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失禁庶姐

    林碧落想到该怎么对付这个继母的方法了,她拉着小弟的衣袖轻声道:“你一会就说知道了吗?”只见眼前的小家伙用力的点点头,林碧落马上装作痛苦不堪的样子道:“咳、爹爹,我难受咳咳爹爹!”果然,在边上和继母李氏对话的安平王林家渊马上抛下李氏来到林碧落身边。

    “落儿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林家渊有些急切的问道,林碧落知道他并不是关心自己的身体,他只是怕这个女儿如果留下隐疾就不能找富贵人家的女婿了。“父亲,我的胸口很难受,就是这里”林碧落指着大概肺部的地方对林家渊说道,她面露痛苦,两眼流着虚伪的眼泪。

    “太医、周太医!”林家渊不顾形象的喊道,他的二女儿可是和她娘一样是个美人胚子呢,身体可不能坏了,说不定给她找个好人家,他日还能帮自己和儿子图谋大业。想到这,他就瞪了一眼缩在李氏身后的大女儿林碧媛,他心里此刻对林碧媛感到无比的愤恨,他想:如果林碧落有什么事情,她这个庶长姐林碧媛就该遭自己的毒手了。

    “王爷,你这是什么眼神?我们母女俩怎么了?”李氏做贼心虚的问了一句,林家渊正愁无处撒火,李氏这一句不打自招的话一说出口,他心底就明白了今天这一出分明就不是什么玩闹造成的意外。这根本就是李氏教唆的林碧媛,让她推羽儿下水,还吩咐了下人不准去救羽儿,要不是落儿今天也在,说不定自己要给儿子送终了!

    想到这,林家渊心底气愤不已,这李氏的心思可真是够歹毒的,可她为什么这么做呢?她当时可是在落儿生母,安平王妃的病榻前亲口发过誓的,绝不再生孩子,可是林家渊想来想去,想不出个好的答案,林碧落的记忆告诉她林家渊肯定会在死胡同里转来转去不得停歇,她这一出引蛇出洞不仅毁了李氏多年来的良好形象,还能勾起林家渊对她的猜忌与怀疑。

    李氏在说完那句话后就后悔不已,她根本没料到自己会脱口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她在心底承认:是,我是个狠心的继母,所以我想方设法的控制着正妃留下的一子一女,但是今天这一出是怎么回事啊?向来不喜亲近王爷的嫡女为什么突然撒娇了?

    李氏思绪混乱着,林碧落趁着这个好机会又狠狠的给了她致命的一击:“爹爹、爹爹,你说这府里不是母亲在打理吗?为什么今天的荷塘就那么两三个丫头和婆子,而且一向用来泛舟的小船也不见了踪影呢!”林碧落话音刚落,李氏手上的绣帕就掉落在了地上。

    “这林碧落今天是哪根筋不对,怎么说的话这么刺耳啊?”李氏在心底暗想道,她忽然感觉到脸庞有阵风刮来,“啪”的一声清脆,李氏半张脸都扭曲了,右脸上火辣辣的感觉袭来,李氏不敢相信的看着林家渊,他怒气冲天的样子把李氏都吓了一跳。

    林碧落在床榻上假装被吓到:“爹爹,你这是做什么呀?母亲哪里不对吗?”她扯了扯小弟林铮羽的衣袖,林铮羽也学着自己亲姐的话问道:“爹爹,娘再不对你也不能打她啊!母妃可是托她照顾我们的呢!”林家渊对自己子女懂事的话语感到欣慰,但转而他又摆着一副生人勿近的面孔出来。

    “她都没当你们是自己孩子,你们护着她做什么?”林家渊轻声吼了一句,林碧落心底冷笑:李氏啊李氏,前世你对我所做的好事,我今生一并都回报给你!李氏含着泪看着地面,她不敢发言,但是她在心里却骂着林碧落和林铮羽:好啊你们两个贱东西,有娘生没娘养的,早知道前几年就把你们给弄死算了!

    李氏身后的林碧媛此时吓得失禁了,一股子尿骚味在室内传开后,周太医进了屋:“咦?这是什么味?”林家渊一改之前冷漠的脸问道:“味?什么味?”周太医答:“好像是尿骚味!”林家渊四处看了看,把目光落在了刚满十岁的儿子身上:“羽儿,可是父亲刚刚的行为吓到你了?”

    林铮羽摇摇头道:“回爹爹,羽儿是有些怕,但没有吓到。”林家渊见他的确不像是被吓到尿裤子,便把目光又四处转了转,最后落在了李氏身上:“你、你、这是怎么回事?”林家渊指着李氏脚下的那滩泛黄的液体问道,李氏早就发现了自己女儿干的好事,她就是等林家渊问起来。

    “王爷啊!这是媛儿吓得尿裤子了!”李氏忽然跪在了尿液上哭泣道,林家渊皱了皱眉,瞪了一眼面色发白的林碧媛:“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跪在这脏污的东西上怎么行呢?”林家渊一脸的嫌弃与恶心,李氏却不以为然,依旧牢牢地跪在地上。

    “王爷,我知道今天的事情我难辞其咎,但是你也知道,我是王妃临终前为你选的夫人,落儿和羽儿也是王妃亲手托付于我的,我怎么可能害他们啊!今天的事情,肯定是丫头妈妈们偷懒了!王爷,你要明察啊!”林碧落看着李氏演的这一出,心底冷笑道:还真是舍得下血本,居然为了逃脱嫌疑连贵妇人的形象都不要了,呵呵

    林家渊听到李氏这一番声色泪俱全的话语,心里不禁松动了,是啊,李氏可是王妃亲手提携到自己跟前的,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看来应该是媛儿和羽儿打闹,然后媛儿错手推了羽儿下水,落儿大概是见到弟弟被推下去才一口咬定媛儿推得吧!

    想到这里,林家渊觉得有些挂不住面子了,他不耐烦的挥手道:“算了算了,你快起来吧!你这样子像什么样子,周太医看了要笑话的!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吧!夫人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我一会来找你!”林碧落对林家渊的处置方式只能冷笑一声,果然没错,前世今生都这么一个样子,吃软不吃硬,好面子的他很容易被欺骗过去。

    李氏对林家渊的放行千恩万谢的,她心底恶狠狠的骂着林家渊和林碧落姐弟,脸上却恭敬的带着尿湿裤子的林碧媛出了玉兰居。

    林铮羽看着李氏母女这么轻易的逃过了责难不禁有些心急:“姐,你看父亲他”“嘘!忍着别出声。”林碧落示意他不要说了,林铮羽虽然感到不解和无奈,但他还是遵从了自己亲姐的吩咐不再吱声。

    等周太医检查完确保林碧落无事后,林家渊嘱咐林碧落好好休息,然后送周太医出了玉兰居的大门。这时林碧落才悄声同林铮羽讲:“那贼婆娘没那么容易被扳倒,你忘了吗?咱么外祖母都还被她蒙在鼓里呢?”林铮羽突然瞪大了眼睛,他心里也清楚这件事情,他们的外祖母昌国公主就被李氏巧言令色的哄骗住了,李氏不仅隔三差五的带着二姐和自己去公主府,还顺带成全了她自己的贤德名声。

    林碧落见四周已经没人了才加大了些音色道:“咱们母妃当年为什么要向爹爹推李氏上台你可还记得?”林铮羽摇摇头,林碧落道:“是因为李氏为了她没了第二胎,但是那第二胎其实根本就是她那个好女儿给撞没的!”林铮羽惊呼一声,林碧落示意他控制住自己的声音,林铮羽点点头,捂着嘴巴笑的特别滑稽。

    林碧落见林铮羽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伸出手把袖口捋上,她指着手肘上的圆形伤疤道:“这个是去年你二姐我为了保护你所留下的,你可还记得?”林铮羽点点头,林碧落拉他坐下,擦了擦他鼻子上的鼻涕道:“当时那花瓶为什么会落下来你可知道?”

    林铮羽答:“是孙妈妈踢得!”林碧落点了一下林铮羽的额头道:“但是李氏她却说是你贪玩给跘倒的!”林铮羽愣住了,他有些委屈道“她根本就是在说谎,她根本就是想杀了我们!”林碧落笑着说:“既然知道她要害我们,你为什么还要去和林碧媛玩?”林铮羽答:“不玩不就代表我们懦弱了吗?”

    林碧落被林铮羽的话震了一下,是啊,小孩子都知道这个道理,有了!她笑着对林铮羽道:“现在二姐有件事要你去做,你可愿意?”林铮羽点点头,林碧落附在他耳边细细说了几句,林铮羽高兴的跑了出去。

    林碧落看着林铮羽出去,她冷笑着望着那被合上的纸窗,就在林铮羽离开前不久,林碧落很清晰的瞧见了一个趴着偷听的人影,若隐若现的很是可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