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舅父驾到1(求收藏、求推荐~~)

    “落儿拜见祖母!”在王府的冬春阁内,林碧落很是恭敬的对祖母贾氏福了福身,只见在冬春阁的首席上坐着一个慈眉善目且满身华丽穿着的老太太。

    “起来坐下吧!这么晚了你怎么还过来啊?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贾氏打着哈欠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看了看贾氏身边的婢女仆人,贾氏了然道:“你们先下去吧!我和小姐有话要说。”只见那些仆人丫鬟们做了个礼后便退出了冬春阁的大堂。

    “说吧,发生了什么事情。”贾氏直截了当的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瞬间泪珠闪烁的走到贾氏身边说:“祖母、祖母可要为落儿做主啊!”她边说边拿着帕子擦脸,在擦脸的过程里,她那被自己可以抓伤的手时不时的露在贾氏的眼前,贾氏心底疑惑的很,她问道:“出了什么事情?为何好端端的要祖母为你做主,有什么事情不能找你的父亲母亲的?”

    林碧落见贾氏的表情,心知今日发生的事情并未快速的传达到冬春阁来,或许是父亲不想祖母烦心吧!她想到这,对贾氏道:“今日,小弟去找大姐玩耍,可是却被大姐推倒撞伤了头,当下就晕了。我和父亲赶到后还发现了她私藏着巫蛊娃娃,我后来母亲赶到后对父亲说了冒犯的话,被父亲废了她的王妃之位,还被关进了荒宅里,我好心去看望母亲和大姐,却被她们侮辱和伤害,我、我、祖母为我做主啊!”

    林碧落恰到好处的眼泪与言语,字字句句的突出了要表达的重点,果然,贾氏的脸刷的一下就气的发青了:“羽儿怎么样了?这女人、这女人也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她气呼呼的站起身来,林碧落忙上前扶住她道:“祖母别生气,小弟伤口不深,只是肿了个包,太医说很快就能恢复的。”

    林碧落隐瞒了林家渊中了毒的事情,她有些伤心的看着贾氏等着她说话。

    贾氏看着林碧落的样子,忽然一把抓过林碧落的手看了一眼,林碧落防不胜防,当即就疼的“嘶”了一声。“这女人和那庶女真是大胆,堂堂王府嫡女也敢欺负!真是反了她们!”贾氏看见林碧落那痛苦的表情和那带着血痕的手,心里当下就气得不行。

    而林碧落则是冷笑一声道:你根本就是不相信我的伤口吧?这具身体的主人时刻在提醒自己老王妃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她的心机与阴谋数不胜数,要不然王府也不会只有林家渊一个男丁。

    “咏画,拿着我的鲤鱼杖来!我们去一趟荒宅!”贾氏气呼呼的说道,咏画是贾氏当年嫁入王府时就跟在身边伺候的丫鬟,现在是她身边的贴身嬷嬷。林碧落见贾氏要动身了,心底暗喜,但她面上却毫不表露痕迹。“祖母,我扶着你!”林碧落说道,她很小心的扶着贾氏慢慢的往外走去,而那叫咏画的老嬷嬷也随后拿着鲤鱼杖过来,林碧落见状对贾氏道:“祖母,让落儿扶着你上暖轿吧!”

    贾氏很欣慰的看着林碧落,她点点头说:“好,好!”说着,她对后面的咏画使了个颜色,咏画点点头,收起了鲤鱼杖。她心里对林碧落感到甚是好奇,以往的二小姐可不喜欢亲近老王妃,这难道真是废王妃做的太过了,导致二小姐害怕了?

    “祖母,小心!”林碧落忽然喊道。然后她直接将贾氏往后一推,而林碧落则往前冲了上去,只见一只猫直接扑到了林碧落身上,在她的衣服上狠狠的抓了几把,之后那只猫就死了。老王妃贾氏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感到心悸,她看着被猫抓伤的林碧落和已经死了的猫,心底升起一团浓浓的疑云。

    “落儿你怎么样了?你有没有受伤啊?”贾氏问道,林碧落有些惊慌的看着死猫,她呆呆的看着那只猫一言不发,甚至连尖叫都没有。贾氏看的有些心疼,她可是救了自己啊,要不然自己就遭殃了。想到这,贾氏昂起头对众人问道:“这是哪里的来的野猫?谁知道啊?”

    只见在贾氏身边的咏画附在贾氏身边说:“好像是废王妃院子里的珠子啊!”贾氏眼睛一瞪,她那略带皱纹的脸上波动了一阵,接着她怒骂一声:“这贱蹄子真是该死!居然玩这样阴险的招数!该死!该死!”林碧落继续装着发呆,但她心底却是在笑。

    她在笑贾氏的愚笨,也在笑李氏的末日即将被自己一手创造出来。她心道:祖母啊祖母,你定是猜不到那只猫是我故意安排小桃放出来的吧?按你那多年内宅斗争的心思,经过咏画嬷嬷的提醒一定会想错地方,哈哈,我得感谢你帮我除掉李氏那贱人呢!

    林碧落想完,忽然想要给贾氏再加一份决心,于是她突然的大声哭泣起来:“祖母,祖母,还好你没事!还好你没事!”贾氏见林碧落被吓得呆滞后,一清醒却是边哭还边想着自己,她心底的某处柔软了,她示意咏画扶起林碧落,她拍着林碧落的背说:“落儿乖啊,不哭不哭,祖母替你去逃回公道,不哭啊!”

    林碧落点点头,她含泪对贾氏道:“祖母,落儿刚刚冒犯了!落儿是看见那只猫亮着眼珠子冲过来,我生怕是什么脏东西,我祖母别怪落儿的无礼!”贾氏听着林碧落的话甚是心酸,她心道:这孩子就是为了救自己才会这样,而她救自己是为了挡猫,那只猫则是李氏那贱蹄子养的,目的还不明显吗?

    想到这,贾氏原本只为林铮羽出气的心思慢慢的转化为其他,她心里想:我不仅要帮羽儿出口气,我这知书达理、孝顺长辈孙女受的气也得出了!她对林碧落道:“落儿走,跟着祖母过去荒宅,看祖母怎么教训那贱女人!”说着,原本林碧落扶着贾氏的动作变为了贾氏牵着林碧落的手。

    坐在暖轿上,林碧落心底笑的很是灿烂,她说:李氏啊李氏,上辈子你都不知道怎么对待这具**的主人,这辈子我就将你做过的所有事连本带利的还给你,你的女儿嘛我就好好的留着折磨到死!

    夜,越来越深了,荒宅内的李氏和林碧媛都不知道她们即将迎来一场贾氏造成的腥风血雨。只见李氏失去了手指后越发的疯癫,她清醒过来后对林碧媛骂来骂去,最后,林碧媛将她击昏企图往外跑,却不成想门口早已被人用门锁锁上了。

    “怎么办呢?”林碧媛自问道,她看见了露在桌上还沾着自己母亲血液的刀子,心下一喜

    而林碧落与贾氏就在前往荒宅的路上,这时,前面有个人影急匆匆的跑来,前面掌灯的丫鬟大喝一声:“什么人?”林碧落心底忽然一喜,她想:“难道是林碧媛跑出来了?这时间是不是也刚刚好呢?”她想着,坐着的暖轿就此停放了下来,贾氏在轿子内问道:“什么人啊?”

    只见那个人影被丫鬟一喝,吓得往另外一个方向逃去,匆忙中还摔了一跤,丫鬟就此看见了那人影的模样:“大小姐!”而那丫鬟喊完后贾氏正好发问,咏画便对贾氏回答道:“秉老王妃,是大小姐!”贾氏心下一怒,她说:“是林碧媛?她不是应该在荒宅里面的吗?怎么跑出来了?还不派人去追回来!”

    咏画在外头应了声后吩咐了仆人前去抓林碧媛,接着贾氏在轿中喊了声:“起轿吧!”她喊完,对林碧落说:“大概是你那继母想来瞧瞧她有没有把我给害了,所以派林碧媛那小蹄子出来了!”林碧落在黑暗里眨巴着眼睛道:“不会的祖母,母亲肯定不是想害你的!”

    这句话说出口,提醒了贾氏李氏是想栽赃陷害给林碧落,她笑着拍拍林碧落的小手问:“你的手还疼吗?”林碧落答:“不疼了祖母,有祖母护着落儿,落儿就不觉得疼了!”贾氏闻言,哈哈大笑道:“就你这嘴甜!哈哈!落儿是祖母的乖孙女,祖母可不得护着落儿吗?”

    林碧落点点头,又说了几句好听的话,贾氏瞬间又笑逐颜开起来,而荒宅也在此时抵达了。

    “到了!”咏画掀开帘子道,林碧落先出了轿子然后扶着贾氏出了轿。她们一进荒宅关押李氏的屋子,就闻见了血腥味和药味以及腐臭味,而贾氏此刻双手血肉模糊,一张嘴也满是血沫的昏倒在地上,她的身边还散落着林碧媛进入穿的衣服碎片。

    “祖母,母亲这是祖母,这”林碧落装作很害怕的样子躲在贾氏的身后,而贾氏也是被眼前的一幕所吓到了:“这怎么回事啊?看守荒宅的下人呢?都死哪去了?”还未等有人做出回答,从荒宅外急匆匆的奔来了王府的守夜人林內,他气喘吁吁道:“禀告老王妃、外、外、外面来个一队人马,说是废王妃李氏的兄长李昌国!”

    “什么?”贾氏闻言只觉得头晕目眩的,林碧落及时扶住了她说:“祖母你没事吧?”而咏画也第一时间扶牢了贾氏,林碧落看着贾氏那一脸的忧心和惊慌,心道:这小桃的速度也是够快的,这么快就请来了李氏那下作的兄长,李昌国啊李昌国,上辈子你枉顾外祖母与我小舅舅的信任将公主府给铲除,这辈子你休想再伤害我视为珍宝的亲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