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西山寒尸1(求收藏~求评论~)

    “落儿?落儿?”贾氏对林碧落唤了几声,林碧落经小桃轻轻的一掐后才恍然醒悟过来,她见到贾氏狐疑的表情后,当机立断的她挤出了几滴眼泪:“祖母,落儿想母亲了”贾氏本想责问林碧落刚刚在想什么,此时看见林碧落伤心的样子,又是当着外人面前的,她心一下子就软了:

    “落儿乖,落儿乖,不哭了,有祖母在呢!”

    林碧落缩在贾氏的膝下调皮的对座下的九皇子笑了笑,九皇子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林碧落,他冷了许久后,这才明白过来林碧落的作为是何意。“她刚刚是替我解围啊!”九皇子拜别了老王妃后,在踏出正厅之外的花厅时,对心腹梁仇说道。

    “殿下,你”梁仇欲言又止的看着九皇子,他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令九皇子很是恼怒:“有话就直说,别憋屁似得憋着!”梁仇闻言,差点笑了起来,他强制自己忍住笑意对九皇子回答道:“禀殿下,奴才刚刚是想说殿下好像自打见到那林家大小姐开始就失控了,而且这失控的有些莫名其妙!”

    九皇子听自己的手下这么一说,心里也有些奇怪:我是怎么了?我堂堂一个皇子,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因为谁失态过,更别说失控,这林碧落难不成这么邪门吗?“这件事就这么抹过去,我告诉你,这件事就只有咱们两个知道,要是被第三个人知道了,你就像这样你知道吗?”

    想来想去,为了林碧落的清白,九皇子劈烂了手中的扇子警告了手下,那手下见状,整个人都为之一颤,他心道:完了完了,殿下这算是陷进去了吗?“你在想什么?”冷不丁的,九皇子冷笑的声音传进了梁仇的耳中,梁仇咽了口吐沫答:“奴、奴才在想要管好自己的嘴巴”

    九皇子听到了手下的答案后,小孩子气十足的冷哼了一声,而梁仇则大势已去般的松了一口气:“真、真是吓死我了!这殿下小小年纪,心思什么的都如此缜密,我真是错信了陛下”梁仇心底暗自想着的时候,九皇子径直上了华丽的马车,上车后不久,一枚刻着一只巨兽的飞刀夹杂着一张字条射了进来。

    “殿下,有什么问题吗?”在马车外与马夫一同坐着的梁仇听见了“嗖”的一声后,在外头对九皇子问道,九皇子回应了无事后,梁仇也再没有其他的行动。而马车内,九皇子看着字条上的字觉得头疼,他心道:这可完蛋了,被知道我的好事了!

    他眼睛闪烁了一阵后,当下就将字条用内力烧了,而后拍了拍马车的木门对梁仇道:“走,去西山!”

    梁仇得到了指令后,也没多问,直接吩咐马夫调转马车前往西山,梁仇看着马车内再没了动静后,心底却有些恐惧。他想到了那个人吩咐他一定得阻止殿下前去西山的时候那语气,冷得都能死人了。可是如今的这事态变化成这样,有些惨不忍睹,也有些把控不住

    多番思虑后,梁仇对马车内的少年询问一句:“殿下,这会儿也接近用膳的时辰了,要不咱们先去找家酒楼吃饭?”马车内许久没传出回音,正当梁仇要放弃询问的时候,从马车内忽然传来了一怪声,梁仇没来得及反应就把到耳边的怪声就住了,他摸到了一软稍硬但又有些软的东西。

    “什么东西呢?”梁仇将手中的东西拿到眼前一看,嘴角有些抽抽,原来从马车内飞出来的竟是一张烙成耀眼金黄色的大烧饼。“多、多谢殿下的赏赐!”梁仇对车内的人谢赏后,整个人有些不开心,他心情不是很好的啃起了那张饼子。

    啃着啃着,只听见口腔里传来“咯噔”一声,梁仇吃痛的轻唤了一声,接着吐了一口血沫出来,血沫里还混杂着一颗碎牙和一粒石子以及一些面糊。梁仇惊讶的看着那碎牙,而后回头看了眼马车内,此时马车木门的帘子已经掀开了,九皇子的脑袋露出来对着梁仇笑着。

    “殿、殿下这、这饼子真、真好吃”梁仇昧着良心撒着谎,九皇子笑的人畜无害的说:“那就多吃点!来,这些啊,都是你的了!”说着,他从木门里递出了一大叠的饼子,梁仇看的眼睛都红了,他说:“谢、谢殿下的赏赐”

    九皇子闻言,挑了挑眉:“记住了,以后除了我,谁下达命令都不能听!”说完,他也不给梁仇解释就钻回了马车里去,但很快他又钻出来对梁仇说:“还有安平王府的那位大小姐!”之后他一摔木门,彻底没了声音。可怜梁仇想了一路,这才想清楚了九皇子话里的意思。

    到了西山后,梁仇借尿急躲到了隐蔽的地方放了一只会飞的银色小蛇,小蛇的头顶生了一只乳白色的瘤子,而瘤子里头藏了一张小纸条,纸条上写了一句话:主命难违,恕难尽忠!做完他一心要做的事情后,梁仇有些飘飘然的松了口气,当他转身时,却看见了九皇子在他身后笑盈盈的望着他:“都办妥了吧?”

    梁仇当下就觉得身子一寒,而后强作镇定的应答:“是,都办妥了!”九皇子咧嘴一笑:“那家伙,我告诉你啊,三年前有个叫殷书的侍卫对我阳奉阴违,你猜我怎么对付他的?”梁仇咽了口吐沫问:“属下不知道”九皇子笑眯眯的拍了拍梁仇的心口说:“我在一天晚上将他的心掏了出来喂了御花园底下养着的狗头鱼了!”

    梁仇听见九皇子的答案后,整个人顿时就有些僵硬,他脸色苍白的笑着说:“这下场是那人该受的!是那人该受的!”九皇子笑眯眯的看着他道:“嗯,说得好,说的很不错!”梁仇如临大敌般的看着九皇子,欲说出口的话此时堵在喉咙里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啊!好疼啊!救命救命啊!”正当梁仇抱着寻死的心态打算对九皇子说出他憋着的秘密时,远处的山腰传来了女人的尖叫声和求救声,九皇子对梁仇吼了一句后径直施展了轻功前往山腰,梁仇呆愣一会后也快速的跟了上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