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平淡的日子3

    “那有机会,我可以过来请教刀法吗?”冷鹏飞主要看重的是能否请教,他倒不认为这幅字能给他带来什么。

    王二看了他一眼,“说了你也不一定会懂,反而容易误入歧途,还不如自己琢磨。”

    “那好吧。”冷鹏飞转身出去了。

    几场大雨把街道清洗得干净,已经看不出这里曾经发生过打斗,街上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

    十几天后,一道神识扫描着安达城的这片区域,“那位道友在此,请出来见个面。”一个声音也在这片区域想起。

    街道上往来的人,听到声音都慌慌张张往家里跑到,有的店铺又开始关门。

    王二继续在自己店里写着大字,张凯也在自己的店铺里卷着雪茄,对这声音没有感觉。

    街道上飞下来一人,左右看了看还敞开门做生意的两家店,选了一个方向走进了张凯的店。

    来人到来就用神识扫描了两家店,感觉都是普通人,他也满是疑惑。

    “在下阴魔宗金丹修士宁春荣,阁下是否在前两天袭击了天龙帮?”宁春荣问道。

    “有问题?”张凯眉毛一挑。

    “呃!问题倒没什么问题,只是我的几个后辈死了。”宁春荣没想到自己自报金丹,这人一点面子也没给。

    “哦,还想报复吗?”张凯不再看他,而是专注自己手上的活。

    “我只是过来看看什么人敢杀我的后辈,是不是有人撑腰。”宁春荣道。

    “切,你才是撑腰的人吗?一个小小的金丹中期,就派自己的后辈在安达城作威作福,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张凯说道。

    宁春荣一惊,不知道对方如何知道自己是金丹中期,不过嘴还很硬。

    “是吗?我怎么死不用你管,我现在只是想知道你是怎么死的。”宁春荣准备发飙。

    “我警告你滚远点,要不然你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张凯最后一次警告。

    “哈哈,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伶牙利嘴的小辈。”宁春荣狞笑。

    他刚想动手,突然对面一道神识锁定他,一股蛮荒的气息压的他无法移动,宁春荣的汗从脸上直接流了下来。

    “要不是我哥哥锁定你,小子,今天非拆了你不可。”张凯不依不饶。

    这时从路上走来一人,感觉到前面的气息,眉头一皱,“什么人再次放肆。”

    那人走到宁春荣前面,他已经浑身是汗,看见此人连忙喊道,“师叔救我。”

    “这不是小宁吗?你跑过来嘚瑟什么?”那人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那人问张凯。

    “王哥与我杀了几个混混,他说是他后辈,要找我们报仇。”张凯阴阳怪气地说道。

    “胡闹!宁春荣别以为你是纳兰师兄那面的人,就可以一手遮天,你太小看别人了吧!”那人说道。

    “白师叔,是我的错,我不知道是您的人。我怎么敢与您的人动手呢。”宁春荣意识到问题有点严重了。

    “我的人?k,这两位与我清风师叔关系都不错,你得罪得起吗?就是纳兰师兄动手也要想想。”白晶说道。

    “对不起,我真不知道。”宁春荣开始服软,而气息也已经撤回。

    “幸亏你没出手,要不你至少要养个几十年伤。这两位都是金丹后期,来寻找认知,一旦找到马上进入元婴,你拿什么与人家斗。”白晶这么一说,宁春荣又是一身汗。

    “小的不知道两位师兄在寻找认知,多有得罪。”宁春荣才知道人家不仅有大靠山,而且比自己要强得多。

    之前我们说过,清风、白晶这一系在门派是很有势力的,历任内务堂都是他们的人。内务堂有点像现在的发改委,基本算统领各大堂口。能始终占在这个职位的这一系有多大能力,门派人都知道。

    而且他们这一系,长老也是一堆,从化神到渡劫每个阶层都有人在。这一系还有个毛病,极度护犊子,所以一般人都不敢得罪这一系的人。

    “滚吧,以后少来这里,说不上哪天你的小命就没了。”白晶说的是真话。

    “白师叔,两位师兄,小的先走了。”宁春荣点头哈腰。

    “咦,王哥呢?”白晶问道。

    “看见你小子到元婴,他跑了。”张凯开玩笑道。

    白晶扩大了神识,发现王二已经跑回家,正在做菜。

    “好久没吃过王哥做的菜了,今天高兴,多喝几盅。”白晶无耻地笑道。

    大约二十分钟,宁春荣带着一个手脚全断的人走过来,“白师叔,罪魁祸首就是他,请您处罚。”

    白晶努努嘴,意思找张凯,宁春荣讨好看着张凯。

    “行了,这事就算了。小子伤好了以后,做点好事吧,帮助这个区域的老百姓,别总想收什么保护费。再让我知道,非剁了你。”张凯也无所谓。

    “谢谢前辈饶了我这条狗命。”地上那人说道。

    张凯摆了摆手,宁春荣带着那人就离开了。

    没多大一会,谢晴走过来,“白老弟也来了,王二让我叫你们回家吃饭,你们先过去,我把店铺关了。”

    “好勒。张凯赶快关门。”白晶说着自己跑了。

    三人在王二家里吃着,谢晴与孩子在外面吃了一口。

    “我今天刚报备完元婴,就溜了出来,今天要好好庆贺一下。”白晶美滋滋。

    “那我们是不是要叫你师叔了?”张凯问道。

    “各论各叫,没外人,咱们还是哥们。”白晶说道。

    “切,有外人我也叫你小晶。”张凯鄙视他。

    “什么时候能接内务堂堂主?”王二问道

    “还早着呢,蒋师兄还有几十年才能晋级到元婴中期,我现在是第一顺位接替者。”白晶说道。

    “对了清风师祖什么时候才能出关,我们真应该去拜访他一下。”王二问道。

    “还没准消息,快则十几年,慢则几十年。”白晶说道。

    “是出现什么问题了吗?”张凯问道。

    “那倒没有,据说清风师叔是转换一种更厉害的功法,他晋级完还在揣摩,如果成功出来就是同阶中基本最厉害的角色。”白晶知道还真不少。

    “最近听说鲁甲牛的消息了。”白晶说道。

    “你不说我都快忘记这个人了。”王二很平静。

    “十年前有个金丹的远古法阵,他报了名,前几天结束,他没出来,魂灯也灭了。”白晶叹息了一下。

    “一路走好吧。”王二举杯,大家一饮而尽。

    “对了,咱们这期,我记得差一点五千人,现在还剩下多少人了。”张凯问道。

    “你别说,我知道鲁甲牛死了,还真去内务堂查了一下,咱们这期还剩下四十二个。与往期比,存活率还算挺高的。”白晶说。

    “又找到借口了,刚才为死了的,现在为活着的,来喝一杯。”王二又开始张罗酒。

    之后几个人又聊了许多,关于内务堂,王二与张凯都提出很多建议,希望白晶上台能改变一些。

    “对了,过几年门派招生,能不能走后门?”王二问道。

    “原则上是不能,但也要看谁,安排一个两个也不是没有办法。”白晶说道。

    “这不是谢晴的女儿吗,天天做着修真梦,我这个当继父的,也不想管她,可架不住她妈在我耳边唠叨。”王二也无奈。

    “行,没事,就当世家弟子安排进去,至于她行不行,只能靠她自己了。”白晶说道。“其实这事你根本不用与我说,你与蒋师兄的关系,与他说一声就行。”

    “这事我不愿意求他,还是你办好了。”王二说道。

    “那好吧。”白晶答道。

    “谢晴,你过来一下。”王二喊道。

    “什么事?”谢晴走进来。

    “白晶能找到朋友把付蓉送进阴魔宗,不过她进去以后要好好练。”王二简单说一下。

    “是吗?真的啊!”谢晴拉着王二的手臂,“付蓉,付蓉,快过来。”女人在兴奋的时候,声音是无敌的。

    “妈,怎么了。”付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快给你白叔叔磕个头,白叔叔可以通过关系让你直接进阴魔宗。”谢晴解释。

    “啊!是吗,妈?我可以进阴魔宗啊。”付蓉激动地跳了起来。

    “还不快给你白叔叔磕个头。”谢晴一直再强调这一点。

    “砰砰砰”付蓉连着磕了三个,才被白晶扶了起来。

    “别难为孩子了,这事白叔叔向你保证,没有问题。但别高兴太早,如果你不努力,可能就会被淘汰。修真界淘汰率极高,你要有心理准备。”白晶也不知道她听没听进去,有些事必须提前说。

    “谢谢白叔叔,我一定努力。”付蓉说道。

    “那你想练什么武器?”张凯问道。

    “我想练刀。”付蓉偷偷看了看王二。

    王二才想起来,那天与张凯在街上砍人的时候,他的神识的确发现了付蓉,不过当时也不以为意。

    白晶与张凯也看了王二一眼,“那这事我们可帮不了你,你可以找你继父,他是用刀高手。”

    付蓉这时候殷切看着王二,“好吧,明天不准睡懒觉了,早晨三点起床,开始修炼。”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