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巫蛊娃娃

    “小弟,你怎么来了?”已经被禁足的林碧媛心有疑虑的看着眼前笑意盈盈的三弟林铮羽问道,她想起李氏说的话,不能随意表露自己对林碧落和林铮羽两姐弟的厌恶之情。

    林铮羽笑着说道“大姐,我来找你玩的!”林碧媛一愣,心想这小家伙什么时候和自己这么好了?但她转念一想,对了,林碧落掉水里生病了,没人陪他玩,自然来找自己这个大姐了呀!于是她便拿出自己的几个娃娃对林铮羽道:“我们来玩过家家怎么样?”

    林铮羽素来厌恶这些女孩子家家的东西,但是他一想到亲姐说的话,便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道:“好啊,我要当大将军!”林碧媛摇摇头道:“过家家只有父亲母亲和孩子,哪里有什么将军!”林铮羽便一直坚持着,林碧媛心底有些火,但是她又不敢发。

    就在这时,她看见窗台前的那盆玉兰花,她心想自己被林碧落和林铮羽和俩臭东西还得这么惨,连母亲都受连累,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把之前荷塘那桩子事给干实了,叫林碧落那小丫头痛苦痛苦。她想着,便对林铮羽道:“三弟,你瞧那盆花好看吗?”

    林铮羽瞧见那盆花,点点头,他心里不知道这个大姐想做什么,他趁着林碧媛不注意,将亲姐让他放的银针和字条扎进几个娃娃身上,然后把娃娃丢进了林碧媛的床下面。林碧媛因为想着解决林铮羽给自己出气,也没注意林铮羽的小举动。等林铮羽走到了那盆花面前,林碧媛装作不小心绊倒了的样子顺势推了林铮羽一把,只见林铮羽直直的倒向了窗台的玉兰花。

    林碧媛心想林铮羽这下完了,可谁知她在地上却抬头瞧见那盆玉兰花因为林铮羽手掌的作用力而向外头倒去,只听见一声清脆的不能再清脆的瓷瓦声响起,林铮羽头磕在了窗台的软垫上晕了过去。而外头林碧媛的丫鬟以及她所住的腊东苑里伺候她的妈妈们闻讯都进了屋。

    “这、少爷、大少爷!小姐少爷这是怎么了?”院子里最精明的李妈妈问道,林碧媛一时语塞,只好放声大哭起来。正在这时,林家渊与林碧落也一同来到了腊东苑内,他听见屋内传来的哭声便皱起了眉,等他扶着林碧落走进屋子一瞧,林碧落心头一惊,林铮羽额头肿着躺倒在林碧媛身边,林家渊见状一脚踹开了围着林碧媛的几个婆子妈妈:“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大少爷晕在这里了你们没看见,偏要去理个会哭会闹的活人啊?给我滚去请周太医来!”

    林碧落由小桃扶着走到了林铮羽身旁,她声音不带一丝颤抖的问:“大姐,羽儿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林碧媛只顾着哭,愣是不说发生了什么事情。林家渊见状,火气直冒,对着林碧媛身边的丫头就扇了一巴掌,然后扯起林碧媛的头发对她左右开弓:“你说,这怎么回事?你弟弟怎么会躺在这里?你再哭试试!”

    林碧媛被林家渊吓得不敢哭了,她眼神恨恨的瞪着林碧落和林铮羽,心想:都是林铮羽和林碧落这两个贱人,害的自己被爹爹打骂,爹爹以前可从来没对自己动手过啊!林碧落不知道林碧媛心里在想什么,她心里就一个念头,林铮羽是否把有关巫蛊的物件扎进了林碧媛的娃娃里而被林碧媛发现了。

    但她看着林碧媛的样子,又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她抬头问林碧媛:“大姐你倒是说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早上弟弟还和我说他要来陪你玩,省的你禁足的时候太闷,可、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说着,林碧落还落下了几滴真实的眼泪,林家渊一听这话心底更气了,他捏着林碧媛的手道:“你说不说,这到底是这么回事!”

    林碧媛支支吾吾道:“是、是小弟他要去看花,我、我没阻止他,他从上面摔下来了”林碧落瞧了瞧窗台到地面的距离,然后又想了想花盆和地面的距离心底冷笑道:林碧媛啊林碧媛,你要是说羽儿摔倒跘倒那也勉强能算了,但是你现在说的这理由根本就没经过大脑思考啊,这么点距离羽儿怎么可能摔下来?

    果然,林碧媛说完后便受到林家渊的一个大饼子伺候,他吼道:“还不愿意说实话吗?”他吼完,李氏风风火火的赶到了,她从李妈妈面色焦急的出现开始心底就担心的很,现在见到现场这么副样子,不禁腿软。她哭着道:“王爷你这是做什么啊!”

    林家渊见李氏居然也来了,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是一巴掌道:“你自己瞧瞧你这个好女儿,把羽儿害成什么样了!”李氏是看见了林铮羽躺在林碧落怀里,但她更看见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一脸的巴掌印,她不顾形象道:“羽儿怎么会在这里,一定是你,林碧落,一定是你陷害我们母女!”

    林家渊气急,一脚踹开李氏,抓起林碧媛就是一顿暴揍,他说:“从今天开始,禁足到你想清楚为止,还有你,滚回你的院子去!”李氏被林家渊的样子吓到,她手一软,整个人俯卧倒向了林碧媛的床榻下,她的右手正好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到,她一急,扯着那东西撒气似得就往地上一丢。

    这一丢不要紧,原本抱起林铮羽要跨出门的林家渊被那声沉闷的声音吸引回头,却不偏不倚的瞧见了那个扎满了针的娃娃,他脸色一变,放下林铮羽到椅子上,捡起那娃娃一瞧,居然正是林铮羽的生辰八字,他心里头有一股很重很重的怒气打算发出来,只听见“啪啪啪”的三声响起,李氏被打晕在一边。

    林家渊瞧见了李氏晕倒的地方居然还有三个扎着针的娃娃,他捡起来一看,气的差点晕过去,因为那三个娃娃有一个是自己的,有一个是林碧落的,还有一个是自己的母亲老王妃。

    林碧落在一边瞧见林家渊的脸色,心头对自己这个古代的小弟佩服起来,这么一会功夫,又是布针又是晕倒的,还真是辛苦他了。

    林家渊气急败坏的对外头的下人道:“来人,给我、给我把这两个该千刀万剐的贼人送去京兆尹,快、快!”林碧落闻言忙上前劝道:“父亲父亲,不要这样对待大姐和母亲,你要为王府的声誉着想啊,你这一送出去是解气了,但是咱们王府的声誉可就毁了,祖母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气倒,父亲请三思啊!”

    林碧落说的声色泪俱全,林家渊显然在气头上没料到,现在经嫡女提醒,猛然醒悟过来,是啊,这一送去可不糟了!母亲要是知道王府名声受损,她定会气的病倒的!这一想,林家渊倒有些感激起林碧落来了,他抚摸了下林碧落的头道:“落儿说的不错,来人啊,把废妃李氏关到蚁室,把不孝女林碧媛关在腊东苑里面,从今天开始禁足!”

    林碧媛和李氏晕乎乎的听见林碧落的求情,她们在心底暗骂连连,无奈她们被林家渊打得连开口的力气都没了,当她们听见自己被禁足和废弃后,林碧落瞧见她们的神色满是不甘和愤懑,但无论如何也喊叫不出来。林碧落心底冷笑道:我弟弟被你们害的额头肿起还晕倒了,不给你们苦头吃我怎么配当羽儿的亲姐!

    她瞧着被林家渊撕毁的巫蛊娃娃,她很清楚的知道那个娃娃里头被自己放了僵硬肌肉使人短暂性难以开口说话的石僵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