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南逸王1

    “你是什么人?竟如此大胆闯入王府女眷闺房!”林碧落犯完花痴后这才想起询问面前摆着一脸笑意男子的来历,只见那风度翩翩的男子眉头一挑,他嘴角扬起:“你不知道我是谁不重要,但我知道你是谁,我还知道你的所作所为,真是手段高明的很!”

    林碧落听见男子的话语,那清冷的嗓音下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令自己的心砰砰的跳动着。当然,跳动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心动,而是因为担忧。

    “你想说什么?”林碧落屏气凝神,她抬眼望着陌生的男子问出她犹豫再三的话,她的双眼幽深如枯井,好似寒冰一样透骨穿肠。

    男子被林碧落的眼神所震撼,他心底嘀咕道:真是想不到,这安平王府的嫡女竟是如此的高深莫测,这眼神像极了一个人,一个人心狠手辣、佛口蛇心的女人。“我不想做什么,就是想林大小姐请教请教,这残虐母亲的行为,你是如何做到的?难道你一点都不害怕吗?”男子眼睛一转,凑到林碧落面前问道。

    林碧落被男子突如其来的行动所惊呆,一股好闻的檀香混杂着丹桂的清香扑鼻而来,林碧落面色微僵的看着男子许久,而后她一巴掌挥向了面前一脸笑意的人。“啪”的一声清脆声响起,林碧落后退了数步,而男子则一脸呆滞且震惊的瞪着林碧落:“你、你居然敢动手打我?”

    林碧落冷哼道:“打你?我这还算客气的了!”说着,她随手抄来身后的一根玉笛,对着男子就丢去,男子闪身一躲:“嘿!你打不到,打不到!”林碧落像看傻子似得看着那男子活蹦乱跳的欢脱样,她又拎起桌上的茶水,一股脑的洒向了男子:

    “我呸!你还真是什么都敢丢啊?”男子被泼了一身的茶叶,他吐出了误闯入他嘴巴的茶叶对林碧落发问,林碧落冷笑一声,她心底此刻对男子的敌意消失了一些,她心想:大概是哪户达官贵族的猴孩子跑出大观园来了,看我不好好的伺候伺候他!

    想着,林碧落上前对着男子就是一拳,“嘶”林碧落吃痛的倒吸了口凉气,她努力装做平静的模样,实际上呢她此刻双手痛的要命。而被林碧落打到了的男子,他的左眼黑了一圈,此刻也是装着平静的模样笑的比鬼还难看且自我安慰道:“我不痛,我一点儿都不痛。”

    “哎呀,公子啊,你在这儿呢!”此时,从窗户又传来一声略威严的声音,林碧落往窗外看去,却只看见了一抹黑色的身影从窗外飘了进来,随后裹住了那男子后,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林碧落揉揉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空荡荡的地方,她暗骂一句:真是见鬼!

    “刚刚那是个什么人呢?”林碧落见屋外面小桃没发现里屋的动静后,一边自己宽衣,一边自言自语的问道。“小姐你刚刚说什么呢?”此时,屋外忽然传来了小桃的问话声,林碧落一惊,对外问:“小桃你怎么回事?怎么还醒着啊?”

    她话音刚落,小桃就探了个脑袋进来:“小姐,奴婢今日吃多了东西,出了好多次恭刚刚才回来”林碧落心底一喜:“那你刚刚一直在出恭咯?”小桃点点头,林碧落手一挥:“那赶天明了我带你去医庐瞧瞧,别闹出什么毛病来才是!”

    小桃摇摇头:“小姐不用了,不用了,小桃这是贪嘴吃多了,不碍事儿的!”林碧落不依:“甭废话了,快去休息吧!”小桃点点头,畏畏缩缩的合上了门。

    “那会是什么人呢?难道真是什么达官贵族家的猴孩子吗?”林碧落脑袋里满是那男子的脸,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想着那男子,于是乎,她心里出现了两个小人,分别代表着支持与反对。支持小人说:你想他就想呗,反正都见不着了反对小人:想男人做什么?你忘了自己的使命了吗?

    在这么两个小人的舌战中,林碧落很快的入了梦乡,睡梦中,林碧落进入了一处超空旷的黑白空间,她一路走一路看,却发现除了花草树木鸟鱼鸭外,就是没有一个人。渐渐地、渐渐地、她来到了一处带着红色的大宅前,她推门进去后,却看见了一群血肉模糊的怪物们正留着口水盯着她,在怪物身后的首座上,还坐着一个男人,他满眼都是贪欲色的看着林碧落说:你来了?

    “滚远点啊!”林碧落从噩梦中大叫着惊醒,她满脸满身的冷汗,雪白的内衫的**的贴着她的后背,火红的肚兜则贴着她的前胸。“小、小姐你怎么了?”小桃从屋外拖拉着鞋子闯进来问道,只见她的外衣系在腰上,裤子挂在了脖子上,林碧落见到小桃的样子,不自觉的笑了一声:

    “噗嗤小桃啊,你这是做什么呢?”林碧落笑完后对小桃发问,小桃看了看自己的装束,接着又看了看窗外微微发亮的天:“小姐啊,奴婢听见你的惊叫就急匆匆的进来了,还以为有贼闯进王府了呢!你看,这一急,我都成四不像了!”

    林碧落边听边点头,随后她指着自己的脑袋说:“你小姐我的这脑袋啊装了太多的东西了,昨儿个那一闹,这不,一股脑的变成了噩梦回来了!”说着,她使劲的敲了敲她微微胀疼的脑袋,小桃见状,阻止了林碧落的自虐行为:“小姐别这样,那废王妃和她那女儿都是罪有应得的,小姐不必为她们那等无耻小人头痛!”

    林碧落拍拍小桃的手:“我知道,可是我的脑袋现在真的很痛啊!”只见她一脸的无奈看着小桃,小桃说:“那我去找太医来替小姐瞧瞧?”林碧落摇摇头:“那就不用了,反正一会儿天亮了咱要去外头的医庐,干脆就睡会儿再起身去医庐吧!”

    小桃闻言,有些担心的看着林碧落,林碧落又说:“你就别担心我了,都没见你这么关心过你自己的肚子!”小桃听着林碧落的似训斥般的话语,她低着头,鼻子酸酸的,心里则是洋溢着一种不可名状的温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