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南逸王3(求评论啊亲~~)

    “臣妇叩见九皇子殿下!”正在男子望着林碧落发呆的时候,老安平王妃颤巍巍的来到了他的身边跪下作楫。可是男子好似没有听见似得呆呆的望着林碧落的身影,他心里还在想着林碧落那个嫌弃的表情,不自觉的还笑了笑。等到他身边的随从提醒他的时候,老安平王妃贾氏已经跪在地上许久了。

    “老王妃快快请起!快快请起!”男子察觉自己的失态,忙上前扶起贾氏说道。贾氏对九皇子的行为很是愤懑,但碍于自己身份她并未作出任何不满的脸色。她本人对九皇子更是瞧不上,原因有三:其一便是他的母亲乃是皇帝于江南乌伤所偶遇的厨女,身份地位都是次中之次,只不过是运气好遇上了皇帝才能野鸡变一飞冲天的!

    老王妃思索往事的空茬儿,林碧落已经闻声而来,她对贾氏福了福身,随后扑朔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看贾氏,又看看男子。贾氏了然的笑笑,接着对林碧落介绍了男子的身份:“落儿啊,这是本朝的明建大帝的九皇子,还不快向九皇子行礼!”

    林碧落听出了贾氏的话中有话,她闪烁着眼睛看着贾氏,而后对九皇子作楫福身,九皇子脸上的伤痕还历历在目,林碧落福身完后不自觉的笑了出来。“落儿,可是有什么好事啊?你怎的笑的如此的开怀?”因安平王刚刚病愈,得晌午前来,贾氏与九皇子又无话可说,她不经意间一瞄就看见了林碧落的笑容,为缓解尴尬,她对林碧落问道。

    林碧落听见贾氏的问话后,整个人愣了愣,随后她瞄了眼九皇子的脸轻声对贾氏说:“祖母请看九皇子的脸,你瞧瞧,多有趣啊!”贾氏经林碧落的提醒,这才发现了九皇子的右眼竟有一个拳头大小的印记,像是淤青了。她心底权衡一阵后,主动对九皇子问道:“不知道皇子殿下的脸是”

    九皇子正对着林碧落的笑脸发呆愣神呢,冷不丁的听见了贾氏的话后,脱口而出就是一句:“还不是你的好孙女给揍得!”他话音落下后许久,整个大厅的气氛倏地一下就沉闷了起来,九皇子后知后觉的看了眼贾氏,贾氏一脸憋得通红的正瞪着林碧落看。

    林碧落此时的内心也满是焦虑,她心道:这九皇子还真不是一般不靠谱。贾氏瞪了林碧落许久后,大概是想通了什么,她对九皇子笑笑说:“殿下可真是爱开玩笑,我的孙女长得漂亮不假,可是也不是那种坊间那些狂蜂浪蝶,任由殿下玷污,你说是不是?”

    九皇子闻言,心底微怒,但他自知失言,于是对老王妃和林碧落作了一楫:“老王妃教训的是,我昨日回外祖父的府邸探望外祖母,被我舅父新生女的小拳头给狠砸了一拳,我刚刚在想事情,没反应过来这儿不是平疆公府,在下出言不逊,还请老王妃与大小姐见谅!”

    九皇子的道歉与理由诚恳又充分,再者他昨日挨揍后又用了药敷眼睛,当下看的确是个小拳头,老王妃心道:这民间此等人所生的儿子虽说是皇室血脉,但是不谨言慎行可一点都不适合在皇宫内待着,难怪这些年他会被皇帝所厌恶。

    “祖母,九皇子定是无心之说,还请祖母别与九皇子计较!”林碧落知道是自己闯祸惹下的祸根,于是她对贾氏福了福身后给九皇子开罪。贾氏本也没有为难九皇子的意思,当下对林碧落的求情只当是善良,也并未多想。她对林碧落道:“你且起来吧,我是个公道的老人家,不是外头那些悍妇刁婆!”

    林碧落点点头,起身坐下。

    “不知道九皇子今日前来,所为何事?”贾氏一时找不到话头可说,于是充当了家主的身份对九皇子问道,九皇子答:“今日前来,是为年初西山寒尸的事情,我听闻皇叔曾于年初到过西山,于是特来为民求教!”贾氏得知了九皇子前来的目的后,心底冷笑一声:敢情是借着为百姓除害的名头来寻计策来了!

    林碧落听着听着,忽然觉得正厅内的气氛有些僵硬化,她还没来得及出声,却见贾氏皮笑肉不笑的对九皇子推脱道:“王爷与几日前突患恶疾,这几日正在休养中,恐是无法接见殿下你了!”九皇子竖起的耳朵有些无力的耷拉了下去,林碧落本以为九皇子会知难而退,谁料九皇子却硬是对贾氏询问道:“可知道患了何等病症?”

    贾氏一时未察,开口说道:“是被个贱妇下了五”后面的话她硬生生的咽回了肚子,贾氏之前还在嘲笑九皇子一点都没有皇家的谨言慎行的风范,这下她也和九皇子一样差点脱口而出了重要的答案,她心底微微的惶恐了一番,随后回道:“王爷他是得了五根病!”

    “是五根病啊?这病症本殿下曾见过太医治疗,不如我请”九皇子好似对治疗安平王林家渊很感兴趣,但是贾氏却阻断了他的话:“王爷的病,殿下还是交由臣妇来处理比较好,殿下乃万金之躯,实在不可太过操劳!”九皇子张了张嘴,要说的话在此刻全部都消散了。

    “祖母,你流了好多汗,我给你擦擦!来人啊!今日看冰盏的下人呢?没瞧见老王妃热的快冒烟了吗?”林碧落看出了贾氏的心虚和缓兵之计,她为了转移九皇子的注意,上前几步对贾氏关怀起来。贾氏有些感激的望了望替她抹去汗水的林碧落,她心道:近来总觉得落儿变得异常聪明,今日看来,何止是聪明,她还能救急呢!

    林碧落看着贾氏那眼神,心底暗笑一声:祖母啊祖母,我若不这么做,等着九皇子逼得你无言以对之后,那受苦的说不准就是我了!林碧落对有些愣神的贾氏笑了笑,假意抚弄发梢,实际是回头看了眼那俊美无比的九皇子,她心想:九皇子早不来晚不来,为什么偏偏挑这个时候来?

    想到这,林碧落忽然眼睛发亮,难道九皇子不止看见了我昨儿个的行为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