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第一百一十八章 消灭2

    王二现在也不着急,等阿黄有了结果,他看看再说。也不是说他害怕,在巫族传承里,眼睛对巫人的好处多多,尤其对巫能的增长。现在还不适合消化眼睛,先把它们都消灭了再说。

    王二走进洞窟,洞窟的门口修得又高又大,他看了距离,大约五米高,三米宽。

    王二走进来,没想到里面更加宽阔。四周是壁画,中间位置还是一个站在高台上的眼睛人。洞内的雕塑比外面祭坛上的雕塑要精致得多,尤其额头镶嵌的眼睛,更加栩栩如生。

    大致用神识扫了一圈,王二并没有发现什么活物,雕像后方倒还有很多孔洞,他也不着急去探查。

    来到壁画前,王二用眼睛看就是一幅幅还算精美的石刻,可当王二用神识扫过,却被壁画里面发出的某种波动干扰。

    王二留了部分神识在外面扫描着,另一部分神识去接触壁画的波动,还真是神奇,他感觉画面活了,他作为第三者在旁观一副动态的画卷。

    一个不知名的星球上,也许是第一只眼睛吧,反正画面里就它一只。它埋伏在某个地方,应该是一片丛林,里面的树木王二没有见过,不同于两世的任何一种品种,或许是他自己见识少吧。

    一个动物走了过来,也是王二未曾见过的动物,都不在想象中。眼睛对着动物发出邪恶的光芒,动物看见了眼睛,眼色开始变得迷茫,然后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眼睛弓着身体,慢悠悠爬到了动物身上,最后爬到动物的额头。

    从外形上,眼睛这种生物就是一个被某种晶体包围的眼眶,内部有很多液体,中间是个眼珠。别看晶体很硬,但眼睛却可以让晶体变得柔软,还能一弓一弓的蠕动。

    眼睛下面却有很多触手,触手上还有吸盘。这些触手并不是用来爬行的,只是起到固定作用。

    触手的作用在地上还不够明显,当眼睛爬到动物身上,竖直向上爬的时候,触手上的吸盘就会深入皮肤。眼睛放平,前面的触手插进动物身体。后面的触手拔出,依靠前面插进动物身体的触手,眼睛一弓,后面触手插进动物。放平眼睛,同时在挪动前面触手的位置。

    眼睛在动物身上的移动轨迹就是一条血线,就是前后触手留下的插痕。

    眼睛到了额头之后,控制住动物的身体,借助动物开始活动。眼睛开始杀戮,也经常更换更强壮动物的身体。更换过的身体,额头都会出现一个与眼睛形状大小相同的血洞,额头相应位置上的骨骼全部消失,眼睛的触手应该是插进动物的脑补,以便于控制动物的运动。

    眼睛的进食也很有特点,当它定住一个动物,眼睛就凑近它的头部,并没有接触,眼珠不断鼓动,好像要变成金鱼眼的样子。当眼睛停止鼓动,动物也就倒下死亡了,王二怀疑它是在吸食灵魂。

    随着杀戮的增加,眼睛应该是储存能量,也变得越来越大,直到他用眼睛迷惑住一个动物,这次没有吸收,而是分裂出一个小的眼睛。小眼睛在分裂出来之后,向那个动物蠕动,爬到它的嘴上,把部分最封闭了起来。

    这个上嘴的眼睛开始跟着母体眼睛移动,母体吸食灵魂,它却可以在母体吸收完,对着动物的大脑进行啃食。小眼睛会分泌出液体,可以融开皮毛与骨骼,把大脑也变成液体,液体再被小眼睛吸收。

    随着母体吸收的生物越来越多,它分裂出的小眼睛也越来越多,这时候眼睛也出现了分工。一部分作为母体的护卫,都是除了母体外最强壮的眼睛与被迷惑最强壮的动物。一部分作为掠食者,开始借助动物的身体四处移动,来迷惑动物。

    这些掠食者还产生了进化,可以带着被迷惑的动物进行运动,这是前期的眼睛不具备的。

    还有一部分眼睛成为了劳力,在母体确定了一个大的山体之后,这些眼睛开始开凿山体。而眼睛是否有智慧,王二不得而知,可开凿山体的基本都是可以挖掘山体的动物。

    随着种群的扩大,山体开凿也逐步扩大,开始出现了住所。母体住在一个被开凿出来最大的洞里,现在母体虽然还有动物身体,可基本不在移动,专心等待食物,然后产下小眼睛。

    产下的眼睛会被一些专门负责小眼睛的眼睛动物叼走,山洞外还出现了圈养的动物,动物都是表情痴呆,眼睛不动。小眼睛被送到这里会自动去挑选动物进行侵占。而有的眼睛动物还会驱赶这些被迷惑的动物,出外寻找食物。

    之后,眼睛应该出现了阶层,从进食就能看出来。

    如果母体算是吸取灵魂,那么一部分只吃溶解的脑液,一部分吃溶解的内脏,剩下一部分才是四肢躯干等骨肉。

    随着山体的开凿,王二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眼睛动物居然能够制造通风系统,使得山洞内保持适度与温度。

    山体内还有储藏洞,还有排泄洞,并且这个排泄物还会定期被清理。

    “真是神奇的生物,好像很多事情都是自然形成的,没有学习。”王二不大惊小怪的人也忍不住感叹。

    这个种群,这个形态,有点类似于前世的蚂蚁或蜜蜂。全部生物只为母体服务,生物间虽有阶层,但却没有阶级,只是分工不同。也不会存在阶层高的对阶层低的进行压榨,大家只是各事其责。分工也十分明确,没有好逸恶劳,对待工作也是尽职尽责。但分工是不可逾越的,每个工种都只做自己的事情,不会帮助工种外的同类去做事情。

    守卫的卫兵不会帮助放牧,更不会打扫洞穴,更不会帮助运送小眼睛。

    而眼睛生物定期会举行一种仪式,母体在寄生体上,站在一处高台,下面站着各阶层的眼睛生物,大家一起对着母体进行朝拜。

    其实,这就是前世某些人追求的乌托邦形式,可这种形式唯一无法解决的就是母体对旗下的生物绝对的控制。或许宗教还有类似的效果,可人类走进私有制那么多年了,如何可以产生绝对控制呢?基本办不到。

    很多人把母体说成邪恶的,其实根本没有任何道理。这种生物形态就限制了种群只有一个生殖系统,那就是母体,没有母体就没有一切。换句话,各个分工的生物都不是本质,只要母体活着,种群才有希望,母体死了,种群一点希望都没有。

    这种生物形态就好像一部机器,母体是核心部位,没有母体机器根本无法运作。其它部位可有可无,起码初期只有母体的时候,也不见得需要那么部位。但有了部位是确保种群有了发展的可能,发展到壮大。不论母体,还是各个工种,都是为了这个目标而在运转的。

    就社会类型来说,王二一直认为这种形式是低级中的高级形式,它不存在个体分化的可能,但也是制约生物体产生高级文明的原因。说白了,这种形式只能依靠母体来创造,而母体的创造毕竟是有限的。只有个体能从母体独立成个体,那么社会形式才能进步,但进步的同时就失去了统一性,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这种形式的弊端也显而易见,只要控制母体,这个种族就算完了,所以,社会形式的进步也是保证种族独立存活的一种方法。

    王二接着往下看,随着眼睛生物范围的扩大,接触的种族越来越多,这些种族王二一个都没有见过,在没见过之前也无法想象。

    眼睛开始侵占一种双足动物,可能是那个星球的一种智慧种族,画面显然能看见这个种族可以制造原始的工具,还可以使用火,这都是文明的标致,虽然还很原始。

    母体也换了一个强壮双足动物作为载体,眼睛们好像也可以吸收一些文明,只不过吸收得非常缓慢。

    当然,王二也看见,有一些动物并不会被眼睛迷惑,这些动物可以杀死眼睛都寄生体,眼睛都外壳太过坚硬了,那些动物杀不死眼睛,而眼睛也无法杀死那些动物。

    终于有一天,眼睛们发现了一种可以浮空的生物。眼睛生物最奇特的地方,只要在控制范围内,其它眼睛看到的景象,母体想看都能接受到信息。这应该是母体的视角,几个双足眼睛带着四足眼睛在巡逻,发现了浮空生物,展开了围猎。

    浮空生物并不惧怕眼睛的攻击,随手就杀死了巡逻队。浮空生物好像没有手,没有动作,一个眼睛就飞到它身边。浮空生物应该是在观察,母体通过这只被抓眼睛看清楚这种生物。

    浮空生物没有所谓脸与身体,就好像一团雾气,雾气的形状也随时改变着。浮空生物包裹住眼睛,它里面还是雾气,根本看不出是何种生物。过了一会,这个眼睛就黑了下来。

    母体有换了一个眼睛来观察,发现浮空生物在不停变换着形态,时而还会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芒,过来很长时间,突然吐出一个眼睛空壳,里面的液体与眼珠都没有了。

    这个浮空生物就呆在哪里,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也不变换形态了,像死了一样。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