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眼睛2

    “盘古开天时,有外宇宙的物种进行了侵蚀,它们对于盘古太过微小,这种眼睛就是其中一种。”

    “它们在盘古开天的时候侵蚀并躲藏起来,开天的伟力也让很多侵蚀物种死去,只有少数存活了下来。当远古时期的生灵都过于强大,它们无法侵占,只好又选择了潜伏。”

    “许多年过去了,有了远古人类,他们对这些生物一无所知,他们也无法抵抗眼睛的侵蚀,很多远古人类都变成了眼睛的寄生体。”实际上远古人类就是巫人。

    “后来远古人类逐步找到了方法,可以抵抗眼睛的侵蚀,还找到了方法去杀死这些眼睛。可眼睛也繁殖得太快,于是他们之间出现了战争。”

    “最后,应该是原始人类获得了胜利,可胜利是惨痛的,大部分远古人类因眼睛的侵蚀而死掉。眼睛也几乎被屠戮一空,只剩下为数不多的眼睛,跑到深深地下,选择了沉睡,等待再次崛起的机会。”

    “原始人类也因失去过多的同族而一蹶不振,被后来兴起的种族给毁灭,对抗眼睛的方法也因原始人类的基本灭绝而被遗忘,后来的种族或许有这样的传说,但无法消灭这种怪物。”王二除了巫族传承,说得基本也是他得到的信息。

    “王哥,你是清风师叔说得那种不知道什么原因得到的传承吗?”白晶突然想起当年清风说的话。

    “差不多是那个意思吧,我估计我得到这个传承,可能与远古法阵有关。因为远古法阵当时有些画面,现在想起来,应该是一位大能的储藏室,他放了很多东西,后来知道是灵魂水晶。我也回想起来,他曾把玩几个眼睛,还曾杀死几只,我想与这也有关系。”王二只注意了灵魂水晶,现在想起来,那个大能的确杀死过眼睛,还扔进去几只作为纪念。

    “不过,眼睛与灵魂水晶并不在一起储存,被大能放到防护更严密的地方。”

    能杀死眼睛当然与远古法阵没有关系,是来自巫族传承,可王二也想到远古法阵的一些画面,于是把这个能力往远古法阵上靠,这样更具有说服力。

    “最近有没有适合金丹的远古法阵,我也想去。”张凯羡慕不已。

    “得了吧,你还是老老实实去冲击元婴吧,别想那么多,要不又浪费十年时间。”白晶鄙视张凯。

    “那个地方有详细地图吧,我想过去看看,如果有机会,也算替徐亮他们报了仇。”王二说道。

    “好,王哥既然你有把握,我就告诉你。那个地方在商朝的古恰镇,直着向西大约一千里,那是一片原始森林。我在那里留下了一个门派印记,到了那里,你的门派铭牌就会有反应。”白晶说道。

    “好,我最近处理点事情就过去。对了,小凯,你是不是也差不多了。犹犹豫豫不是办法,我看最近你应该问问自己到底想怎样了。”王二建议道。

    “也是,这些年我一直在犹豫,我也不知道在犹豫什么,按理说我不是怕了,可总没有勇气去晋级。”张凯说道。

    “你是得好好想想,一鼓作气,二而衰,三而竭。第一次没想好,没有成功,实际上以后希望就不大了。”白晶面露严肃。

    “行了,别给他压力了,有些事我们也帮不了他,只有他自己。”王二说道。

    “其实,我只是很迷茫,我不知道以后会怎样,我想做什么,我能做什么,我的方向在哪里?”张凯说了实话。

    “这需要你自己去寻找,我建议你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开始一路走过来,想想自己的经历,不断问自己,我到底想怎样,我到底想怎么看,或许对你有些帮助。”王二给出建议。

    “好吧,我回去好好想想再说吧。”张凯低着头走了。

    “小凯啊,看似一往无前,但在关键时刻总是犹豫不决,他的性格害了他自己。”白晶叹了口气。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他想不明白,别人也无法帮助他,只能依靠他自己。行,在于他自己。不行,也就那样了。”王二说道。

    “是啊,不行,也就那样了。”白晶重复了这句话。

    王二回去简单处理了事情,只告知李红,他要出门派一段时间。

    再次坐上飞船,王二已经在豪华房里。豪华房里面有会客厅,练功房,卧室,洗澡间与卫生间。

    豪华房有个好处,不用去饭厅吃饭,都是仆役给端过来。

    王二这次突然没了吃饭的兴趣,上来就告诉服务的仆役,不用给他送饭,到了商朝记得通知他就行。

    王二前世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在他当宅男的那段时间,做过很多有趣的实验。

    他有一阵失眠的厉害,经常整宿睡不着觉,可第二天还有工作。他试着睡觉前喝高度白酒,不用太多,的确对他有些效果。后来他开始催眠自己,到了晚上十点就开始对自己说,我困了,我累了,我要睡觉。

    开始没什么效果,但时间长了之后,催眠时候放松自我,他不用任何手段,只依靠催眠就可以让自己睡觉。

    他还曾经得过一种病,这病是由肾不好引起的,每次犯病,他肾都疼得不行,还直冒冷气。他也做过实验,催眠自己肾不疼,肾不凉。这次没用多长时间,当犯病的时候,肾真的不疼了,也没有冷气了。

    而最厉害的是他学会了忘记,当然忘记不是全部忘记,原来的事情能记住的还是有记忆,自从他自我吹眠以后,很多事他都记不起来了。忘记是忘记他自我催眠之后的事情,与催眠前无关。

    说起来很多人不信,但王二的确做到了。比如,前一天吃了什么,见过什么人,说过什么话都没有记忆。其中催眠最狠的那段时间,借钱给别人的事都忘了。

    当然,该上班上班,该认识的人都认识,但每天生活的过程,对于他来说都是空白的,虽然他也再做,但都不记得。

    他对此也有自己的想法,有很多催眠并不靠谱,但有些是认知上的问题,比如肾凉与疼。比如易感人群,就是按点睡觉。忘却记忆,他倒不太好解释,这个也倾向于认知问题,我与你们没有关系,那我何必记住什么呢?

    这也是今世为什么王二可以想象很多事物,本质就是一种催眠,让自己相信。

    这种方法其实很多人都在用,nba球员投篮的信心就是一种催眠的方式,我行,我可以做。

    这还区别于那些成功学,毕竟nba球员是有那个能力,还要在内心强化自我。成功学是你根本没那东西,只是空空如也的口号,什么干货都没有,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你想成功,你吹眠了你自己,可你拿什么去成功?成功可不是喊喊口号,那都是骗子。

    这不他现在又在催眠自己,主要关于六面体,他怎么看都别扭,又找不出别扭的原因,六面体一直歪歪扭扭的。他告诉自己六面体是正确的,要不然他的心灵会产生一个潜意识上的漏洞,时不时会担心,会焦躁,本质就来自对六面体的不信任感。

    催眠这事不能着急,不断的暗示不代表你什么事情都不做,就是对着自己说,记住过犹不及。

    偶尔想起来,就告诉自己:六面体没什么问题啊,不用想那么多。

    如果催眠成功,他再看到六面体歪歪扭扭的样子,会对自己说,它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现在王二的巫能液化进展也不大,他相信随着原始星辰的扩展,最终形成星河,液化的速度还会增加,这也不是着急的事情。

    王二一坐就是一个半月,直到仆役叫他。对于这种事,仆役也见怪不怪,不经常碰到元婴以上的人,但碰上一个基本就是这个状态。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到了商朝的都城牧业城,王二下来飞船来到门派办事地。

    “这位大人,有什么需要效劳的。”一个仆役看见王二进来,赶紧上来搭话。

    王二也不说话,拿出铭牌扫了一下才道,“把这里管事的叫来。”

    仆役看见对方拿出的是阴魔宗的铭牌,他可分辨不出铭牌代表的意义,再听来人的口气,赶快进去找人了。

    不一会,一个金丹走了出来,神识一扫,马上变得恭敬起来,快步走了过来。

    王二照例把铭牌递给对方,对方仔细查看后,用双手递了回来。

    “这位师叔,有何吩咐?”

    “我需要一张商朝的地图,越详细越好。”王二说道。

    金丹赶快让下面人去拿地图,自己则陪在王二身边,介绍商朝这面的基本情况。

    没说几句,地图就被拿来,金丹把地图交给王二,他看了几眼,“现在我们在什么位置?”

    金丹指了牧业城的位置。王二又问古恰镇的位置,金丹也找了半天才找到,还真是个小地方。

    王二放出阿黄,骑在上面,阿黄腾空而起,循着方向而去。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