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西山寒尸4

    “这可糟了,前世的九皇子好像是被魔教徒暗杀身亡的,我记得龚铭那小人本是与九皇子交好的,但是却在得知九皇子死后立马投靠了当时地位显赫的三皇子,可是三皇子后来”后来怎么了,林碧落暂时想不起来,她自言自语说话的声音传出了闺阁,正好被端茶进来的小桃听见了:

    “小姐,你在说什么呢?什么后来,什么三皇子啊?”小桃一脸笑意的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明显看出了小桃眼里的羡慕与激动,她打算岔开话题,于是便拍拍小桃的手道:“日后我一定给你安排一个好归宿!”小桃身子一僵,当下就跪在了林碧落眼前:“小姐,奴婢刚刚的话绝无别的意思,小姐不要赶走奴婢啊!”

    “小桃,你在说什么呢?”林碧落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小桃,她心底有些惊讶,这小桃今儿个是怎么了,怎么像是没脑子啊?小桃听见了林碧落的问话后,抬起泪湿的脸对林碧落说:“小姐,你别赶我走啊!”林碧落好笑的抚弄了一下小桃的发髻:“我什么时候说要把你赶走了?”

    小桃愣住了,而后她支支吾吾的说:“那小姐刚刚为什么说、为什么说要给我安排好归宿?”林碧落捂着嘴笑了一番后答:“难道你日后不嫁人吗?”小桃羞红了脸:“我、我”林碧落见状,也不愿再都小桃,她扬扬手:“去,把关于西山寒尸的卷宗去爹爹的书库给我找来!”

    小桃有些吃惊的看着林碧落:“小姐,你、你开窍啦?”林碧落莫名其妙的看着小桃:“什么开窍?”小桃道:“往日王爷想让你读书都难,今天怎么”小桃说着说着,就不敢说下去了,因为她看见了林碧落正一脸深沉的笑看着她。小桃心底一惊,马上意识到自己多嘴了,她快速的对林碧落福了福身,而后就往书库跑去。

    一壶茶的时间过去了,小桃才气喘吁吁的拿着几册有些泛黄的簿子走进了林碧落新搬入的悠箐阁:“小、小姐,奴、奴婢把卷宗找来了!”林碧落正在用左右手互相下着棋,她听见小桃的声音后,略微的侧了侧身,随后继续埋头看着棋盘。

    “小姐?”小桃呼吸均匀后对林碧落试探性的问了一声,林碧落侧目一瞥,小桃顿时噤了声,小桃心道:小姐的这眼神,怎么看着想要把我撕裂?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林碧落仍对着那棋盘皱眉,棋子一颗未落,林碧落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小姐,你是不是不舒服啊?”小桃早已发现了林碧落的怪状,她见林碧落的脸色越发难看后,有些颤抖的对林碧落问了一句,但林碧落没回答她的话。

    小桃心里紧张的不得了,可她怎么叫林碧落都没有用,小桃见林碧落的脸色已经从紫色化作苍白了,情急之下她一把将林碧落面前的棋盘直接给推翻了,误打误撞的却救了林碧落。只见林碧落在棋盘落地后就像被抽走了所有气力似得,身子一软,人当场就摔在了地上。

    “小姐!”小桃大喊一声,接着就开始对院子里喊救命,喊了没几声,林碧落就伸出了她的右手扶在小桃的肩上:“小、小桃,别、别喊人!”小桃愣了愣,她点点头:“小姐,奴、奴、奴婢先扶你起来!”林碧落虚弱的眨眨眼,随着小桃的动作起了身。

    一顿饭的功夫,林碧落已经恢复了原样,她看着面前仍旧紧张自己的小桃,无声的笑了。林碧落笑着笑着,莫名的又想到了自己刚刚下的那盘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居然会走火入魔了。“真是老了!”林碧落心底暗暗自嘲了一句,但很快她又想到了更深层的地方:难不成我的心力还不够坚毅?

    想到这,林碧落伸手拿过了八仙桌上那几册小桃所找来的卷宗,细细翻了一翻后,林碧落从眉头紧皱变得脸色骤变,她心道:这西山寒尸的来历很是可疑,也不知道是妖邪还是巫师。这大魏是信奉佛道二教的大国,对巫蛊之术很是厌恶,这些西山寒尸这时候出现定不是什么好事。可是父亲所记载的灭尸手法又捉襟见肘,奇怪,父亲当时到底是用什么方式消灭寒尸的呢?

    林碧落左思右想都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正巧小桃端了碗热气腾腾的解暑凉茶进屋,林碧落见状脑子里忽的想到了灭尸的办法。她接过小桃手中的凉茶后附在小桃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小桃一脸为难的看着林碧落:“小姐啊我、我是个黄花大闺女呢!”

    林碧落眉头一皱:“我只是让你去和受难的百姓知会一声,可没让你去献身!再说了,你只需要吩咐府里守门的士兵去坊间传一声话,那么百姓们自然而然的就会知晓做法的!”小桃恍然大悟的瞪大了眼:“小姐你看,奴婢多笨啊!”

    林碧落嘴角一扬:“知道自己笨,那还不快去?难道还想落个懒惰的口实吗?”小桃闻言,急腾腾的起身就往外跑去,林碧落见小桃那冒冒失失的样儿,心底嘀咕一句:真是,跟着我这么久了,怎么还是风风火火的性子,一点都不够镇静!

    而就在林碧落对小桃嘀咕她的主意时,安平王府林家渊的内室里,九皇子元邪与林家渊正在对弈,当元邪的黑子落在了最不显眼的一处后,林家渊长叹一声,而后脸色有些红的对元邪道:“唉,本王又输了!真是惭愧,当年本王教你对弈的时候,你还是个小不点儿,可如今说吧,这次有何事求皇叔我!”

    元邪对林家渊的表现早已琢磨透彻,他听见了林家渊最后问出的问题时,便清了清嗓子抱拳答道:“本王想求皇叔传授除妖的绝技!”林家渊听闻元邪的话后,当下就是一惊,随后他露出疑惑的表情对元邪道:“不知道南逸王此话何解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