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平淡的日子7

    对于人类来说因果是什么?

    其实说起来很可笑,与宗教类似,你信就以为有,你不信也就那么回事。

    王二相信有因果存在,但他不信人类以为的因果,没有人真正能理解客观规律,除非你是客观规律本身,那你也不用理解。

    这与老子说的,道可道非常道,是一样的。你可以试图去理解道,或者理解本质的规则,但你想、你说出来,一定是以偏概全的结论。道可道非常道也可以理解为你根本无法理解的事情,就不要瞎说了。

    事物内在的因果也不是人以为的那样,以为人有了逻辑就可以推出因果,你以为的因果很可能不存在逻辑关系,只是你以为有而已。最关键,人们无法证明并验证客观上的因果关系,那是人是主观的,根本无法客观。

    很多人总把主观意识强加给客观世界,你以为你是谁?

    而客观世界也不是通过主观意识能够完成的,你可以想,但事不是那么回事。

    主观世界就是一个凌驾在客观世界上的虚幻世界。

    别以为王二诱导自己或他人,那也是用虚幻世界去引导,而不是客观世界,两者有本质的区别。

    “老王,你醒的这么早?”谢晴起来,看见王二坐在那里。

    “哦,先醒了会,看你睡得香,就坐一会。”王二。

    “你别说,最近我睡得很香。”谢晴说道。

    “那还不好,要不你多睡一会,我出去做饭。”王二心话,“不是我半夜突然醒来,我们两人都可能被人控制,甚至在睡梦中被杀死。”

    王二知道林月娥是想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不是她有多爱王二,两人之间也根本没有爱。幸亏她之前只是在琢磨,还没想到要杀人。如果想到了,她还是会毫不犹豫动手的。

    王二白天没有告诉谢晴出去有点事,就跑回了门派,找到白晶。

    “昨天半夜我看见林月娥了。”王二直接说,白晶看着他,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她练功出了问题,无法精进,应该的心理问题。她想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于是想到了我。”王二组织下语言,“应该她找到我有几天,每天晚上都来看我,我也是昨晚无意中发现的。”

    “之后呢?”白晶问道。

    “我们俩谈了很多,最后我告诉她,我并不是解决她问题的关键,而是她自己,她就走了。”王二说道。

    “那你想怎么做,她现在是长老,而且也是我派系的,她属于一个独立存在的人物,不好解决啊!”白晶也在苦恼。

    “没有让你解决的意思,我最近要出去游历,可能几十年。”王二准备跑路。

    “那你不是还要回来,到时候她还不行,你要怎么面对?”白晶问道。

    “这事就不用你管了。我现在把以后二十年的灵酒与雪茄的份额都卖出去,这事你去帮着沟通一下,这几天我就开工。”王二说道。

    “好吧。你尽快进入元婴,最好能拖到清风师叔出关,他在派系里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况且,林月娥的事情也是他办的,他终归要想出办法解决。”白晶安慰道。

    “不说了,我还要去找巩波去让他尽快张罗拍卖。”王二转身就走。

    过了十多日,门派内部拍卖会与苹果组织的拍卖会也都如期召开,一下子都拍出二十年的份额。

    虽然集中拍卖价格会低一些,可宣传不一样结果也会不一样。据内部消息透露,制作者可能要出去游历,兴许比二十年还要多,到时候没有人能制造出来,大家都没办法获得。

    这一消息刺激了市场,尤其是灵酒的价格被刺激走高,灵雪茄的价格倒是没有太大变化。

    灵雪茄与灵酒都是按拍卖年份获得,就是说你买到五年之后的份额,不会马上给你,而是在五年之后才能拿到。

    现在修真界的储存技术,储存个三五千年还可以保鲜,这都不是问题。而且灵酒据说年份越高效果越好,灵酒后几年的价格还一路走高。

    王二回去与谢晴也说了,他们可能出去走一走,看一看,不过最近他要把事情忙完,可能有几个月不回家,或者偶尔回家,让她耐心等待。

    这倒把付蓉乐坏了,她知道帮王二干一个月活,能得到很多门派贡献度。而且初级灵酒也制造出来,对她练功的效果非常不错。

    她其实发现很多问题,她发现新人们越来越多的开始讨论学习刀法,原来练剑是最多的。她还听说门派里有成套的刀法演绎成的书法,练起来事半功倍。为此,她还真跑到藏书阁看看师兄师姐借阅,发现那就是王二的书法。

    付蓉偷摸请求王二为她专门写了一套,她也重新练起王二给她入门的书法。

    毕竟她只是练气新人,很多事情不太懂,也没认识什么高人,她不觉得白晶、张凯有多高层次。王二在她心目中还算高大,可能还不如那些远远看见的筑基师叔,充其量就是练气老弟子的高度。

    付蓉也曾回去与谢晴说过,王二是阴魔宗的建造师,谢晴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这也能解释她心中的一点疑惑,那个月去干嘛了。对于她来说,王二是谁没那么重要,能好好陪伴她渡过下半辈子,也是她的幸福。

    所以,王二想找个通情达理的,而不是无事生非的主。一听到这些,就好像背叛了她似得。

    能过就过,不能过就离开,没那么多是非,天天玩些无聊的把戏。

    份额拍卖完,甚至王二嘱咐付蓉回家一趟,告诉她妈,在门派里要忙上几个月。

    付蓉回去也谢晴说了,谢晴表示理解,还偷偷告诉付蓉,王二准备带她出去看看,她这辈子就没离开过安达城,他要把他手头上的事做完,他们就走。

    付蓉还很羡慕谢晴,她这么大也没有出去过。娘俩一晚上说了好多话,好久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了。

    三个月,王二赶制出二十年的份额,体力上没有多大的损耗,精神上的确还是蛮累的。回到家中休息了三日,也让谢晴收拾好东西,付蓉回家也陪了母亲三天。

    第四天早,王二带着谢晴到了门派外的货运飞船处,付蓉也送了过来,羡慕看着两人登上飞船,飞向高空才回门派。

    谢晴看着窗外的天空,格外的兴奋。她第一次离开安达城就坐上了飞船,所见所闻都超乎她的想象,一切都是那么新奇。

    王二没有动用别人的力量,他在门派里买的船票,金丹可以买到高级房,像白晶这种元婴以上的,是不用买票,直接住在豪华房里。

    高级房有个小会客厅,一个卧室,还有单独卫生间。高级房不是你有钱就可以买到的,必须有金丹证明,而且高级房有单独的餐厅,中低级房间则混在一起吃。

    这次外出的金丹不是很多,一共有七个,王二一个都不认识。其他金丹只是疑惑王二还带了一个普通女子,这种事也不是没有,见怪不怪吧。

    谢晴第一次来到餐厅的时候,还是很奇怪这里没有人来吃饭,只有服务人员。王二也不会告诉她,金丹如果没有特殊爱好,基本都不吃饭。

    偶尔会碰到几个来吃饭的人,大家也没什么交流,各吃各的,吃完就回房间了。谢晴也明白,这不是她能理解的层次,这些也无所谓,只要有王二陪在身边就足够了。

    一个半月的飞行,从最初的新奇到后来的冷漠,人都是这样。此次飞船的其中一个目的地就是夏朝,也是他们要到达的地方。

    中京到了,王二与谢晴下来飞船。王二对中京也不熟悉,只是当年收徒的时候住过那么几日,两人找了一个豪华的旅馆住下,是个独院,有几间房,还有很多丫鬟仆人。谢晴偷摸埋怨王二太奢侈,王二只是笑笑。

    王二告诉谢晴,他出去办点事,白晶家就是这里的人,白晶拖他带回些东西,他去去就回。

    白府还是很好打听的,王二很快就到了。

    “有事吗?”门前的护院不怀好意看着王二,主要也怪王二相貌平平,穿什么都没有气势。

    “我是阴魔宗的,白家有位应该也算老祖宗了吧,托我过来看看。”王二也不废话,直接表明。

    护院那点常识,估计阴魔宗都没听过,但看来人的口气不小,也不敢得罪,就进去传告。

    一会出来个管事模样的人,“这位不知道如何称呼,有前来何事?”

    “你去与现在的家主说,四百多年前,你们家有个叫白晶的去了阴魔宗,现在让我带点东西过来。别墨迹,赶快去通告。”王二最烦就是这种,来一个人说一遍。

    “好的,马上通报。”管事还知道点,起码四百年前他是听明白了。

    过了好一会,里面一阵人员走动的声音,出来一位,看样子也有个五十多岁,保养的还算不错。

    “这位仙师,是祖上哪一位派您过来?”这位说道。

    “阴魔宗还有其他姓白的吗?我怎么没见过,白晶让我过来看看,他一百多年前才回来过。”王二也知道,如果他说不清楚,白家也不一定信任他。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