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雷霆浩荡

    六月的乌伤已是非常的炎热了,林碧落躺在古同斋的藤椅上睡着午觉,她手上那即将掉落的一本古卷此刻正发着异样的白光。

    梦里,林碧落看见了一座座古屋,看见了形形色色的古人,最后她停在了一处小黑屋内,她看见了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子被一群蓝衣服的男人抓着押进了猪笼。一个俊俏的公子哥出现在她眼前,一名穿着牡丹毓秀裙的清秀女子正阴笑着对猪笼里的女子说:“妹妹啊,你不喜欢铭郎就直说,为什么偏偏要在嫁进龚家以后说出来呢?”

    猪笼里的那个女子啐了一口血沫道:“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们这对不要脸的奸夫的!你们冤枉我偷人就算了,为什么要害我弟弟?龚铭,你难道忘了安平王府给你的荣耀吗?你难道忘了当年在塞北你说过的话吗?你难道不记得我为了救你而失去的孩子吗?龚铭,你当真如此的无情无义吗?”

    一根烧红的铁棍猛地捅进了猪笼内,林碧落瞧见那个像极了自己的女子惨叫连连,却仍旧不忘辱骂:“你们会不得好死的!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我要去地府告你们,我要让你们永生永世都记得我!”那叫龚铭的公子哥伸手拿过铁棍用力的捅了捅,一股子人肉焦味在空气里弥漫开来。

    身边的美娘子向他挥手一笑,他俯身侧耳听着身边女子的细语,很快,他奸诈的目光扫向身边的随从,阴冷的声音吩咐道:“拿魔教噬魂钉把她的魂魄注入那本小人经内,我倒要看看她怎么做鬼来纠缠我!”他搂着那清秀的女子大步往外走去,边走他还边轻佻的说道:“晚上我要吃水灵灵的蜜桃,哈哈哈!”

    而小黑屋内随从拿着一根浸满了污血的长钉缓缓的走向猪笼内的女子,他吩咐拿铁棍的两个家丁抓牢那女子,然后他拿起锤子一锤将那血钉钉入了那女子的天灵盖。一声响彻九霄的惨叫,一幕苦难悲哀的画面,林碧落莫名的流下了一滴血泪来。

    一转眼,林碧落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满是白光的地方,那个和自己很像的女人从白光深处出来,她说:“我需要你,你是我的命”

    “啪!”的一声响起,林碧落从藤椅上跳起来,她看看四周并无异样,最后她把眼光落在了掉在藤椅附近的那本古卷上。她已经忘记了刚才的梦境,她弯腰捡起那本古卷时,封面那鲜卑文与汉文相结合的三个大字猛地勾起了林碧落对梦境的回忆,那古卷名为:小人经。

    “小人经?小人经?在哪里听到过呢?”林碧落自言自语道,外面晴空万里的天色此刻已经变得有些阴沉了,她心想:莫不是要下雨了?老爸去乡下收古董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淋湿,希望雨能慢点下啊!可惜,林碧落刚刚祈祷完,外头便狂风大作雷声鸣鸣起来。

    林碧落忙把屋内的空调关了开窗通风,她忽然瞧见外面马路上有个小男孩哭哭啼啼的站在那,她一急便冲了出去,这可是小孩子啊,大人怎么没看好他呢?这些大人真是的,不想照顾就不要生娃娃啊!她想着,人也往马路上冲着,一道闪电划过马路对面的高楼,林碧落感到无比的心慌,她定睛一瞧眼前的孩子,他居然诡异的对着自己在笑。

    “小朋友你在笑什么啊?”林碧落伸手过去问道,一声炸雷响起,林碧落全身被雷劈的发黑发烫。她瞧见了自己眼前的孩子已经不见了踪迹,她眼皮越来越沉越来越沉,她想:我是要死了吗?我岂不是再也不能给我爸做好吃的排骨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在她失去意识前,她看见了一张很熟悉的小脸,是刚刚那个小男孩,他满脸泪痕嘴边还挂拉着鼻涕。

    “小姐醒来了吗?”耳边传来一声极严肃的男声,林碧落在一个暗黑的空间里摸索着,却一直走不出去。“老爷,周太医说了,小姐或许还要过半个时辰才能醒来。”一声慈祥的女声又传到了林碧落耳边,林碧落突然在暗黑的空间里发现了一处亮光,她欣喜的往那处亮光跑去。

    “爹爹,是大姐、是大姐推得我,二姐为了救我才跳进荷塘的!”林碧落快奔到光亮处时,耳边又传来了一声稚嫩的童声,她疑惑不解的同时,一连串密密麻麻的的记忆铺天盖地的砸向了她。“我没有,爹爹,媛儿没有,是弟弟贪玩池水,二妹为了救弟弟跳进了荷塘内!”林碧落眼眸渐渐睁开,一声极其尖锐的女声传到耳边。

    她窸窸窣窣的呢喃着,原先听见的稚嫩的声音突然惊喜的喊道:“爹爹,二姐醒了,二姐醒了!”接着,许多人围了上来,“落儿,你觉得怎么样?”一张中年男人古板的脸出现在林碧落眼前,只见他眉眼犀利,四方脸庞白皙红润。林碧落不自觉的喊了一声:“爹!”

    她心头一惊,这、这怎么回事?她仔细瞧了一眼身旁人的穿着,当她眼睛瞄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粉琢的小身影时,她指着那小家伙道:“你、你、你”那小家伙分明是刚刚自己要救的小孩啊!为什么他又哭了,为什么他鼻尖上还挂着那么一大串鼻涕

    “二姐、二姐,你怎么了?爹爹,爹爹,二姐是不是傻了?”那小家伙眼泪汪汪的问着那所谓的爹爹,林碧落脑子转了转,一连串的记忆在脑海里浮现开来:安平王府荷塘附近,大姐林碧媛推了小弟一把,自己为了救小弟而跳入水中。林碧落细细的想了想,心底暗叫不好:天呐!我不会是这么倒霉穿越了吧?

    “落儿,刚才是怎么回事?羽儿怎么落得水?”那道严肃的声音再次响起,林碧落平静的答道:“是大姐,是大姐推了小弟,我喊了那些丫头妈妈,可她们都不救小弟,所以我才会跳进水里去救小弟。”“二妹,你胡说什么?”尖锐的女声响起,林碧落发现在自己身边的小家伙攥紧了拳头看着她。

    林碧落知道自己是和这具肉身合二为一,要回现代去就得另外找捷径,于是她一不做二不休道:“我胡说什么了?爹爹你若觉得我胡说,那你就把当时在荷塘附近的丫头妈妈都叫来问问,自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林碧落说完,还轻声咳嗽了一阵,她瞧见那个在远处站着的林碧媛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

    “要问,自然要问,我堂堂安平王府,居然还会养着不护主的贱奴,来人啊,把今天在荷塘的所有家奴都叫来玉兰居!”中年男人阴沉着脸说道,他的眼睛此刻恶狠狠的盯着不远处站着的林碧媛,而林碧媛的一张小脸煞白,身子一直在颤抖着。林碧落看见她那样子眼前突然重叠了一张奸笑的脸,那张脸和自己先前梦境里设计害人的一模一样。

    林碧落闭着眼睛,这具身体的回忆一点点的展现在她脑海里,可是,林碧落很快发现了不对的地方,那被关进猪笼的回忆、那些被陷害的回忆、那些不堪的回忆怎么也出现在了这里?难道林碧落想着想着,突然睁开了眼睛,她明白这穿越是怎么回事了,这分明就是那本小人经里冤魂的记忆,也是这具**的前尘往事。

    “老爷,夫人来了!”林碧落往门外看去,一个穿着华丽的贵妇人走进来:“老爷,听说羽儿和落儿落了水?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林碧落在心底冷笑一声,她脑海中的记忆片段明明白白的提醒着她要小心这继母和庶姐呢,她眼珠一转,想到了让继母难堪的一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