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平淡的日子9

    进了王府,大家又重新落座,上了茶水。

    “你们家有多少在修真界?”王二问道。

    “回老祖,”王乐君刚想说,“叫王大人,我媳妇不知道我有多大岁数,你这么一说,把我说得有多老。”王二调侃道。

    “是是是,老,王大人。”王乐君一时也难改口。

    “家里十大门派就三人,最高也就筑基期。其它二十六派,还有一些,有十四个,只有一个卡在筑基初期,无法再进步了,剩下都是筑基期。”王乐君说道。

    “你们也要想些办法,多找一些能够修炼的女子做老婆,这样或许对家族后来的改造也是有好处的。”王二也就随口那么一说,竟成了王家在修真界有了小小一席之地的缘由。

    “另外,心性对修真也非常重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知识与眼界加上刻苦的修炼,缺一不可,还需要一点点运气。”王二总结式的谈了他的看法。

    “孩子不能那么宠,修真界一年要死多少人,你再是天才,早死了,实际上你什么都不是,没人在乎你是谁。”王二感慨道。

    “老祖说的是,对不起,我又错了,大人说的对,这些都将成为祖训。”王乐君现在看起来也是个很有想法的人。

    接着王二又说了很多,大都是修真界的残酷性,让这些普通人对修真有个正确的认识。

    谢晴被请到了王府,看见王二坐在高堂上,她就笑了。

    “小晴,这是我的一个本家,正好今天碰上,就让他们接你过来。”王二说道。

    谢晴刚要给王乐君行礼,王乐君赶快站起来,“这个我们承受不起,我们都是王大人的后辈。”

    “是,他们都是我的后辈,你就别难为人家了,过来坐吧。”王二招收,有人早已拿来椅子,放到王二旁边。

    又说了些客气的话,王乐君发现王二不再谈了,于是叫了几个妇人去陪谢晴,他们一帮男人在大堂说话。

    “家里还有多少到岁数的子弟。”王二问道。

    “兴隆,快去把家族里下次够年龄的人都招过来。”王乐君使了个赶快的眼色给大儿子。

    不一会,大堂来了二十多个半大孩子。王二神识一扫,又过去看了看几个孩子。

    “我会给你弄个铭牌,门派选弟子之前送过来,你让站在第二排,左数第三个那个小胖子送过去。先让他参加测试,如果通过就在选一位送到阴魔宗,如果小胖子测试没过,就用铭牌送他过去。”王二传音王乐君,然后挥挥手让孩子们下去。

    “是,是,好。”王乐君点头。

    “王大人,到了中午,后面已经准备好了,一起吃个饭吧。”王乐君请求。

    “好吧。”王二首肯。

    王二推辞了住在王家,还是住在旅馆,王兴隆一直陪到王二离开中京。离开之前,王二特意到门派办事地,给白晶邮寄一封信,说自己的家族也需要一个名额,给弄个铭牌。

    王二买了一辆车,把阿黄套上,变成牛车。他赶着车,谢晴坐在车里,两人开始向王二的家乡古仙镇走去。

    一路走来一路回忆,讲讲当年的趣事,找一下当年吃过的美食,几百年了,很多都消失了。他们没什么急事,一路走一路看一路品尝,有喜欢的地方就住上几日,这样走了一年多才到了当年古仙镇的位置。

    这个古仙镇已经不是以前的古仙镇了,据说是三百多年前重新建立的,物是人非,王二的家早在四百多年前的那场灾难中毁掉。

    王二对古仙镇没有什么好留恋的,只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起点。原有王二的记忆早已经被他同化,他们是一个人,不过这世的王二的记忆变成了支流,而前世王二的记忆变成源头,两条河流最终汇聚而成了现在的王二。

    “这当年有一家纹身店,我当年还傻乎乎去纹了一只凤凰,怎么看起来都像鸡。不过,当年这个图形很流行。”王二指着一个地方说道。

    “这里原来是红楼,那场事故之前,这里突然来了好多江湖人士,因为生意太好了,老板涨了好几次价格。”

    “我手指的那个方向,看见那个土坡没有,就是当年宝物出现的位置。当年我在我家房顶还卖了不少票,以方便大家观看宝物出世。”

    “对,这里就是我家。当年家里还有颗老树,现在都没了。旁边有个邻居叫吴三三,家里有两个孩子。”

    “我?我当年可是小伙子,家里老人都去世了,也没钱,没有姑娘能看上我,我对我的相貌还很自信。”

    “红楼对面再往里去有个叫李四的,当年他发明了一种汗衫,非常不错。后来,我还遇到过李四,他进了清虚门,改名叫李世民,一会我给你说说李四的故事。”

    “当年啊,我也就是个小混混,一出生就在古仙镇,什么都不知道,对外面的世界也没什么好奇的,只想在这里混吃等死。”王二说的没有错,穿越之前的王二就是这样。

    “有一天,突然来了一群武林人,说这里有宝物,然后说些江湖上的事。对,这里原来是个集市,现在都是住家了。我天天没事就是到集市听各种小道消息,然后与镇上那群混混吹牛。”

    “也大约是在那个时候,李四发明了一种汗衫,卖得很火爆。一天,江湖人打斗,在我家门前遗失了一把刀,我还当做宝贝。那时候钱不多,我动了邪念,打劫了李四。”谢晴听到这里“咯咯”笑了起来。

    “你也别笑,当时真是穷疯了,别说还真打劫到了,这是第一次。没过几天我看武林人士越来越多,以为晚上能出去捡点便宜,那一个血雨腥风的晚上可把我吓坏了。我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李四,他在掩埋什么,于是我又把他打晕,一看原来是那几天他赚到的钱,这是第二次。”王二说得基本也都属实。

    “后来来了一些修真人士,现在看来也就是小门派与散人,当时不懂,但看见天上飞的人,把我惊着了,我决定要出去看看。在宝物出世的那天,我把房顶的位置都卖了,也算又有点收入,就跑了。走出去二三十里地,就听见古仙镇这里一阵巨响,我估计古仙镇恐怕够呛了。”

    “又走出不多远,就看见很多人骑着马逃离,最后还有辆马车,结果到我面前散了架。车上滚下一人,已经昏迷,我定睛一看,没想到啊,没想到,原来还是李四,这是第三次。我找到了李四的包袱,里面钱真不少,又找到他的马,从此开始流浪江湖。”王二说着变成了评书。

    “你就编吧。呵呵,不过挺有意思的。”谢晴还在笑。

    “没完呢,快到中京的一个镇子,我无意中看见落魄的李四,我请他进酒楼吃了一顿,有给了他些银两。后来我们在门派招收弟子最后选门派的时候又碰到了,他去了清虚门,我去了阴魔宗。”王二说道。

    “嗯,你还算有点良心。”谢晴点评道。

    “故事如果这样也算完美,可没想到许多年之后我们又碰到了,那时候他已经叫李世民了。那一次夺宝,我对宝物没什么兴趣,却只想着与嗜血堂的一个叛逆打上一架。可没想到,李四拿到了宝物,却被叛逆追上打晕了。我打败了叛逆,没有杀他,看见脚边的李四,又洗劫他了一遍,这是第四次。很可惜,至始至终,李四恐怕都不知道是我一直在打劫他。”王二说完。

    “哎,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为何总是仇?”王二感叹一句。

    这时街上突然锣鼓喧天,一堆人浩浩荡荡走了过来。

    王二神识一扫,队伍里有几个人还给他介绍。

    “听闻这位爷的祖上是从古仙镇出去的,他的祖上在清虚门的高手,这次回来想在古仙镇找个地方盖个祖宗祠堂。”

    “这位爷叫李白,他祖上叫李世民,都是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现在谁还能查得出来?”

    “嘿嘿,没想到啊,李四没来,他后人来了。小晴,看见那个中间骑马的,是李四的后人。晚上想不想当女强盗,咱们晚上坐上一票?”王二开始打趣。

    晚上,一个贼牵着另一个贼,打劫了李白。旁边的人一无所知,就连李白自己都不曾知道。在他醒来的时候,不是自然睡醒,而是晕倒之后醒来,如他的祖先一样的醒来。

    李白身上所有物品,连衣服都被洗劫一空,只剩下一条内裤。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左太阳穴上被人打的淤青,好像能留下印记。

    旁边还留下一个字条,字体纤细,像出自女人之手。

    “求之不得,求不得,天造地设一样的难得。喜怒与哀乐,有我来从蹈你覆辙。”

    第二天一大早,王二与谢晴夫妻二人,架着阿黄拉的车,扬长而去。

    生活就是不断的重复,你认为是就是,你认为不是就不是。

    关键不在于,生活是否重复,而在于你的认为到底是什么?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