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舅父驾到2(求推荐、求收藏、各种求~~~)

    “快!快!快!快把这贱人、不!是给这废王妃清洗一下!”贾氏语无伦次的对下人吩咐道,她听说李氏的兄长李昌国到了王府门外,一下子慌了神。林碧落早就料到了贾氏的反应,她扶住贾氏道:“祖母不可!”贾氏微怔,恢复了些许心智。

    “是啊,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李氏母女用巫蛊之术来害人是事实,她们设计谋害落儿和羽儿也是事实,被废除妃位也是事实,我紧张什么呢?天大的事都要讲一个理字,何况此事干系甚大,巫蛊之术是历朝历代最为避讳与厌恶的邪术,谅那李昌国也不会笨到陪王府一起株连九族!”贾氏碎碎念道。

    “但是李氏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呢?林碧媛又逃出了荒宅,不对啊!难道李氏是林碧媛下手致残的?还是说”贾氏说着说着,心底一阵寒意升起,她心道:这林碧媛可真够可怕的,居然会弑母,等等、林碧媛为什么这么做呢?李昌国又在这个时候来,难道?

    想到这,贾氏忙对在身边站着的咏画道:“画嬷嬷,你吩咐秋冬去一趟王爷那里,告诉他兵部侍郎李昌国大人到访,请他来大厅吧!”接着她又对林碧落道:“落儿,去把羽儿带出来,一起去大厅!”林碧落福了福身答:“是,祖母!”说着她便往外走去。

    出了荒宅后,一直在外头的小桃靠近林碧落并轻声对林碧落问道:“小姐,为什么不告诉老王妃王爷的情况?等下王爷过不来咱们岂不是要被那李昌国给”她话没说完便止住了,毕竟她形容不来那个词语,而林碧落此刻也停下了脚步对小桃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去给兵部尚书通信吗?”

    小桃摇摇头答:“不知道,小姐你难道也没有对策么?”林碧落好笑的看着小桃问出那个问题,她答:“如果没对策,我还会叫你去找兵部尚书来么?没有对策你觉得我会给林碧媛逃跑的机会么?没有对策你觉得李氏那贱人还能活着么?”

    小桃愣住了,因为她亲眼看见林碧落的表情在说那番话的同时变得很是凶神恶煞,“小、小姐,你、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啊!”小桃支支吾吾的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缓了缓心情后说:“不用管我,我就是有些生气,小桃你跟了我这么久居然一点都不了解我!”

    小桃有些委屈的看着林碧落说:“小姐,奴、奴婢、奴婢”林碧落听着小桃突然改了称谓,心下一愣,她心道:自己这次是不是太过分了,小桃毕竟是当初的小桃,但自己却不是当初的自己了,自己的责怪好像有些师出无门

    “也罢,小桃啊,你是不是忘了我之前说过的话了,单独只有主仆二人的时候,你不能说奴婢!”林碧落转开话题道,小桃又愣了一下,她说:“奴婢、奴婢、奴婢小姐”林碧落此时有些恶作剧的想捉弄一下小桃,可是她突然想到了大厅里还有人在等她,于是她说:“好了好了,小桃你没有错,咱们得抓紧时间了,把羽儿带过去以后就看我怎么对付李昌国那白眼狼吧!”

    小桃闻言后点点头,她说:“是,小姐!”说着,她就跟着林碧落快步往林铮羽的院子走去。

    “姐姐,你怎么来了?”林铮羽迷迷糊糊间被林碧落喊醒,他看着眼前发丝有些紊乱的林碧落问道,林碧落没多解释什么,她说:“给你十个数的时间穿好衣服,一、二八”“我好了!”林铮羽在林碧落数到八的时候就大喊道,林碧落满意的看着林铮羽说:“不错不错,动作还是蛮快的!”

    林铮羽傻兮兮的笑着说:“是啊,姐姐大晚上的为什么突然要带羽儿去大厅呀?”林碧落答:“是那李昌国来了!”“什么?”林铮羽有些微愣,他看着林碧落的侧脸问:“他是不是要来给那女人讨说法啊?”林碧落答:“你一会只管赖着祖母哭,其他的事情啊就交给姐姐来做吧!”

    林铮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林碧落带着他快步的往王府的正中心玄华大厅走去。

    此时的大厅里面,李昌国趾高气扬的对贾氏说道:“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我眼皮啊一直跳,我在这世间啊又只有我妹子一个亲人了,我想啊,是不是我妹子出事了,所以我今儿个就不请自来了!”他的话里藏着讽刺,意思是说王府连王妃的亲人都得像圣上那样经过宣旨才能见到。

    贾氏听出了李昌国话语里的那意思,她面不改色的笑道:“不知道李尚书想做什么呢?是要见一下你那妹子么?”李昌国答:“老王妃难道不愿意让我见?”贾氏答:“见是可以见,只不过你见到的恐怕是”“舅舅!舅舅!”贾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从大厅花窗后面翻进来的林碧媛给打断了。

    只见林碧媛一身脏兮兮的跑到李昌国身边哭着,她很是伤心的说:“舅舅,舅舅,你要为母妃和媛儿做主啊!”李昌国见到林碧媛那一身脏乱的样子时就感到甚是震惊和愤怒,此刻又听见她说的话,他气恼的在茶几上拍了一掌道:“老王妃,你们王府到底是对我妹子做了什么?”

    贾氏心底有些慌乱道:“李尚书还请注意分寸,姝葑到底怎么了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上午和你这外甥女用巫蛊娃娃害人被王爷发现后废了她王妃的位置,然后被关进了王府的荒宅内!”李昌国闻言,原本嚣张到不可一世的气焰一下子就灭了一半。

    而林碧媛听见老王妃这么说,忙解释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舅舅,定是那林碧落,一定是林碧落做的!”贾氏听见林碧媛为了脱罪居然把林碧落扯出来大怒道:“林碧媛,你不要仗着有靠山了就胡说八道,你妹妹才几岁啊?你又几岁了?你这么说谁会信你啊?”

    李昌国见贾氏这么气急败坏的样子,心思动了动道:“不知道我那小外甥女在哪呢?”贾氏本不想回答的,但碍于李昌国的身份又不得不答,她正要开口,林碧落就从大厅的侧门牵着头上包扎着纱布的林铮羽进来了:“不知舅舅驾到,碧落有失远迎,请舅舅不要恼怒!”

    她话说的很是得体,但暗地里又变相的讽刺了李昌国的狗仗人势。李昌国虽然听出了这一层意思,但却不能发作,他冷哼一声道:“听说你陷害了你姐姐和母亲?”林碧落闻言,一脸无辜的看着林碧媛道:“姐姐,你为何这么说?我不过是不愿你走上歪路才叮嘱你了一番,羽儿也是为了和你缓解关系才找你去玩,可是你不仅不接受,还推了羽儿害他受伤,你瞧瞧,羽儿头上的纱布还渗血呢!”

    说着,林碧落牵着林铮羽来到众人眼前,愣是只在乎王府名声与自己面子的贾氏看见林铮羽的头都有些心酸,她对林铮羽招招手道:“羽儿来,上祖母这来!”林铮羽见贾氏对他招手了,他在林碧落的手上勾了勾,林碧落感受到后便说:“羽儿,祖母喊你呢!”

    她边说边眨了眨眼,林铮羽会意着跑向贾氏,因为他在跑向贾氏的过程里酝酿着委屈的心思,所以当他到贾氏面前时,贾氏只看见了一个憋着泪水和不甘的林铮羽,她看着很是心疼,于是她对林碧媛喊道:“媛儿,你瞧瞧,你把你弟弟害成什么样了都!”

    林碧媛努努嘴反驳道:“是他自己笨摔倒的!”“姐姐这话可真是好笑,羽儿再怎么摔有不该脑袋朝前吧?”林碧落反问道,林碧媛被问的哑口无言,李昌国见林碧媛无话可说了,忙说道:“落儿你是怎么对你姐姐说话的?这么没规矩!”这话也说出口,李昌国心底一下子冷了起来。

    只见他要开口解释什么,林碧落却先开口说了:“舅舅这话说的真是落儿今年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舅舅你既然知道规矩,那你可知道嫡庶有别这规矩,我是我父亲的结发妻子昌国公主大女儿杜佳所生,是名正言顺的嫡女!而你这外甥女是什么?是你妹妹陪着你来王府求取帮助时设计上了我父亲的床得来的!”

    林碧落这一句话,点名了嫡庶的区别,她的字字句句也如一个个巴掌一般打在李昌国的脸上,又疼又痒又不能辩驳,因为大魏自开国以来就以“无规矩,不方圆”为做人的宗旨,他若是辩驳一个字,就是在藐视皇威,就是在和众大魏子民唱反调。

    李昌国想来想去,打算咽下这口气,来日再同林碧落算。他心想:毕竟今日本就是自己不经王府授意来的,若是传出去,只怕他还要被安上以下犯上的罪名,这些加起来,他的尚书位置可就全得泡汤了想到这,李昌国抬起头恶狠狠的看了眼林碧落,心底那团火烧得很是劲爆。

    林碧落看着李昌国那一副想干掉自己却又没辙的样子,心底笑的很是开心,她冷笑着想:李昌国啊李昌国,若是这么轻易放过你,我就不叫林碧落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