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南逸王2

    鸡鸣四五声后,天色大亮的时候,安平王府迎来了一位贵客,本还在睡榻中的林碧落被小桃焦急的喊了起来:“小姐,小姐,快起来吧!快起来!老王妃吩咐了全府的人都到大厅相聚!”

    “小桃别闹,让我再睡会一会睡醒了我们就去医庐,你别摇了”林碧落迷迷糊糊的对小桃说道,说完了竟还抬手拍了拍小桃的脑袋。“小姐,是老王妃让奴婢喊你起来的啊!老王妃说了,如果未在卯时到达大厅,那小桃就要被逐出王府了!”小桃眼见林碧落又睡着了,无计可施之下,她只好对林碧落撒了一个谎。

    不过这个谎撒的也是特别的合适,只见本还猫着身子夹着被子的林碧落闻言,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了起来:“哎哟!好痛好痛好痛!”林碧落因为跳的太高,脑袋撞上了床顶,她揉着脑袋看着小桃:“祖母当真这么狠啊?”小桃昧着良心的回答:“嗯,所以小姐快起来洗漱吧!”

    林碧落很是怨怼的骂了贾氏几句,随后挥手对小桃说:“好吧好吧,你快去端水来,我找衣服穿!”小桃点点头,面露喜色的跑去端水盆进来。一番洗漱和梳妆打扮后,林碧落带着小桃急匆匆的赶往了安平王府的大厅,也就是位于王府入口的正厅。

    此时的正厅内,所有的丫鬟小人以及家丁门人都聚在了一起,他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林碧落附在暗处听了一会他们的对话,随后起身想进入正厅时,却发现了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小桃:“你怎么了小桃?看见鬼了啊?”小桃咽了口唾沫答:“小姐,并没有这回事,只是奴婢见小姐这行为,有些吃惊。”

    “什么行为?”林碧落问完后就感到自己多嘴,她心下暗骂道:林碧落啊林碧落,你可是古人,你可是王府的大小姐,你怎么会做出那种偷鸡摸狗的行为来呢?真是的,也不知道会不会引起小桃的怀疑她想着想着,转身对小桃问:“咦,这奇怪了,小弟怎么还没来呢?”

    小桃本还打算回答林碧落的问题,林碧落此刻一问,她的思绪被林碧落给牵走了:“对哦,今天这时候,大少爷怎么还没过来呢?”接着她回头看向林碧落,只见林碧落一脸的郁闷看着她,小桃一慌,她尴尬的笑着对林碧落问:“小、小姐,怎、怎么了?”

    林碧落白了眼小桃:“我问你大少爷怎么没有来,你却反问我,你说我怎么了?”小桃被林碧落带着些责怪的语气给吓到了:“小、小姐,奴、奴婢这就去找大少爷,这、这就去!”说着,小桃转身打算往林铮羽所在的院子走去,林碧落哭笑不得的喊道:

    “甭去了,我又没有怪责你的意思,你去找羽儿做什么啊?要来的他总归要来,难不成他还会被人给绑了不成?”林碧落走到小桃身边轻轻拍了拍小桃的背安抚道,小桃这才松了口气:“小姐你可吓死奴婢了,奴婢还以为小姐你生气了呢!”

    “怎么会”林碧落感到有些尴尬的说着,但话越说越轻,因为她远远的就看见了众丫鬟下人之中有一群人来到,那个人她还认得,那人的脸上还留着她小拳打出来的痕迹。

    “是他!”林碧落低声的说着,小桃感到有些许莫名其妙的问:“小姐看见甚么人了?”林碧落手一挥:“没事,小桃,你去瞧瞧大少爷吧!这日头都已经冒出来了,他怎么还没到啊?”

    林碧落本是想借此话题转移自己和小桃的注意力的,可是话音刚落就听见了林铮羽稚嫩的声音:“姐姐,谁说我还没到啊?我可是一早来了,只是没见着你,一时无聊去找了祖母罢了!”

    林碧落心底一惊,随后又感到些喜悦:“原来你个鬼灵精去找祖母了呀?咦”林碧落说着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贾氏的影踪:“不过祖母呢?小弟你不是去找祖母了吗?祖母人呢?”林碧落心底起了层疑惑,她面色严厉的对林铮羽问道,林铮羽看着林碧落脸色的变化,他声音低低的回答说:“祖母去了爹爹那边,她说若是爹爹可以下床就尽量下床来见这位贵客,切勿不可丢了王府的颜面!”

    林铮羽说完,抬头看向了林碧落:“姐姐难道都不相信羽儿,不放心羽儿吗?”林碧落感受到林铮羽那脆弱和期待的眼神后,心里不禁有些酸楚,她心里其实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那么严肃,因为她不喜欢亲人对她有欺瞒。

    “小弟别瞎想了,我也是想知道祖母的去向啊!毕竟祖母都老了,这四处奔走的活儿还是咱们代劳比较好不是吗?”林碧落含笑看着林铮羽解释道,林铮羽被林碧落的理由所哄骗,很快就没了先前的难过与低落心情,他高兴的对林碧落问:“姐姐可见到了今日的贵客呀?”林碧落摇头表示没有,可她心底却在说:我想这贵客八成就是遭到我偷袭的那臭小子吧!

    林碧落想着,在人群里找着那阴阳眼的男子,只见在一群蓝衣鲤鱼服的高大汉子包围中,那名男子正有恃无恐的对着林碧落笑着,林碧落看着男子边笑边说话的嘴唇,用学过的唇语读出了男子对她打得招呼:“美丽的大小姐,今日再见,又漂亮了呀!”

    林碧落读懂他的唇语后,捂着脸转身对着花池看,她羞红了脸对小桃问:“你瞧见那群蓝衣鲤鱼服男人了吗?”小桃往后瞧了瞧,在人群对面看见了那些人,她不解的对林碧落问:“小姐,奴婢瞧见了,小姐是有什么事要对他们吩咐吗?”林碧落摇摇头又问:“可知那群人围着的那穿着华丽,满身英气的公子哥是什么人吗?”小桃又回头瞧了瞧,随后对林碧落回答:“小姐,奴婢不知”林碧落闻言,心底莫名感觉有些失落,“祖母大清早就把全府折腾起来迎接的那贵客难道就是他吗?”林碧落低声的问道。

    然她在这头自言自语的,而男子被鲤鱼服汉子们围着在那头边把玩着翠色的羽扇,边看着对面背着他的林碧落的身影,他心底很想对林碧落问一句:你难道就这么不想见着我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