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落荒而逃1

    “大胆!居然敢对我们家大人做出如此无礼的行为!”只见一个中年汉子眼疾手快的一把扶稳梁子秋后就对始作俑者李昌国吼道,李昌国被那汉子的气势所吓了一跳,但是他转念一想,自己可是兵部侍郎,是兵部尚书周德忠的得意门生,他一个四品小官难道还敢和自己的老师作对么?

    “什么无礼?你们才是无礼?你们是不是与林碧落串通起来了?是不是?”只见李昌国咄咄逼人的对梁子秋问道,可怜梁子秋揉着自己的屁股闷哼着,全然不理睬李昌国的问话。

    “舅父,你冤枉落儿什么都可以,可是这手掌印是实实在在的东西,这梁大人也是皇上认为最实实在在的人,难道舅父是在质疑当今圣上吗?”林碧落看李昌国已经是被逼的无路可走,于是她出声对李昌国做出一番声泪控诉,李昌国被林碧落这一问顿时傻了眼:

    “我、我、我、我什么都没说啊!”

    “舅父你明明说了”林碧媛莫名的脱口说了一句话,但她看见了李昌国的眼神后又马上住了嘴。

    “老王妃,不知道你怎么看这事情?”李昌国想来想去,打算以老王妃为突破点口,加以利用。可惜,老王妃贾氏却没有那么蠢,只见她老神在在的说道:“嗯,依梁大人的意思,那帕子上的印痕是我这大孙女林碧媛的手印对不对啊?”

    梁子秋点点头,他本揉着屁股的手一下子就挺住了,只见他向贾氏作了个辑后回答道:“禀老王妃,那帕子上的印痕的的确确是属于大小姐的,而并非我与二小姐串谋作假!”说完,他意有所指的瞪了眼李昌国,李昌国被他的眼神看的有些发毛,他本能的挺直了腰板,可是他在看见了梁子秋腰间所佩戴的一枚碧玉后,他加以思索,之后直接被脑子里闪过的念头给打垮了:

    梁子秋背后的靠山很可能就是当今圣上!是圣上啊!那枚碧玉自己前不久还在大金进贡的礼物清单里瞧见过,这下可玩完了、这下可糟糕了

    李昌国耷拉着脑袋的样子被林碧落一览无余,她得意的笑了笑看向了小桃,而小桃会意的点点头。林碧落心道:李昌国啊李昌国,这重生一次,我可什么都比你清楚了,什么是人什么是鬼我可知道一干二净,你只不过是一个杂碎,但我外祖母一家却因你而覆灭,我这口气不出,誓不为人!

    林碧落心底想完以后,她装作一脸震惊的看着林碧媛:“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母亲?她可是你的亲生母亲啊!你忘了吗?去年摔伤了腿,母亲日日夜夜的照顾你,她为此还患了伤寒半年前你得了隐疾,又是母亲日夜操劳守着你,你才恢复的,难道母亲对你所做的一切你都忘了吗?”

    “你!你”林碧媛被林碧落的问话问的无话可说,她脑海里拼命的想着反击林碧落的话,可那些话语却连一个字都拼不出来。“母亲!”只见林碧媛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直接趴在了昏迷不醒的李氏身上,她的手因为太过用力而牵扯了李氏的伤痛,李氏从剧痛中醒来后看见的就是林碧媛一脸的泪水以及满脸愤懑的李昌国。

    “啊啊啊”李氏咿咿呀呀的发着声音,可是却只能发出如同哑巴一样的叫声,“妹子,妹子,你怎么样了?是谁害你成这样的?是谁啊?”李昌国见自己的妹妹醒了,忙蹲下身对李氏问道。李氏见李昌国在自己面前,本打算指向林碧落的,可是当她看向林碧落时,林碧落却含笑看着她。

    李氏只觉得莫名的一下冷了起来,她手一抖,指向了林碧媛。

    “母亲!”林碧媛见李氏指着自己,吓得浑身发抖,而此刻,被咏画派去请王爷林家渊的秋冬也到了大厅:

    “禀老王妃,王爷病的很严重,无法前来!”

    “什么?”贾氏与李昌国以及李氏闻言,前者的话是脱口而出,而后者则是咿咿呀呀的哼着,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林碧落看着李氏那咿咿呀呀的样子,心里冷笑不止:还好给你灌了哑药,要不然我和小弟的性命可就糟了!到时候会发生什么都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王爷生了什么病?”贾氏在上座听说了林家渊病了,心底本还踏踏实实的瞬间变得有些不安,她的一脸焦急在林碧落看来却甚是好笑,因为贾氏她所不安的不是林家渊的病,而是她有没有可能会在众人面前丢脸。

    “祖母,是落儿不好,落儿有事瞒着祖母您!”林碧落在贾氏问完话后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她流着泪对贾氏告罪道,那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的贾氏本一心为己的人都不禁心底泛起了涟漪:“落儿你先起来,你瞒着我什么事情啊?”

    林碧落并不遵照贾氏的话起身,她作了个辑后抽噎的答道:“回祖母的话,父亲的病实际是母亲在早上与父亲辩论时下了本朝禁药石僵散”“什么?”贾氏闻言,两眼瞪得老大,直直的将仇视的眼神射向了李氏。而李昌国则与无法说话的李氏面面相觑,李昌国心里在想怎么会这样,而李氏则是有口难辩。同时,贾氏又心念一转,对李昌国的到来和自己儿子遭到下毒之间充满了怀疑。

    “你为什么现在才说?”贾氏平下心来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答:“因为周太医说父亲的病会很快调理好,落儿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出所以落儿就没有”林碧落说着说着,又再次流起了眼泪,贾氏听她这么说,已经差不多明白了一些,她对林碧落说:“你先起身吧,这儿,有祖母做主呢!”

    说着,她凌厉的眼光冷飕飕的刮向了李昌国和李氏,李昌国和李氏对视一眼,二人皆是一脸的错愕和惊慌,尤其是李氏,她心底此刻对林碧落又恨又怕,她满腔的不解与仇恨,却全被堵在了喉咙里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