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眼睛1

    王二最近又开始忙碌起来,天天需要看书学习,门派在晋级元婴之后还赠送一批金属作为武器吸收的底材。王二现在很少去门派的元婴洞窟去练功,这也是门派最后的练功洞窟,到了化神就没有了。

    适合元婴练功的洞窟叫封魔洞,里面满满都是模拟出的魔物,王二去过一次,连续杀了十天,杀到最后的封魔殿,击杀最终的魔物封魔。封魔洞除了魔物多,已经引不起王二的兴趣,而且封魔洞魔核产出率还蛮高,如果不是为了捡魔核,王二可能更早就出来。

    这里的魔核也没有金木水火土的属性,只有魔气。王二也不是没有想法,用魔气做底材,再加上灵根配比,不知道效果怎样。

    他回去还试了试,还别说,雪茄的味道略有提升。他制造了一小批加料的雪茄给有关人等,反向不错。

    这些都是为了玩,大家也看出来,王二其实没什么爱好,吸雪茄喝点灵酒,还有为数不多的狐朋狗友,好吧,只有两个。除了训练,他的爱好还真不多。

    到了元婴,他也不会去玩丹药、符箓、阵法之类的东西,吃多了嚼不烂。当然,粗浅的他还略知一二,也仅限于略知。

    元婴是个很特殊的阶段,基础基本都已经学完,除了一些禁忌功法,可选择的也很多,但这些都是上层高级功法。王二只是看了很多,用来借鉴,他走不回修真这条路了。

    元婴之后就是冲击化神,化神相当于西方的传奇阶层。西方的传奇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个是神灵这条路,一个是继续传奇。

    所谓神仙,代表两条晋级道路。

    在远古还有天庭的时候,天庭代表神路。神路简单地说就是服从规则,为规则去做事。不需要修炼,只需要做事情取得功德,当功德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可以晋级。

    如果你是一个村子的土地公公,积累了功德到一定数量,就有可能被提为城隍。你被提到城隍的一刹那,城隍的所有功法你都会自动掌握。只是神力因你掌管的区域面积与人口的不同,而会有略微差异。

    而城隍比土地公公所掌握的规则更多更全面,甚至你手下还会有几位土地公公为你服务。

    而仙在远古统称为散仙。散仙不为规则服务,自主性大,但晋级比神实际上困难得多。神只需要足够的功劳与适当的位置空缺就可以晋级,仙必须与天地斗,与规则斗,找出自己对规则的理解。仙与神同样都是使用规则,神是规则化产物,仙则是用自身去理解规则,但并不服务于规则,只服务于自我。

    按人格来说,神是没有人格只有规则。仙是必须有人格,大仙都是极高的自主人格。

    如果按西方的理解就相对简单,神必须掌握某种规则才能成为神,神的最高层次就是被规则同化,变成规则的一部分,甚至有可能掌握规则。

    而传奇与仙类似,他们掌握的规则都是依靠自己对规则的理解,利用规则变化。传奇可以掌握多种规则,可神只能掌握自己神职的规则,而且这种规则不需要理解,而是本能。

    神就是规则的代言人,仙则是偷取规则利用在自身的那些人。

    所以,元婴开始就必须接触认知规则,如何利用规则作用于自身。

    这与巫还不同,巫也认知规则,也利用规则,但对于巫来说这些都是天生的,这源自一个古老的传说。

    据说,盘古开天辟地死后,盘古形成了规则,而巫就是盘古的血脉所化,天生就可以利用规则,也不会被规则同化,因为他们就是规则的血脉。

    这是王二在进入巫士之后了解到的,巫士能在极小范围调动可怜的规则,虽然在王二看来基本没用,但成长起来的巫族是非常可怕的。到了祖巫那个层次,可以与神一样调动规则,还能像仙一样保存自我,怪不得巫族这么早被消灭掉,巫族本身就是个bug。

    而巫族最可怕的地方就是与神一样,不需要研究理解规则,晋级就能得到天地的馈赠,自然而然形成。

    “盘古,你创造的世界,最后你的血脉还被灭了,你也是个悲催的主。”王二在了解这一切不禁想到。

    王二做好一切准备,找到张凯了解一些情况。

    “小凯,什么时候结婚啊?”白晶问道,老哥三在一起小聚。

    “这不挺好,为什么要结婚?”张凯不以为意。“再说你们从哥都变成师叔了,我还很不习惯。”

    “这事强求不得,你还有的是时间。倒是你结婚,这个真可以强求。”白晶挤眉弄眼。

    “算了吧,除了王哥,我们俩人都八字没一撇呢,不着急。”张凯选择无视。

    “对了小凯,上次你说徐亮的事情,我想过去看看。”王二突然转换话题。

    “这事啊,我劝你别去了,那些东西不是我们能对付的。”张凯看了白晶一眼。

    “这次我晋级的时候,看见一些画面,与你说的那种眼睛有关,这些对于你们来说肯定是灾难,对我来说也许是个机遇。”王二也不算撒谎,他在晋级巫士的时候,的确看到了一些画面。

    “是这样啊,小晶比我清楚,还是他来说说吧。”张凯不想多说。

    “哎,这事想必小凯已经与你说了,我就不多说了。那种怪物有很强控制意识的能力,如果当年我不是有一件异宝在身,我恐怕也中招了。”白晶回忆起来。

    “那件异宝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也是无意中得到的,甚至我连它有什么作用都不知道,一直扔在乾坤袋中。后来我回到门派查了一下,也没有发现有这种异宝。”

    “我第一次见到那怪物的时候,乾坤袋就一阵火热,我打开一看,就是那件异宝。它像是某种生物的眼珠,发出淡淡的光芒,我清楚可以看见那怪物向我发出的射线的轨迹,但无法穿透笼罩的光芒。”

    “我把那人杀死,可眼睛直接从他身上蠕动了下来,要对我发起攻击。我试了很多办法,都不能打碎它,就往更深处走去。”

    “在更深的地方,我发现有个祭坛,也看见了徐亮他们,除了小凯之外的其它人,他们胸前都有一只眼睛。他们在厮打,用手用脚用牙齿,用身上能攻击的部位去攻击对方。”

    “我杀过不少人,什么情况没见过,但那种最原始的撕裂还是头一次见到。我的到来都没引起他们的注意,还在厮打。我看见徐亮把其他人都杀死了,那些眼睛都从别人身上退了下来,像是弯着,好像表示臣服。”

    “那些眼睛发现了我,又开始朝我我蠕动过来。我知道有眼珠的保护,它们侵入不进来,我想去看看徐亮的情况。徐亮也是满身是血,身体散发着恶臭,虽然有呼吸,但好久没有动弹了。”

    “我离近,他突然睁开眼睛,说了一句话:走,赶快走。就没了声音。而他胸口的眼睛慢慢睁开,我感觉到我眼珠的防护在减弱,我转身就想跑,眼珠的防护就破碎了。”说到这里,白晶不由得产生些许恐惧。

    “可我发现我无法移动,只是直挺挺站在那里,我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可身体并不听使唤。我急中生智,那时候舌头正好在两牙之间,我用尽所有力气要了下去。疼痛真的让我能够移动,我跑出去不远,又有被控制的感觉,我一狠心直接把自己的左手剁掉,再次的疼痛让我清醒了一些,我就逃走了。”

    “在逃的路上,我看见了小凯。他前面有个野猪,头上的眼睛正在蠕动着下来。我也顾不了那么多,抓起他就跑了。”白晶终于吐了口气,好像积蓄很多年的怨气都释放出来,人也变得轻松了不少。

    “这事我已经听小凯说过,按你说的话,眼睛只能做单体影响。小凯被影响的时候,你是没有被影响到的。”王二问道。

    “这个我不太清楚,也没想那么多,想想或许是这样吧。”白晶也不十分确定。

    “小凯你被定住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王二问道。

    “好像灰蒙蒙的天,眼睛人与什么人再争斗,最后它们好像失败了,然后潜入地下进行沉眠。”张凯回忆了好久。

    王二点点头,“我在晋级元婴的时候得到了一种传承,用特殊的方式可以化开眼睛都外壳,它就会死亡,而且还有杜绝被眼睛干扰的功法。”王二开始瞎扯,他不可能把自己的巫族传承说出去,每个人都有秘密。

    “对了,那个眼珠呢?”王二问白晶。

    “那个眼珠回来查看,已经碎成粉末了。”白晶说道。

    “根据我得到的传承记录,这种类似眼睛的东西,实际上是一种外来物种,所谓外来物种就不是我们这个宇宙的物种,它对本宇宙的物种就是不断侵蚀,它最早可以追溯到盘古开天的时代。”王二开始讲解他所知道的,不过要略加改编。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