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放射1

    阿黄驮着王二在飞行,而他也正在漫无边际思考着自己的认知。

    对于哲学,王二前世有自己的认知,他觉得所谓哲学就是唯心与唯物的结合。

    唯心就是想,就是思考。唯物就是做,就是用现实来证明。

    纯粹的唯心与唯物那么都是错误的,只唯心就是瞎想;只唯物,你根本不用去思考,你又要去证明什么?

    宇宙国曾经有百家争鸣,说白了一堆人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而后来的封建社会就是去现实验证。

    还有个西方地区曾经有过文艺复兴,也是提出问题,后来的资本社会也是去验证。

    你会发现本质的哲学就是找到人类适合发展的道路,这条道路就是创建符合人类的社会,这也是哲学的最大功效。

    一个社会包括什么?政体、政治制度、人文、伦理、社会关系、符合社会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医学等等,还包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

    宇宙国的哲学被称之为玄学,西方国度的哲学被称之为科学,两种角度,两种思考方式,两个不同的结论。

    科学在玄学之后出现,就产生的社会类型来说,资本社会一定比封建社会更先进,但因为角度不同,虽都是在理解这个世界,也是有益的补充,具有互补性。

    玄学关注人与人那点事,其实对人性的探讨相当深刻,比西方深刻多了。玄学有孙子兵法,还有三十六计这种集龌龊于大成的理论。这种理论对敌人可以,对自己人也可以用。所以,宇宙国斗玩外部,内部斗。

    科学则关注的方向是我与自然那点事,自然包括宇宙,但强调我的存在。于是就有了我思故我在,我是太阳等说法。王二一直倡导那句话,物极必反,过犹不及。我在我的认知中的确存在,但你能不能扩大一些认知,我同样什么都不是。

    回到今世,明显也是东方属于封建社会的延续,但属于仙侠世界。人与人的关系也十分复杂,只是王二并不想那么去做,对很多事情的理解也不同。

    一定有很多人说过王二的坏话,他都选择听不见。他认为,你怎么想只是你的问题,与我无关。我怎么想才关乎我的事情,也与你无关。

    如果我不认可你,我们就老死不相往来,如果我认可你,我们才会是朋友。

    而朋友也只是点到为止,有些事我可以给你建议,但最终决定权在你手上,并不在我说了什么,你也不是什么事都听我的,那么你做决定的时候,还是想清楚为好,我真的只是给你提供一种可能性,适不适合你,只有你自己去判断。

    西方的那些,王二今世还没见过,不过进入元婴之后,他了解得更多。

    西方的部分属于西幻的类型,他只听说过传奇与神灵,还不知道有没有其它。按他看到的西幻小说,西幻还是本质的三权分立。神灵、魔鬼、恶魔三个主要分支,代表三个主要分支,三者之间还夹杂着很多不同的利益集团,或者叫种族。

    传奇也是偏神灵类的,只是对事物的看法有所区别,但始终还是在一个方向上的不同分支。

    王二估计神灵、魔鬼与恶魔可能会统一,来对抗这么的仙侠世界。

    就好像这个九百二十三星,各个门派也相互融合,不是真正的敌对关系。

    王二正在胡思乱想,神识却不会停止扫描,他发现远处有个微弱的结界,微弱是因为太远。

    “阿黄,去那个方向,我们看看是什么东西。”王二告诉阿黄调整了方向。

    阿黄这三十多年来,虽然也有进步,可进步不大。它可没有王二的主体意识的帮助,而且前些年也不十分努力,所以还卡在巫人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入巫士。

    不过这些年,阿黄的体格又增长了不少,本体露出来,长五米,高有三米的样子。王二也交它变形之术,它一般都变成普通牛的样子。

    飞了三天才到了目的地,王二不断扫描,发现这是个天然的法阵,法阵只有一种功能,约束气息外放。

    阿黄落了下来,二者徒步前进,主要王二发现前面一队练气中期的人,好像也是朝着约束法阵的方向走去。

    “肖大哥,我们什么时候能到啊?”一个年轻的女子问队伍里其中一个人。

    “婕妹,快到了,到时候一定听我安排。”肖说道。

    “里面到底是什么?这次你神神秘秘的?”婕妹问道。

    “你不要与其他人说,我打听到我们去这个山洞里有很多怪异,据说杀了这些怪异能得到宝物。”肖哥传音给婕妹。

    “嗯,我知道了,我不管什么宝物,只要能与你在一起就好。”婕妹开始撒娇。

    “好,等这次出来之后,我就响你父母求婚。”肖哥表白。

    “哎,也不知道我父母能不能同意。他们不同意,我就与你私奔。”婕妹一脸惆怅。

    “放心吧,我前段时间加入一个组织叫共济会,他们许诺,给我找特殊的功法,我将来一定会统治这个世界的。”肖哥说道。

    “我去,找到一个共济会就能统治世界?要能统治,共济会早自己统治了。”王二心话。

    “我会陪在你身边的。”说着女人依偎在男人身上。

    四个小时,前面那堆人走了进去,而王二停留在外面感受这天然法阵。

    虽然王二没怎么学过怎么学过法阵的知识,但见识还是有的。他详细的感知了约束法阵,并做了记录,由于对法阵知识的匮乏,他只能看出点门道。

    跟踪前面几个人的神识并不曾离开,几个人找到一个洞口,走了进去。

    如果不是几个人带路,王二也不好找出那个洞口,主要是洞口太多了。

    走进约束法阵,里面的能量气息突然暴增,这对王二倒没有什么感觉,可前面几个小家伙一定不会太好受。

    很多洞口都是剧烈的能量反应,看来并非只有一个洞口能进入,很多洞应该是相连的。

    走进那几人领路的洞口,王二想了想,还是做了个记号。他在炫熔洞就曾经迷过路,小心驶得万年船。

    走了没多远,转过一个拐角,王二就听到“喝、呼”的声音,好像有人再打架。

    “这么快就找到宝物了?分赃不均,干了起来?”王二摇摇头,多想无益,还是过去看看。

    转了好几处,才来到一个溶洞内,看见那几个人挥舞着武器,对着空气喊打着。

    “这里没有幻阵啊?”王二对幻阵还是相当敏感。

    刚才说话那个婕妹在一个角落瑟瑟发抖,她身上有一小圈防护驱散着什么东西都侵蚀。女人站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给肖哥一剑,肖哥发出惨叫。

    “肖哥醒醒,快逃,我坚持不住了。”女人身上的防护破裂,她一身惨叫,“肖哥快走。”就对着空气打了起来。

    或许是剑刺痛了肖哥,或许是女人的尖叫声唤醒了他,他还真清醒了过来。

    “肖哥快走。”幸好是在山洞,里面还回荡着凄惨的声音。

    这位肖哥也不含糊,对自己大腿又来了一剑,转身踉踉跄跄跑出了山洞。

    王二对这些不感兴趣,别人的生死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他不是救世主,他也不会干涉别人的生死,因为他不想那么做。

    你想做你就去做,我不想做就不做,无非是个选择,没有高尚与龌龊之分,我们都是凭着本心去做。

    王二也不会好奇,那个肖哥怎么样了,他既然选择不帮,那就不用好奇。

    穿过这群还在挥舞武器的人,溶洞内还有好多洞口,选择了一个能量反应差不多的洞口,做好标记,王二走了进去。

    越往里走,能量反应越剧烈,王二还看见不少枯骨。

    他俯下身子检查枯骨,手轻轻一碰,骨头就变成了灰。衣物也是,轻轻一碰变成灰,就连乾坤袋也同样如此。身上大体看,没有什么武器的伤害。

    往前走了很长的路,遇到不少枯骨,也都是同样的情况。

    王二在一个枯骨前不禁沉思,是什么造成了这个情况。他开始在附近搜索,也没找到任何线索。

    他摸了摸四周的洞壁,能量反应还是十分剧烈,他估计要到筑基中期才能承受得了。

    看来还是能量反应刺激进来的人产生了幻觉,而没有强烈外力刺激的话,这种幻觉是不会被打破。

    如果刺激不持续,那还是会被能量反应带入幻觉,看来很多人都是被累死的。

    死后因为这里能量反应剧烈,对身体与各种物品腐蚀性很大,导致即使死亡不长时间,都一碰就变成了灰。

    可,是什么东西能量反应这么剧烈呢?看来只有找到才会有答案。

    王二开始往下走,并不断开始注意能量的变化,如果到达元婴期的能量反应还没有找到,他也只能退出来了。

    这不由得让王二想起了前世他听说过的一段奇闻异事,在西方的某个国度,曾经有过这么一段传闻。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