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平淡的日子5

    王二也联系了白晶,白晶现在已经开始在内务堂工作,主要是为了熟悉业务,蒋云也开始放手,专心去晋级元婴中期。

    王二把情况与白晶说了,现在外面开始流通自己的书法,他建议门派收一批,可以租给用刀的弟子去参悟。而且他会就每种刀法的刀意专门各写一批,让用刀弟子们在学习此刀法的时候,参照书法,能有更深的理解。

    白晶一听这是好事啊,他以练气刀法一百贡献,筑基刀法五百贡献,金丹刀法一千贡献收一批王二特别给门派特制的书法。不过白晶更黑,练气书法租一个月十门派贡献度,筑基书法租一个月五十门派贡献度,金丹书法租一个月二百门派贡献度。

    啥叫暴利,你必须用,还别舍不得花费,都是心甘情愿。

    而王二也联系了巩波,每年练气、筑基与金丹各十幅刀法书法,还有一幅是王二精心之作,里面有王二对刀的理解。

    这幅精心之作,不是书法,倒像是一幅画,其实也不是。就是寥寥数笔,甚至就一笔,可一笔下来的各种变化都在其中,一经发布就得到追捧。

    这也兴起了一种潮流,各种意境字或意境画开始流行,创造者把自己对很多事情的理解都可以融入其中,但很少有人带有王二的拙普与蛮荒的气息。

    阴魔宗为此也去苹果拍卖场收集这些意境字画,王二的几幅巅峰之作被阴魔宗私下高价收购,只有两幅流落再外,被用刀者奉为经典。

    这也导致很多年,阴魔宗用刀的弟子与用剑的弟子基本持平。而刀的意境从练气到元婴都有,也是阴魔宗储存最全的,这些都是后话。

    王二这些字开始出名也引来一些盗贼,有阴魔宗的,也有外人。王二的神识每天都扫描着附近,发现来自阴魔宗小偷,会把他用神识击晕,而发现外来的小偷则用神识直接击伤。

    张凯这回也来了劲,在他们店铺之间还做了木框,每每有人被王二击伤,他都负责把人吊起来,挂在木框上,也成了这条街一道风景线。

    五年说长不长,很快就过去了。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各门派招收弟子的日子,阴魔宗附近就是在安达城进行招收。付蓉也去看了盛况,自己也偷摸报了名,她也想向别人证明自己可以。

    王二对此根本不在意,如果你自己对自己都证明不了,向别人证明再多有什么用,人最后还是要过自己心里那道坎。

    小姑娘灵根不错,可惜没有暗灵根,火八木二。阴魔功是不能练了,阴魔宗倒也有别的基础功法,可都不能到渡劫,其实能到渡劫的又有多少。

    在招收弟子处,付蓉并不能进入阴魔宗,只能走白晶的路子。白晶为此还找人给她安排了特殊的功法,以适应她的灵根。

    这次打击后,付蓉好像因为这件事的打击而成熟不少,也知道很多事情并不如她想象那么简单。

    这一切谢晴并不知道,她还美滋滋以为自己的女儿很好,只是真相没人告诉她而已,不知道也算是一种幸福。

    付蓉已经去了阴魔宗,虽然很近也很少回来,有了自己的朋友。

    王二也不再开店,偶尔在家里写字,也是为了门派收购或者拍卖。现在他喜欢上钓鱼,安达城附近有条河流,王二每天都去钓鱼。

    阿黄也经常从阴魔宗溜出来找王二,在阴魔宗很多人知道它与白晶有关系,也没人敢对于怎样,可它感觉不快乐,没有了根。最后它才想明白它的根在哪里,它还是小牛的时候,是谁照顾它。是谁用最小的天劫刺激它,还有谁不断带领它壮大。又是谁带它到了不周山的远古记忆碎片,它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根再哪里,于是它回去了。

    每个生灵都有自己成熟的方式,只是很多人还没意识到。

    谢晴有的时候也会陪着王二一起,阿黄则卧在一旁,静静的陪伴。

    中午两人会找个地方开始炖鱼,无论多远,张凯总能找过来,很无耻地蹭吃蹭喝。偶尔白晶也会赶着饭点过来,对于衣食无忧的他们,这都不算事。

    谢晴雇佣了几个佣人帮忙收拾家,还会不遗余力给张凯介绍女人,张凯开始还比较抗拒,王二劝他去享受过程,他就不再躲避,也不会看上普通人。据白晶说,他好像与某个筑基期的女弟子好上了,不过从来没带来过。

    付蓉偶尔会回来,现在也知道晚饭才出现,白天她只能看到佣人。

    “咱们家小蓉最近好像也开始打扮了。”一天晚饭谢晴说道。

    “是吗?我还真没注意。”王二回道。

    “你们老爷们就是粗心,什么事都不关心。”谢晴埋怨。

    “怎么粗心了,你今天就挺漂亮的。”王二说道。

    “哼,你好多年都没夸我漂亮了。”谢晴还是满脸幸福。

    “那好,没事就夸夸你。”王二也乐了。

    “你说小蓉是不是有了相好的人了?”谢晴继续话题。

    “这个我怎么能知道,该经历总要去经历。”王二。

    “算算小蓉进入阴魔宗已经三年了,她是十七进去的,今年都二十了。与她一般大的姑娘十六七岁都结婚了,她也应该找一个了。说不上我什么时候抱外孙,也算有个事做。”谢晴憧憬。

    “你少那么想,还是鼓励她把练气过去,别因为生孩子把正事耽误了。她到了筑基能多活好多岁,到时候再去想吧。”王二建议道。

    “哎,我怎么不知道。我这肚子也不争气,给你生不出来,趁着我还有力气,就是想帮她照顾照顾孩子吗?”谢晴也很郁闷。

    “算了,别想了,顺其自然吧。”王二搂着谢晴,她把头靠在他肩膀。

    到了一年一度的收获季节,王二与谢晴请了假,这也是多年的一个习惯,王二每年都要在这个时候出去一个月,然后带回一百两银子。谢晴虽然不清楚王二做什么,但也知道这是去赚钱。

    王二带着阿黄回到门派,阿黄会跑到白晶那里玩,或者回到王二的住地,他不愿意去建造堂王二的法阵,它实在受不了那味。

    刚进入门派正好碰到付蓉,“王叔,你怎么来门派了?”付蓉倒是很奇怪。

    王二可不想让付蓉叫他爸爸,他也没做一个当爸爸的义务,顶多算半个老师。

    “哦,我在门派要做一批物品,怎么要回家?”王二只是简单说了一句。

    “那倒没有,我出去办点事,办完事就回来,不回家。”付蓉说道。

    “这样,一会办事回来,你去建造堂任务大厅,我让他们给你留个铭牌,你到我哪里去帮忙,也算赚点贡献度。”王二吩咐道。

    “是吗,还能赚到贡献度,好,我去去就回。”付蓉兴奋说道。

    王二开始并没有打算帮助付蓉,但碰上了帮一把也不算个事。

    王二去建造堂大厅,嘱咐办事人给付蓉准备一个他法阵的铭牌,就回去了。

    不大一会,付蓉就跑过来取了铭牌,来到王二所在的法阵。王二的法阵是个折叠法阵,有很多层,还有好几个仆役在帮忙。

    仆役们只知道王二是个高级建造师,至于王二是什么人,其实门派知道的人都不多。主要王二在远古法阵呆了四百年,回来因为灵魂水晶,也被门派低调处理。

    他回来之后只被内务堂安排到建造堂当一个高级建造师,其它身份,基本没人知道。

    付蓉一进来就发现这里的灵气比炼气期高多了,法阵也相当高级,有净化系统,所以没有异味。当然,人的鼻子没法与动物的鼻子比,阿黄就能闻出味来。

    “王叔,我能不能在这里打坐练功啊?”付蓉遇到王二第一个问题竟是这个。

    “好吧,我给你开通个权限,你找一间屋子住下吧。”王二答道。

    “我这次准备教你酿酒,这也算是们手艺,当你手艺成熟了,起码可以酿酒给自己喝,对你的真气有好处。”王二说道。

    “是吗?还有这个作用?好,我会认真学的。”付蓉非常兴奋。

    “那你先与这帮仆役去学习,有不明白的来问我,我也有专门的任务。”王二说道。

    “好,我马上去学。”付蓉去找人学习酿酒。

    能学会就去学,学不会王二也不会强求。王二也不会上杆子去给付蓉一批炼气期的灵酒,授人予鱼,不如授人予渔。而且年轻的时候艰苦点,对人有好处。

    很多人以为我应该给孩子最好的条件,为人父母这样想没有错。想没有错,但这么做却让孩子失去很多认识这个世界的机会,到大了再去学,孩子会受到多大的伤害才会明白。

    而且孩子可塑性强,也好改变,成人了再想去改变,要痛苦得多。

    王二的灵酒制造有自己单独的工作室,高级灵粮也不是低级的仆役能接触到的,他们也制造不了。低级灵酒也是王二教这些仆役的,如果他们有能力自己再吸收灵酒有可能晋级,或者赚点小钱,这些王二都放得比较松。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