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平淡的日子6

    李红这个时段也开始送烟叶过来,证明雪茄的拍卖份额已经结束,仆役的主要工作就是帮助王二前期处理烟叶,重要的步骤由王二自己完成。

    这时候,张凯也会过来,带来各种属性的魔核,这主要是给朋友制作与拍卖的雪茄所需要的魔核。

    而门派内的份额,烟叶与魔核则都由门派提供,王二只需要制作雪茄就行。

    付蓉见到张凯就一副我也知道你是门派人的模样,张凯对此也无所谓,这些事不需要他去解释,如果王二不想让他露面,早就通知他了。

    一个月时间很快就过去,最后几天不断有人过来拿货,仆役也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每年一个月的忙碌就此完事。王二私底下给了付蓉二百贡献度,可让这丫头乐了好几天。

    临走,王二告诉付蓉,给她开一个长期的权限,她可以住在这里。不过,当天晚上需要陪他回家,她好久也没见她母亲了。

    王二、付蓉、张凯与李红一起回去,大家晚上好好吃了一顿。第二天,付蓉与李红又回到门派,张凯继续看他的雪茄店,现在在当地也小有名气。

    王二回来后有时候觉得心神不宁,他试着查找,也没找出原因。

    有一天半夜,他无意一睁眼,看见一个女子正坐在床头看着他。他起床,还看了看熟睡的谢晴,点上一根雪茄抽了一口。

    “我说最近有点问题,家里多了一个人,我都没察觉。”王二像是自责。

    “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那个女人问道。

    “还能怎么样,过自己的日子呗。”王二答道。

    “听说你在一远古法阵呆了四百年,出来转性了,找个女人结了婚。我刚闭关出来,过来看看你。”女人说道。

    “看一眼就得了,也不用天天来看吧?”王二面对着女人,眼睛却没有聚光,显然没有在看她。

    “你还是当年的样子,看我还是一样。”女人说道。

    “大姐,这叫无视好吗?”王二还是没有聚光。

    “嘻嘻,你怎么说都行,我喜欢就好。”女人浅笑。

    “你找我有事吗?”王二有了聚光,看着她的眼睛,可面无表情。

    “没事不能过来看看你?”女人抿了一下嘴角,“是不是有人对你说过什么,不让你接近我?”

    “没有。过去的事情早就过去了,你我谁都没有受到伤害,甚至都有好处,何必呢?”王二继续装酷。

    “我就知道肯定是有人警告过你,你才变成这样。”女人越发肯定自己的判断。

    “你怎么想无所谓,说吧,到底什么事?”王二依旧冷淡。

    “我现在已经是化神后期,可最近一直无法进步,所以我出来找找破解的办法。”那女人说道。

    这下子王二沉默了。

    “最近不知道怎么我突然想起你,而且挥之不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女人。

    “远古法阵再多几百年就好了。”王二小声嘀咕。

    “什么?”女人是听清楚了,却不太相信王二说出这样的话。

    “我帮不了你,这事只有你自己能帮你。”王二说道。

    “那我问你,当年你爱过我吗?”女人问道。

    “没有。”王二回答虽不算快速,也没有多少迟疑。

    “那你当年把我当做什么?”女人收起笑容。

    “我们当年只是相互诱导,你把我当做另一个人,而我的确引导你走向灵体。”王二不会说出实情,但他也没有撒谎。

    “哎!是啊,我把你当做另一个人,而你也是无意中把我引到那个方向。”女人叹了声气,她的确没有往那面想。

    “我们的确是相互影响,而当时的很多情况,我是没有本体意识的,大家就是相互控制。”这话也不能说王二有错,他的本体被蒙蔽,是他的主体意识与自主意识再作怪。

    “可我因为你才变成了灵体,你是因。”女人强调。

    “不,我想你还是搞错了。因是那个人,你把我当他的替代品。换句话,你看见我,想得是别人。”王二这个好像也没错。

    “可我这次却想起你来了,没有想起他。”女人接着强调。

    “这也简单,当时你把我看做他,但实际上的确是被你诱导的我,把你变成灵体的,这个我认。”王二终于承认了一些,“我不想说我受到伤害,只不过当做一次奇妙的经历,仅此而已。我们之间,除了相互诱导,并不存在什么。”

    “可我现在想起的是你,我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女人不甘心。

    “我去,不会把我当心魔了吧?”王二瞬间反应就是这个。

    “都过了这么多年了,我们应该冷静地去看这个问题。当年最初,我们只是把对方当做可以说话的朋友,剩下就没了。然后出现那种状况,你起码是最大受益者。到了现在,你又想起这些事情,你还想要受益多少?”王二开始苦口婆心。

    林月娥的确是当年最大的受益者,王二也受益了,但只要他不说,没人知道。王二的意思也很明显,既然你受益那么多,何必再来找我,现在我可承担不了你的受益。

    “呵呵,可我现在就是想你,你说怎么办?”林月娥笑了起来,舌头开始舔着下嘴唇,她好像也意识到什么。

    “那你想怎么做?”王二也无奈。

    “我想杀了你。”林月娥还是在笑。

    “如果杀我还解决不了问题呢?”王二问道。

    林月娥一愣,皱着眉开始思考。“是啊,杀了你要不能解决问题,又该怎么办。”

    沉默了一段时间,王二又开口,“你想杀的那个人死了吗?”

    “什么意思?”林月娥不明白王二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意思,就是问问,看能不能帮你解决问题,也解决我的问题。”王二说道。

    “你有什么问题,关于他的?”林月娥有点迷糊了。

    “我的问题就是有可能被你杀死,至于他,与我一毛钱关系也没有。”王二回答。

    林月娥点点头,但还是没有想明白王二为什么这么问。

    “他还活着。”林月娥给出答案。

    “让我来帮你分析下,你恨他,他当时就是掣肘,而我替代他的。最后你的问题解决了,你得到好处,但他并没有被你杀死。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他不死,我为什么要死?换句话,关键不在于谁死,而是你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王二说道。

    “是啊,我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啊?难道再让我找个替代品?”林月娥问道。

    王二摇摇头,“这终归不是办法。你等等,让我想想。”

    王二不认为谁有他当年的那种状态,能作为诱导林月娥的替代品,那样她还是会回来找他的。

    他又重新滤了一遍各种关系,“我想,可以这么说,当年你心里怨恨他,我是替代品。可你后来为什么不怨恨他了呢?”王二看着林月娥,她也正看着他。

    “那是你在心里杀死了他,甚至忘记了他。而我作为替代品,变成了真正的我。”王二突然想起自己对自己的那么多精神诱导。

    “什么意思?”林月娥没听明白。

    “事情很简单,你杀死你心中的我就好了,或者说忘记我就好了。如果你真杀了我,可能会成为你心中永远的痛,你将无法再进一步。或者你必须再杀一遍你心中的我,才能进步。”王二开始解释。

    “现实中,你杀了我对你没有好处,可能影响更大,这个能明白不?”王二问,林月娥点点头。

    “你要杀死你心中的我,这个明白?”王二问,林月娥又点点头。

    “或者,忘记我,无视我。这就是你杀死我的方法。明白不?”王二再问,林月娥这次没有点头,而是陷入思考。

    “忘记你或无视你?”林月娥重复这句话。

    “我们没必要把那段经历强加给对方,还是忘了吧。”王二眼神突然空洞,声音也缥缈起来。

    “老公,你说得对。”林月娥的状态也不对了,好像变回当年机械性的重复对话。

    “你需要面对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的内心。如果你还不肯直面自己的内心,你永远走出这一步,你也将永远停止。”王二依然空洞。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老公。”林月娥站起来机械走了几步,突然消失了。

    王二坐在那里,眼神还空洞看着前方。

    “这是过了多长时间了?”王二问自己,他才缓过神来。

    “玛德,不是把主体意识调出来,还真解决不了你呢。”王二暗自松了口气。

    对于这件事,王二并不确定林月娥真来到这里。当年,东方刚派来的人,在门派的练功洞窟里让他远离林月娥,那就是林月娥产生的幻象,并直接影响到他。

    林月娥当年就有那种能力,现在只会更强大。不过,这次也是他与林月娥的交锋。

    王二的方法倒不是胡说,他也经常用这种自我催眠的方式,他只是不知道林月娥能做到什么样。

    可以确定的两件事,林月娥知道了杀他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她自己。还有一个就是,王二如果能调动主体意识,还是会影响到林月娥。

    也不能说是他影响林月娥,只能变成他们之间相互影响,这是个双方心理诱导的过程。

    唯一让王二心安的是,主体意识现在服从于本体,而林月娥并不能控制那种状态。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