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西山寒尸3

    萧安听见答案后,有些狐疑的看了元邪一眼,他望了望正厅的某个角落,心头的疑虑告诉他有问题,但萧安本着元邪是主子,自己是奴才,奴才不能管主子的闲事的念头,他淡然对元邪谏言几句。元邪很是耐心的听完了萧安的谏言后,对萧安又安抚了几句,而后带着林克离开了王府。

    就在元邪离开王府后没多久,萧安本打算出府去平疆公府向元邪的外祖父报告近期元邪的举动,但是却忽然听见了元邪的后院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冷兵器碰撞声。“难道有贼?”萧安心底一下子提了起来,他马上遣了几名暗卫跟在自己身后上了屋顶往后院赶去。

    此时的南逸王后院,一抹紫色的身影与一抹黑色的身影纠缠在了一起。萧安赶到时就看见底下有两团紫黑的气场很是浓重,两种颜色过分的特殊,使得观战的萧安眉头一皱。“大人,该怎么做?”暗卫见到下面的情况后对萧安问道,萧安手一扬,道:“诶,现在还不知道情况,且看看再说!你们几个都分散开点,稍稍使些龟息元气!”那几名暗卫听见了萧安的吩咐后,皆了然的运功,而后继续观战。

    在萧安说话的时候,底下的黑色气场中发出了一招龙神功,黑色的乌龙在红砖绿瓦的衬托下显得很是诡异,那条龙在萧安与众暗卫的眼前一闪而过,直冲向那抹紫色的身影。就在黑龙要打进那紫色身影的时候,却见那紫色身影忽然变化了身法,从紫色身影的气场里蓦然的出现了一个妖冶的红色身影。

    “是幻体三丰!”萧安看见那异常的身法后,整个人都为之一振,这可是魔教的嫡传奇功啊!看到这,他忽然想到了近期又出来肆虐的寒尸,难不成是殿下昨儿个消灭的那具寒尸是魔教的?可这也没道理啊,年初的时候,那被安平王与金甲神兵所消灭的寒尸也没见有人为他们出头啊!

    萧安想着想着,底下的打斗已经出现了另一个局面:那用幻体三丰的紫色身影此时又分裂了三个不同色彩的身影,但是都被那条黑龙所打灭了,那黑色气场里的人忽然冷哼了一句:“这点本事也好意思为祸百姓?”他话说完后,整个黑色的气场都上升了起来,接着那些黑气又都快速的下降。

    “大人,这一招,是不是侍统的归元掌啊?”有名暗卫曾见识过侍统梁仇的功夫,当下认出了这黑气上升下降的功法所为何。萧安点点头:“不错,是归元掌,难怪今日殿下没有带走梁侍统,敢情是留着梁侍统对付着底下的魔教徒啊!”

    萧安嘴里是这么说,但心里则是冷冰冰的,殿下啊殿下,我都尽心尽力的为你做了这么多了,为什么你还是这么不信任我呢?等他心底嘀咕完后,下面的打斗已经结束了,一穿着粉色石榴裙的女子被穿着黑衣的梁仇给拖进了南逸王府的暗牢内。

    在进入偏厅之前,拖着人的梁仇对着屋顶喊了一句:“都甭看了,该打扫的打扫,要不然等殿下回来看见这么乱的地面,小心他让你们去掉金钩!”暗卫们冷不丁的听见了梁仇的话,整个人不自觉的都抖了一下,掉金钩啊,那是比大冷天去游水更可怕的事情!

    “大人,你看”那些暗卫们此时都忘了王府的主事其实是萧安,他们对萧安试探性的说了一句,萧安摆摆手:“去去去,快打扫干净!”那些暗卫们得到命令,忙不迭的飞下了屋顶。而萧安则是轻轻一跃,来到了大厅外的地上。

    “你这老家伙的功力还是这么好啊!”从暗牢里出来的梁仇带着些玩味的对萧安说道,萧安一巴掌拍上了梁仇的脑袋:“你个臭小子,什么时候把我的龙神功练得这么炉火纯青的?”梁仇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萧安鞠了一躬:“梁仇还得多谢萧先生的馈赠,不然单凭我的归元掌,今日是断不能将那魔教女徒给打败的!”

    “这有什么好谢的?咱们都是为殿下办事的,殿下不信任我,但是你又没有绝招,我只能将龙神功交由你练习。毕竟能保护好殿下,那就够了!”萧安淡淡的说着,但是梁仇仍是听出了他话语里的些许伤感。梁仇心底很想对萧安说不是这样的,但是他又想到了元邪的警告,于是他索性闭嘴叹气:“唉!”

    萧安见梁仇叹气,正要问梁仇叹气的原因,梁仇却突然跳起来道:“糟了,差点忘了要去安平王府与殿下会合了!”说着,他就快速的扒下了身上的黑色夜行装匆匆往门外赶去,萧安看着梁仇那冒冒失失的样子,忽然觉得刚刚看见的那个使着龙神功的家伙是个假象。

    “可不是假象吗?”萧安莫名其妙的笑道,接着拾起那件被扒烂的夜行衣往梁仇的卧房走去。

    安平王府内,林家渊的身子已经差不多好了,先前林碧落控制着林家渊的身子,所以林家渊一直昏迷不醒。昨日林碧落听闻元邪说的西山寒尸后,思索了一晚上,终于在记忆里找到了西山寒尸的记录:那是魔教徒用一种名为寒冰蛊的巫术控制的死尸,他们不怕火,只怕银色的剑。当然了,前世的时候西山寒尸一早就被林家渊所灭绝。

    “难道是重生改变了这一世的规律吗?”林碧落心底自问道,如果是因为重生改变了这一世的状态,那么我还能不能把那渣男碎尸万段了呢?林碧落想着想着,眼前忽然闪过了一个男子的身影,那男子回头对她笑了笑,林碧落惊得直接站了起来,“怎么回事?怎么大白天的都能出现幻觉?”

    林碧落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欣喜和暗动,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激动在她的心底弥漫着,她刚刚看见的那个男子,俊美不失阳刚,英勇不失温柔。那男子,正是半夜翻窗被林碧落揍成阴阳眼的南逸王殿下元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