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二十二章 猜想2

    眼睛随着与巫族的战斗,也学会了一些计谋,知道先吞噬弱小的巫族部落。还学会了偷袭与包围,不再像以前那样,进攻的时候杂乱无章,一拥而上。

    在偷袭一个大部落失败之后,母体开始体会巫人的体制,也学会利用寄生体的身体,不再是简单的肉搏。

    之后,租屋到了那个大部落,研究出杀死眼睛的方法,眼睛也应该是一种美食,后来巫族还发现,眼睛对小巫人的成长有帮助,这恐怕是眼睛灭绝的主要原因。

    如果只是美食,巫族也会饲养,可以把眼睛当做动物来饲养。一旦眼睛的利益大于美食,前世人类大肆灭绝生物,就别说原始的巫人能有保护的意识了。

    部分眼睛沉睡,母体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消失,大部分眼睛被击杀。

    后来,眼睛也小股复苏过几次,都有巫族传承的人过来击杀,就是不知道眼睛是否有传承。按理说,新形成的母体也可以观测壁画,可能这种学习是漫长的。王二估计他看到的画面,眼睛的成长很有可能是以千万年或者亿年来计算的。

    所以,几百年过去了,眼睛才发展出这么点,而且连寄生体都没有了。

    只有在适当的时代,在给眼睛充分的时间,眼睛生物才能逐渐形成种群。

    想到这里,王二决定再做一个实验,他联系了星河意识,再造一个相同的行星,把其中一只眼睛移到那颗星球上去。他想看看,两个星球是否都能产生母体,而产生的母体是否存在差异。

    做完这一切,王二又内视了在巫能空间被消化的母体,晶体外壳还在缓慢被溶解。

    王二这才走到洞内,开始思索怎么处理这些眼泪物质。

    他用巫能在祭坛上切割下一块银色物质,像往常处理金属一样,用巫能进行淬炼。银色物质开始变软,最后变成银色的液体。再用巫能淬炼,银色液体就会减少,最后什么都没有剩下。

    “看来巫能真的能消耗分解这些物质,这个方法并不可行。”

    王二又试了几种方法,银色物质不溶于水。王二特意跑出几千里之外,找到一个活火山,用火焰进行灼烧,同样没什么变化。那只好用最原始的办法了,王二飞到就近的大城,弄了把精炼的大锤子,用力破坏。别看银色金属在巫能面前很容易软化,在其它金属面前可是绝对硬实。银色物质愣把锤子磕断了,它连变形都没有发生。

    “硬度是没问题,质量也很轻,强度与抗压非常棒。按前世的话,这难道是高级复合材料?”王二还在思考。

    心动不如行动,王二直接把母体雕像的头部用巫能给切了下来,然后进行了融化。把刀拿上来,看是一层一层的涂抹。

    王二发现武器刀对这种液体的吸收还是十分迅速,也不能说是吸收,更像是一种渗透,银色物质主动渗透进刀体内。

    王二的刀除了杀人与淬炼的时候很少拿出来,通常阴魔宗的武器,在加过那么多金属之后,都会刻上一些轻身法阵,让武器的重量变轻。而他根本不在意这些事情,刀在不断加入精炼的金属之后,再经过天劫的淬炼,也有万斤以上。

    可随着银色金属的涂抹,他感觉刀还轻了点,虽然改变的不是那么明显,但对于元婴,这点变化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全部涂抹上去,王二没敢先放到巫能空间去温养,万一表面还有银色金属,那只能被分解,那样就得不偿失。

    先在刀内循环巫能,看看有什么变化再说。

    巫能从小到大,慢慢加大,所有注意力也都在刀上,一旦有感觉不好的变化,马上就会停下来。

    逐渐刀的表面居然出现了一层黑色的物质,随着在刀内巫能的运行,这些黑色物质从刀面掉落。王二捡起黑色物质,别看呈片装,这些物质可不轻。

    黑色物质与银色物质有什么关系,王二不得而知,不过他曾经淬炼也遇到类似的看法情况,只是这次从刀中掉出的黑色物质有点多。

    等王二擦干净刀身,刀的光泽有点向银色转变的感觉,这种感觉一定准确。

    既然从内部运转巫能没有出现太大问题,那么还要把刀放到巫能空间中看看有什么反应。

    王二也不着急,他与阿黄都在吸收眼睛,巫能空间的母体眼睛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化开。

    “阿黄啊,你能不能别总是卧着,吃了个眼睛,又不是生孩子,怎么看你都像在坐月子。”王二没事也会调侃下阿黄,遭到的只有阿黄鄙视的眼神。

    三天之后,王二把刀取了出来,发现刀的颜色恢复了正常,在仔细看看,刀表明好像形成一层致密的膜。王二自己也不是太确定,如果膜存在,也太薄了。

    王二用手摸着刀,用巫能去探查,还真是一层薄膜,这层竟然可以隔绝巫能的渗透。

    他马上又拿起刀,通过刀内的脉络去感受,奇怪了,脉络也被一层薄膜包裹着。而王二还发现,这些脉络上出现小的通道直通刀的表明,他加上巫能输出量,巫能竟随着这些小通道到达了刀的表明。而薄膜对外可以隔绝巫能,但从里拥出的巫能却不隔绝,反而在巫能涌到表明的时候,自动打开。巫能随着小孔发射出去,然后薄膜快速合拢,再次封闭小孔。

    王二再次加大巫能,形成刀气,呈扇形发射出去,对面的大树直接拦腰被切断。他走过去,看了看被切的平面。不再是过去很光滑的平面,仔细看,这个面由无数巫能流组成的。

    也就是说,那些小孔各自发出一束巫能,感觉是一个整体,其实由无数束巫能组成的。

    “厉害了我的乖乖。”王二看看被切的树,有看看道,他都没想到有这样的效果。

    他猜测,银色物质改变了刀的结构,而这种银色物质因为惧怕巫能,不知道它是如何形成这种薄膜的,却防止了巫能对它的伤害。而且银色物质不仅改变了刀的结构,还在淬炼着刀内的金属。

    王二开始拆眼睛的洞穴,把所有银色物质都化成液体,再涂抹到刀上。

    他也发现,银色物质与洞穴的石头并不直接接触,它们之间就是眼睛外壳的那种晶体。一不做二不休,既然是好东西,那就全部融进去

    而吸收外壳晶体之后,薄膜之下就出现了那种晶体,晶体把刀全部包裹住,使得刀变得有点发黄。

    当所有的工作都完成,洞穴之内在没有了任何与眼睛有关的事物,而王二的刀也变得很轻,虽没有称具体的重量,至少也减轻了一半以上。

    王二想想也是,眼睛靠着外壳都能穿越宇宙之间,那么他之前的实验其实一点意义都没有,只不过他忘记这茬了。

    他也试着加入一些金属,刀好像有了智能一样,有些金属根本不接受,被涂抹的金属液体,在干涸形成金属之后,直接从刀面掉了下来。

    而一些王二不知道的金属,变成液体涂抹在刀表面,偶尔会被刀吸收掉。

    王二也试着与刀沟通,但他确认不了这种银色物质是否有智慧,但始终没有结果。

    王二再这里呆了有一年多,母体眼睛终于化掉,晶体外壳化开一瞬间,里面的液体与眼珠就被巫能吸收一空。不仅气化转为液化在一段时间得到了加强,就连进度不大的巫士传承也涨了百分之三十。

    王二也恢复本来面貌,身体更加粗壮,而且好像对电的理解又有所增加,这不需要学习,自然就会了。

    他拿出刀开始练习,以适应现在的身体变化,没想到刀尖处出现了两只眼睛,每一侧各一只。不过,两只眼睛都是闭着的。

    “既然刀尖有两只眼睛,让我想起前世有本书,说有个人的刀上有颗眼泪,不同人看这颗眼泪有不同的效果,那么你就叫眼光吧。”王二对着刀说。

    刀尖上的眼睛缓慢地张开了,还带着邪恶的目光。王二没看到,看到也不会在乎,他说完话就开始练习。

    银色物质让王二想到了星河意识,遵守规则,在规则准许的范围内,可以做王二想做的事情。

    王二称这种为规则化意识,前世有个姓爱的科学家就说过,他以为的上帝就是规则化意识,当然他的上帝与西方教的那个上帝没有一毛钱关系。

    规则化意识如果算正常的意识,那么像人类这种生物的意识,就是一种邪恶意识。不论人类自己怎么吹,在进化这条路上,他们灭绝了多少生物。有人会说,宗教劝人善,信教吧。那种人更错,你不进化就代表退化。退化的结果就是,人从生物金字塔顶端掉下来,会被另一种智慧生物取代。

    破坏是人类这种生物出现所自带的规则,人类自己就是恶魔,还可笑的说,有魔鬼引诱他。

    “我在地狱俯视天堂,天堂骗子真多。”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