凯,你想想,四百年,大哥这种练功疯子,早就练透了,所以他出来就晋级金丹了。我估计他金丹没几年,积累又够了,现在提高认知准备冲击元婴。”白晶越说越肯定。

    “你们两个啊,疑神疑鬼。别说我还一直没试过,我看看四百年的储存能到哪里。”王二真没想那么多,只是不给自己留遗憾才这么做,还真不是要晋级元婴。

    他用巫能循环模拟的修真系统,白晶赶紧隔绝了空间,只见王二身上连续彩色光芒闪动。

    他从金丹初期到金丹中期,再到金丹后期,都一冲而过,直接到了金丹末期。

    白晶感觉着,不住点头,“你看,我说的对吧,大哥现在就有进元婴的感觉了。”

    “嗯,真是啊,看来我也要在王哥旁边租个小店,去寻找认知,不能自己在门派里闭门造车了。”张凯如是说。

    “你们别说,我还真没注意这些,这样也好,省去我不少时间。”王二对此并不在意。

    按理说,金丹需要气化真气,他已经完全气化并压缩完了气化巫能,现在正朝着液化发展,虽然效果不是十分理想,但晋级金丹末期也不是件奇怪的事情,他只是没那么去做。

    巫能的量比真气的量要多的多,巫能比真气更原始,而巫族传承洞窟有一套方法使得真气转换成巫能,虽然效率不高,但还是有效果的。可巫族传承里没有现在灵气转换成原始灵气的法阵,再说王二也不是学阵法的,对宠物袋他只有原始的法阵,他也没能力改良。即使会改良,那也是浩大的工程,按王二的话,那得死多少脑细胞啊。

    所以,宠物袋里的巫能都是他注入的,有个原始法阵也就防止巫能流逝,想多吸收巫能根本不可行。

    没多久,张凯真在王二附近租了个小门市,自己做起雪茄生意。为此,王二特意亲自下厨做了一桌酒菜,还把阿黄放了出来,谢晴与付蓉很好奇看着老牛喝酒。

    阿黄也不敢说话,它也知道原委,用神识与白晶聊着什么,看这两个小子眉飞色舞的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事。

    王二也无所谓,阿黄憋了好久,出来散散心就可着它来吧,只要不过分就行。

    “大哥,就别收我进去了呗,我听话还不行吗!要不我去白晶那里待一段日子,就不让你闹心了,求求你了,大哥。”阿黄央求道。

    “也行,不过别给白晶惹事。”王二警告了阿黄。

    自从王二答应了以后,这两个物种就开始狼狈为奸,阿黄时不时拿舌头还舔一下白晶,白晶貌似很享受的样子,是不是都到了发春的季节。

    喝完酒,白晶牵着阿黄走了,刚出门口就听见,“你别骑我,你要骑就骑母的去。”

    “哈哈,小样,你终于到我手里了,我就要骑你。”

    “呜呜,我还是回去算了。”

    “你现在是我的牛了,哈哈,我会对你温柔的。”

    “你这个死基佬。”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