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西山寒尸2(求收藏啊,求评论啊~~~)

    “救命啊好痛救命!”随着九皇子与梁仇越接近山腰,那女子的惨叫声和呼救声就越发的清晰起来。“殿下,咱们还是甭搭理那女子了!”梁仇跟在九皇子身后提议,九皇子使着疾风步的身法一下子就停住了:“混账!”他话音刚落,梁仇就挨了一巴掌。

    “可是我奉了”梁仇正要说话,却冷不丁的被九皇子的眼神给瞄了一眼,就此他再也不敢发言。“是寒尸!”九皇子到了山腰后,远远地就看见了一具身材矮小、浑身渗着血块的干尸正对着一身着石榴裙的女子做出攻击。“简直就该死!”九皇子大怒一吼,随后纵身一跃,一把精致的银剑从他的身上钻了出来。

    “公子、公子救我!壮士救我!”穿着粉色石榴裙的女子一瞧见九皇子元邪出现。便扯开了喉咙大叫,这一叫,也惊动了寒尸。

    “吃我一剑!”九皇子当机立断使出剑法,却被身后赶来的梁仇给抢了先。梁仇的人未到声先至,九皇子元邪只看见一股青灰色的剑气直冲向那具寒尸,等剑气到达寒尸身边时,那寒尸竟一闪,躲了过去。“梁仇你个学艺不精的!”元邪怒喝一声,纵身往上空翻着浮在了半空,而后他对着那寒尸所在的位置“嗖嗖嗖”的划了三四道。

    “殿下小心!”在看见元邪的行为后,梁仇就有些不敢看的捂着眼睛喊了一句,他躲在边上的草堆里默默的祈求上苍保佑九皇子。“要你废话!”元邪划了三四道后,直接一个空踢,借助路过的一只蜜蜂的力冲向了那具接近融化的寒尸。

    在女子的尖叫声里,那具寒尸受到元邪的剑气与破天斩的攻击而化作了碎片,带着些许的寒冰与凝固血水的银剑在自动感到变干,而女子在得救后对元邪说:“多谢壮士相救,小女子、小女子感激不尽”还没说完,人家晕倒了,元邪的眼神带着些深沉的扶着那女子下山。

    “殿下,这女子来历不明,你看”躲在草堆里的梁仇此时冒了出来跟在元邪身后说话,元邪眼睛一瞪他,他当即就闭上了嘴不再言语。可是无论怎样,梁仇都觉得这女子很是怪异,显而易见的一处就是她居然能等到人来搭救她,想到这,梁仇的思绪不禁飘远了

    在半年前,大魏的皇山西面开始出现一些被冻僵的死尸,这些死尸的死法皆是被冻僵后死亡,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乎还有一些动物。当朝皇帝元不笱在得知了这一怪状后,曾派安平王林家渊前去皇山剿灭寒尸,可是这时隔半年,山上竟又再次出现寒尸

    “记住,回府后就去医庐找药医来一趟。对了,今日之事,你要是敢偷偷告诉那个人,小心我把你给扒层皮掉!”在回府的马车上,元邪钻出了脑袋对梁仇说道,梁仇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点点头:“属下遵命!”

    回到南逸王府后,梁仇来到元邪的房内对元邪道:“殿下,属下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元邪正自己一个人下着棋呢,听见梁仇的话后皱起了眉,随后他用一种很是凶狠的眼神看着梁仇道:“如果是关于刚刚那位小姐的,我看你就不用说了!”

    梁仇愣住了,随后认命般的点点头:“是,属下遵命!”说完,梁仇就忧心忡忡的离开了元邪的内室。梁仇走后没多久,在元邪对棋盘上的棋子有些无能为力的时候,一抹妖冶艳红的身影从元邪内室外的侧窗里消失,那身影消失后,元邪拿着白棋莫名的冷笑一下。

    翌日,安平王府的管家上门来到,元邪听闻了此消息后,连忙梳洗一番便赶去了正厅。“林克拜见南逸王殿下!”安平王府的管家林克见到元邪出来后,很是正统的对元邪作楫。元邪淡淡的说了一声:“起身把!”林克闻言,对元邪谢恩后起身。

    “不知林管家来此所为何事?”元邪对林克问道,林克心里莫名的抖了抖,他心道:这南逸王殿下真和外界传言的一样,不守成规。这本该由自己对殿下主动提起来意的,竟变成了他提出,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虽然昨天已经见过了

    “回殿下的话,老奴是受王爷之托,请殿下前去安平王府商议西山寒尸之事的,不知殿下今日是否得空?”林克快速回答了元邪的话后还对元邪反问了一句,元邪眼珠一转答:“今日得空,不知王爷是否当即就可见客?”林克答:“是,王爷随时可以接待殿下!”

    元邪点点头:“那就好,来人啊,准备马车,本王要外出!”磁性的嗓音在室内传了个遍,很快的,外头就传来了一声回应:“禀殿下,马车已经备好!”元邪对林克笑笑:“不知道林管家是怎么来的?”林克听见了元邪的问题后,额头冷汗直冒,他哆嗦着音答:“老、老奴是骑马来的”

    元邪听见林克的回答后,对身边的随从嘀咕了一声,而后他笑眯眯的对林克说:“林管家,若不嫌弃,就和本王坐马车过去吧!”林克闻言,当即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直说:“殿下饶命,殿下饶命,老奴身份低微,实在不敢与殿下同处一车啊!”

    元邪摆摆手:“无妨!”林克对元邪的话充耳不闻,仍旧在死命的求饶,元邪无奈,对林克道:“这是命令!”林克干张嘴,而后人命般的点点头:“是,老奴遵命!”听见林克的话后,元邪有些阴谋得逞的笑了,他回头看了眼躲在暗处的人,对那人点了点头后便离开了王府。

    “殿下,梁侍统呢?今日怎么只带着几个散卫?”元邪出了南逸王府的正厅后,其外祖家派来打理王府内务的管家萧安很是紧张的对元邪问道,元邪对萧安客气的回答道:“萧管家不必紧张,梁仇那小子惹了风寒,我遣他去医庐治病了,很快就会来安平王府与我会合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