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平淡的日子8

    “哦,是白晶老祖,快请进,快请进。”这位把王二让了进来。

    “这次我来呢,第一是看看白家怎么样。第二是告诉你们一声,白晶已经晋升元婴了。第三呢,白晶让我给你们带点东西回来。”说着把一个乾坤袋放到桌子上。

    “原来白晶老祖晋升元婴了,可喜可贺啊。”白旭说道,通过刚才的介绍,王二得知他叫白旭。

    “家里一切都很好,这几年也出了不少优秀的弟子,不过没有暗灵根,也无法去阴魔宗,都去了其它门派。”白旭说道。

    “不过能够晋级筑基的都少,不像白晶老祖都晋级元婴了。”

    “里面有个铭牌,这次门派招收弟子,如何还没有暗灵根的,你们选一个天赋最好的,用此铭牌,可以直接去阴魔宗报道。”王二传音给白旭。

    白旭先是一愣,看看其他人没有反应,才明白怎么回事。

    “此事不要声张,也不要瞎了这个名额,你们最好仔细斟酌一下。”王二继续传音。

    白旭喜上眉梢,却强忍着,冲着王二轻微点点头。

    “好了,我的任务带到了,里面还有点资源,虽说不多,聊胜于无吧,你们好好利用。”王二开口说了这些话,转眼就消失了。

    王二回到旅馆,看见自己租住的小院前一帮人再争执着什么。

    “什么事。”王二走了过去,“为何在我院子门前喧哗。”

    “这位大人,您来得正好。您不刚入住吗,这几位公子也来此处想找个院子,可我们院子已经住满,这几位非要让别人让出来,他们看中了您住的院子,我现在拦也拦不住。”旅馆管事说明情况。

    不知道为什么,王二最近脾气很大,尤其来到世俗世界。

    “喂,听见没有,赶紧把院子让出来,我们家公子马上要……”一个貌似下人的人对王二说着。

    “你们家公子是个屁?他在你面前是什么玩意我不管,别在我们面前装孙子。”王二直接抓住那个的脖子,另一只手一拧,就扔了过去。

    正砸在那几个所谓的公子身上,“咔吧,咔吧。”几个人身上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刚要一片哀嚎,王二上去几脚直接把这帮人踢死。

    “收拾下去,有什么事,让他们找我,我倒要看看是谁敢让我搬出去。”王二头也不回进了院子。

    看见谢晴正焦急地张望,“没事了,咱们住咱们的,不用多管闲事。”王二换了个脸色,温柔说道。

    “没事就好。”谢晴看见王二,心就放了下来。

    王二看到那群人,就用神识隔绝了声音,谢晴并没有听到什么,开始有人还喧哗,后来就没了声音。

    王二也没有放开神识,只是在附近区域留了些。他发现自从林月娥那次之后,他突然有了危机感,很多事情不再掌控之中,这是他最反感的,也引起了他性格上的急躁。

    感觉到压力是个有趣的事情,当你把压力当做压力,那你很可能就会烦躁。当你把压力变成刺激,你就容易疯狂。

    所以,鲁迅先生说得就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

    第二天,两人出来,门口已经处理干净。叫了个马车,他们开始游玩中京。

    晚上回来的时候,王二发现旅馆门前聚集了很多人,还有些武林人士拿着武器。王二不管他们在干嘛,是不是找他,一个神识威压过去。

    一团暴躁蛮荒的气息压得众人不敢动弹,“给我滚!”一个声音传到众人耳中。

    神识撤掉,众人没人敢说话,全部灰溜溜跑了。

    王二的马车正好到旅馆门口,夫妻二人下了车回到院子,“老王,过来试试这几件衣服。”

    “等会。我说你别买这些,我这件看起来不怎么样,这可是我们建造堂高级制衣师做得,比这些高级多了。”王二说着,还是拖了衣服开始试穿。

    “嗯,还是这件不错,显得你年轻了不少。”谢晴很满意。

    “呵呵,我十八岁就差不多这样,也好,到这个岁数年轻点。”王二笑道。

    第二天早上,谢晴收拾干净准备出去,“你先等等,我出去办点事,一会回来,咱们再出去。”王二说道。

    出门,王二就阴沉个脸,往前面走去。

    “就是你杀了我们家公子?”一个人看见王二说道。

    王二也不废话,直接抓住那人就开始搜神,旁边的人都傻了。搜完神,王二直接消失,不一会出现在一家门口,同样没有废话,神识在牢牢控制住此府。

    “谁叫特么王中男?十息不出来,家里死一个人,你们谁也别想逃。”王二并没有传音,很大区域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不少气息冒了出来,向王二这里探查。

    “嘿嘿,总要不怕死的。”王二嘴角残酷。

    “阴魔宗再此办事,实相的让,不实相别怪我不客气。”王二这次声音更大,听到声音的范围更广。

    很大气息听到王二报出阴魔宗立刻退了回去,还有一些不怕死的向这里探查。

    王二朝着几个强大的神识,用神识猛刺了过去,“砰,砰。”那几个人的脑袋突然爆裂开来,喷洒了一地。

    随后追着一些强度大点的神识猛刺过去,有些人发现了问题,神识想退走。

    “嘿嘿,既然来了就别走了。”王二玩得正高兴。

    王二直接伸出更多的神识,把这些神识都缠绕住,往自己的身边拉了过来。

    “你们不是想看吗,过来看看啊。”王二还没疯狂。

    有的人一看情况不好,自动断掉神识,这部分损失的神识将不能恢复,彻底损失掉了。

    “够了,道友还是放其他人一条生路吧。”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元婴?我怕你吗?”王二最一撇。

    放掉所有神识,集中所有神识朝说话的位置刺了过去,“轰。”一声巨响,周围建筑物全部损坏,一个身影跌跌撞撞逃走了。

    “切,元婴算个屁。”王二鄙视。

    这时候,王府打开门,一个老人颤颤巍巍拄着拐杖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很多人。

    “这位大人,我王家何处得罪你了。”老人也算不亢不卑。

    “你家孩子都怎么教育的?敢抢我的住所,被我杀了。还不依不饶是吗?什么王中男,派人找我,我现在来了。”王二说道。

    “小男,出来。”老人用拐杖敲打着地面。

    一个人走了出来,喊了声,“爷爷。”

    “跪下,你这不肖子孙,给我跪下。”老人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大人,王中男就在此处,任凭你处理。不知道大人在阴魔宗认不认识王二大人?”老人说道。

    “哦,我认识王二啊,什么情况?”王二打量这一家人,他还让主体意识翻看了一下原来王二的意识,并没有这家人的印象。

    “王二大人是我们祖上,虽不是直接的祖上,我们家与王二大人也是有渊源的。”老人说道。

    “小子,你可别骗我啊,我活了几百年就不知道有你们这个亲戚。”王二走到老头面前,盯着他看。

    “噗通。”随着老人跪下,旁边一堆人也跪下来。

    “原来是王二先祖,我们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忘您别怪罪。”老人也有点懵逼,但还算反应够快。

    “说说吧,与我有什么关系?”王二看着一群下跪的人。

    “我的祖上与您家是一家,您父亲因与家里人发生矛盾而离家出走,我们一直查访你们的消息。后来查到了,去了古仙镇,发现古仙镇已经毁于一旦。后来我们又查到您去了那年的修真门派选弟子大会,我们又动用了关系才查到您去了阴魔宗。”老人开始讲述。

    “我们家族也有修真门派的弟子,但没有阴魔宗的,通过他们的关系得知您被困远古法阵四百年,后来出来就晋级金丹了,可我们一直无法联系上您。曾经有家族长辈也到阴魔宗拜访,可阴魔宗说老祖您在闭关,我们就没了消息。”

    “你怎么证明?”王二问道。

    “兴隆,去把族谱拿出来。”老人叫旁边一人去取族谱。

    王二本身的记忆,倒没记忆他父亲说过家里的情况,他倒知道古仙镇附近那几个农村亲戚,并不是他家真正的亲戚,都是他爹认的。

    很快,王兴隆拿出族谱,老人翻开,在一处找到了名字。

    “您的父亲叫王家兴,我的祖上叫王家昌。”老人指着名字说道。

    王二的父亲的确叫王家兴,王二小时候也曾问过他父亲,为啥他不能有名字,他父亲只说出了五辈,他不能有名字。

    王二叹了口气,“都起来吧。”

    “老祖,您还是进家看看吧。”老人也介绍自己叫王乐君。

    “对了,你们谁去龙门旅馆把我夫人也接过来,她是个普通人,小心点。这是我的信物,一看她就知道了。另外,你们叫我王大人吧。”王二嘱咐道。

    “那王中男怎么处理?”王乐君问道。

    “你们处理吧,你们这帮小家伙根本不知道修真界的残酷,我们这帮人到这个程度都是满手鲜血,教育弟子更应该低调。”王二说得是实话。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