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百二十章 消灭4

    巫族人的体格健壮,而且好像更能够发挥眼睛对其它生物的控制,眼睛也在不断餐食着巫族部落。

    这时候,母体已经不用出去帮助眼睛人去战斗,眼睛巫人也越来越多。

    直到一天,眼睛巫人袭击附近最大的一个巫族部落,而那个部落有众多大能力的巫人。

    眼睛控制寄生体的最大问题是,眼睛只会最原始的搏杀,它们都很少使用武器,就更别提使用巫族的功法了。

    里面的巫人强大到,伸手就能击碎山脉,要不然就打出深不见底的坑洞。还有的不知道动用了什么,狂风暴雨,雷鸣闪电,大面积陨石攻击。

    王二是第一次看见巫人的攻击方式,巫人的成长方式就是会使用规则,他们的规则不需要学习,只需要晋级就可以使用。

    这次眼睛巫人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也只是寄生体受到了伤害,其它眼睛倒是大多数都逃离出来,少部分被抓到的眼睛,巫族人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将它们杀死,这一切都通过母体的监控被看到。

    看来母体也是通过监控来学习,它缺的不是野兽的行为,而是智慧种族的行为方式。

    母体开始操控寄生体,按巫人那场战斗的方式开始尝试学习,这时候眼睛巫人全面龟缩,只有发现小的巫人部落,它们才去攻击,以俘获寄生体。

    这时候,好像母体也开始形成大小多少的概念,看来眼睛生物也开始进化。

    母体还真试出了它掌控身体对规则的理解,它也这些也传播出去,可不是对每个寄生体都有用。其实巫人的体制不同,对规则的掌握也会存在偏差。

    母体试了几个寄生体的能力,终于知道问题在哪里,它好像也学会了总结,然后把知识传给阶层高的眼睛巫人。

    画面一转,一个眼睛巫人被巫人杀死,而那只眼睛也被巫人带走,带到母体控制之外,但还在边缘的地方。应该是母体监控的画面,图像很模糊。

    巫人们检查了眼睛,然后试了各种方式都不能对眼睛造成伤害。这只眼睛被不停交到很多个巫人手中,但他们也都没有那种能力。

    这时又来了一个巫人,看见那个黄囊,王二马上意识到这是帝江,然后帝江的画面开始模糊,他对帝江的记忆却不像那个骑青牛的老头一样忘记。帝江看了看眼睛,还凑近了看了看,画面戛然而止。

    王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巫族抓了一只眼睛,用了很多方式无法破坏,然后帝江来了,难道帝江发现了母体的监控,把信号给中断了,或者屏蔽了。

    然后,眼睛巫人遭受到巫人的打击,而母体也终于看见了巫族杀死眼睛的方式。帝江直接一划,眼睛的晶体外壳就被划开。而有的巫人用火,有的用水,用土,用雷。

    “玛德,这不是一堆祖巫吗?帝江、句芒、祝融、共工等人吗,还有教他电规则的翕兹。”王二终于看到一堆自己同族的顶级大神们。

    巫族的行动十分快速,他们快速打击着眼睛生物,很快巫族人发现,巫能也可以融化眼睛外壳晶体,这下子对眼睛生物是巨大而致命的打击。很多小巫人因为吸收了眼睛内部的液体与眼珠,巫能大涨,这也变成了小巫人渴望得到的物品。

    这些情况都被母体监控到,它事先让一批眼睛沉眠,发现巫人没有能力发现沉眠的眼睛,于是决定自己也要沉眠,以渡过这个时代,以后再崛起。

    正当母体准备沉睡的时候,天边突然飞来一个骑着青牛的白胡子老头,巫族人好像都没看见他,可眼睛却看见了他。

    老头飞到眼睛巢穴上看了看,直接伸手一抓,画面全无。剩下就是其它眼睛生物给出的画面,老头把母体拿在手上看了看,好像说着什么,然后坐着青牛远去。

    这时巫族也已经攻击到巢穴附近,不断有眼睛被抓,还有一小部分按母体刚才的要求沉入地下选择沉睡。

    王二移除画面,他脑海中骑青牛老头又变得模糊,然后不是特意提起,不会再次想起。

    “看来在远古年代眼睛苏醒一次,那个时代都是最原始生灵,眼睛不能诱惑,选择再次沉睡。再次醒来已经是巫族统治的年代,它们控制了不少巫人,由于祖巫的到来,找到了破开眼睛的办法,后来找到更简单的办法。”

    “巫人开始击杀眼睛生物,把眼睛都拿来提高低层阶的巫人,母体也被掳走。”王二会想起母体被掠走,至于被谁,怎么掳走,他没有什么记忆。

    “那么说眼睛生物岂不是没了母体,那样它们还怎么生存?即使不会死亡,也只能越杀越少,到最后只有亡族的命运。”王二想到。

    王二接着往下看。

    沉眠的眼睛不知道在什么时代复苏过来,也不知道是全部还是部分。眼睛们开始集体协作,取出猎杀动物。到了一定程度,几个强壮的眼睛开始弑杀。最后,获得胜利眼睛重新侵占了一个生物,它站在一个高台上,接受其它眼睛都膜拜。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个眼睛生物变得与刚才不太一样,具体怎么不一样,王二说不出来。接下来的画面印证了王二的猜测,这只眼睛有了繁殖能力。

    原来那个膜拜仪式非常重要,它可以使普通眼睛变成母体,是不是与母体的生殖也有关系?王二想了想,好像每次母体被膜拜完,都会大规模生殖,生殖减弱之后,一定时期母体还需要接受膜拜。

    眼睛开始繁殖,后来来了几个巫人,王二一看就知道是巫人,不过服装有点奇怪,王二还特意询问了主体意识,服装是中古年代服装。

    这个眼睛母体显然没有原来的母体聪明,或许是它刚进化成母体的缘故,所有眼睛被击杀。

    后来又有几次眼睛从沉睡中醒来,也选出母体,准备扩充的时候被床过来的巫人击杀。只不过巫人所穿的服装越来越接近现代。

    “那么说,现在也有一只眼睛母体,只是不知道它藏在哪里。”王二转过身来,神识不断扫描着大厅,可什么都没有发现。

    “如果说白晶那次看见的,就应该是母体产生之前的拼斗,那么母体的确是产生了。其它眼睛都在附近,而且没有寄生体,过去二十年还有寄生体,这只母体到底干了什么?”王二想。

    “不会是个逗比吧?或者那个穿越的,倒霉穿到母体里去了吧?”

    王二缓步在大厅里踱步,大厅实在干净,什么都没有,他由走到雕像前面,摸了摸。

    雕像额头镶嵌的宝石突然动了一下,一个带着邪恶目光的眼睛显现出来,它看着王二。如果在附近,或者都能看见眼睛射出的光芒笼罩着王二。

    王二还想被定住了,一动不动,还保持着手摸雕像的姿势。这时候眼睛顺着雕像一弓一弓爬了下来,而被触手插过的雕像会留下痕迹,不仔细看,你不会发现痕迹正缓慢恢复着。

    王二突然抬起头,看着眼睛。眼睛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一时失手,从雕像上掉了下来。

    “这谁家的眼睛,这么不小心。”王二接住眼睛,翻过来调过去仔细观看。

    王二还是头一次发现眼睛不仅能发出邪恶的目光,还能发出恐惧的目光。

    “别装了,眼睛不该有情绪,我看过你们的过程,没有一个眼睛这样。”王二用神识传递过去,眼睛还是一副惊恐的样子。

    “不对。”王二翻来调去又看了一遍,“玛德,原来是选择了沉眠,不是害怕,也不是装死。”

    “看来眼睛会给低级巫人很多好处,我要不要试试?”王二掂着母体,自言自语道。

    王二把眼睛塞到嘴里,母体直接进入巫能空间。很快,液态巫能包裹住母体,外围是气化巫能,液态巫能不断侵蚀着晶体外壳。

    “看来这种眼睛的母体存活时间越长,经历的事情越多,智慧越高。一个新的母体,就如同一个白痴。这个母体连扩张都不会,如何能够产生智慧。”

    “咦!我是不是可以饲养这些眼睛?”王二开始思考,这些眼睛如何能够控制住,大量饲养,对他与阿黄都有极大的好处。

    起码在不能直接吸收巫能的现在,他们是否能够找到一个方法快速晋级。可现在的天地变了,还会对巫能有好处吗?王二自己也不得而知,看来还需要实验。

    王二走出洞穴,看见阿黄还在卧着休息,也没去打扰它,有看了看简单巫阵里的那些眼睛。

    他尝试着挨个沟通,一点用处都没有,这些眼睛没有智慧,就连刚出生的母体也毫无智慧可言。

    “对了,可不可以这么办?”王二转念一想,坐下来开始探查身体。

    在巫能空间,一个已经形成的星河在自动运转着,而旁边还有个刚开始的星河也在不断吸收着。

    王二对着成型的星河开始观想,逐步放大,他看见了很多恒星,也有很多行星。他开始寻找,这些行星中有没有生灵出现。

    这是个太繁琐的工作,还好王二作为星河的拥有者,很快发现了自己的权利,星河居然产生了自主意识。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