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西山寒尸5

    元邪眨巴着眼看着林家渊道:“皇叔难不成一病病失忆了?”他话音落下后,林家渊正要反驳,却听元邪又说:“既然皇叔失忆了,那小王便细细对皇叔解释一番!”说完,他起身打开了林家渊内室朝着西山方向的南窗:“皇叔可记得年初的寒尸伤人?”

    林家渊当下便震惊了,他心底隐隐的有些恐惧,但是他一向老谋深算,这点恐惧断不会轻易示众,于是他索性点点头答:“本王记得,那些怪物可都是本王率兵剿灭的!”元邪对林家渊的回答稍显惊讶,而后又笑的一脸深沉的对林家渊问:“那皇叔当初是怎么剿灭它们的,你可有印象?”

    “本王是”林家渊正要回答,心底却是莫名的一抖,难道侄儿已经知晓了本王与魔教达成协议的事儿吗?他心里百转千回就那么一会儿,可在元邪眼底却别有意味。“怎么?皇叔答不上来吗?”元邪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家渊问道,林家渊心里一急,突然就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元邪见此,无奈的叹了口气,喊了王府的下人进屋。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后,元邪对林家渊道:“皇叔,你当初怎么剿灭的那些寒尸,现在还请你再次以当初的方式送它们归西,为了百姓能安居乐业,还请皇叔斟酌清明!”元邪说完,招呼也不打就离开了,林家渊听见元邪说的话后,心里一股子火气上涌:什么?寒尸居然又出现了?这出尔反尔的本事也就属魔教最厉害了吧?

    当即,林家渊就喊了管家林克进屋,林克进屋后,林家渊吩咐他去卷宗室内找来一铜盒铁盖。很快,那铜盒铁盖就到了林家渊面前,林家渊一鼓作气直接拧开了那铁盖,林克偷偷的瞄了眼盖里的东西,竟是条发着绿光、长相酷似蜥蜴的不知名动物。

    “魔教,是你们逼我的!”林家渊怒气冲冲的说了一句,而后拿过自己让林克一同带来的鹅血,直直的浇在了那只绿光动物上。在一旁垂着头听命的林克在听见了“嗞”的一如油锅下菜的声音后,便偷偷的用余光瞄着林家渊手里拿铁盖,只见那铁盖此时在冒烟,而里头的绿光一会儿变白,一会儿变红,一会又恢复了绿色。

    如此循环了一阵后,那铁盖里头的光源消失了,而铁盖内凭空冒出了一串很是粗犷的吼声,那声音大概是这样的:“好你个林家渊,居然毁坏信约,那就别怪我术叱轧翻脸无情!”林家渊听见那声音后,先是与林克一样愣住了,等他反应回来后便是冷笑一声,然后将铁盖拧紧后丢给了林克并吩咐他到西山脚下用最脏的牛荒火烧毁。

    “王王爷、这、这、这东西不会活过来吧?”林克离开前有些紧张的看着林家渊询问,林家渊摇摇头:“你就甭担心着有的没的,我吩咐你去做的事不会是害你命的事儿!”林克听见林家渊的回答后,嘴上虽然连声说:“王爷所言正是,王爷所言正是”,但他的心却在骂林家渊:“你当然不害我命,你只是要我发癫,难道你不知道西山在闹寒尸吗?”

    这么想着,林克离开王府的步子也缓了下来,从林家渊的内室出去后,林克磨蹭了将近一刻钟才出府。这期间,外头发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比如前去西北探视民情的三皇子殿下劳师动众的回了京都,又比如坊间新出了一个对付寒尸的方法。

    “你们说什么?你那里有治理寒尸的方法?”元邪在离开林家渊的内室后便独自往王府外走,他摒退了马车和手下,只留下了散卫躲在四处保护。他想着林家渊的表情和表现,同时又想到了林碧落,一个时辰过去了,太阳快要西沉了,他走到了西山附近的一处茶庄时忽然听见了茶庄内有人在贩卖灭尸的方法,这才有了刚刚那一问。

    “不错,我手上有灭尸良策,不过得拿十两黄金来换”茶庄里,那个自称有灭尸良策的家伙狮子大开口的要价,吓得原本兴致勃勃的一群人顿时噤了声,他们不再搭理那卖良策的人,转头坐到了说书人的面前对那说书人询问一些问题。

    “诶,你们都不要啊?真是的,那就五两黄金吧,五两黄金我把良策卖给你们!”那贩卖良策的男人有些急了,他心底暗自嘀咕着:真是的,这大魏的人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他沮丧的转过了身打算离开,却被一只手挡住了去路,一张灰黄色的纸张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顿时,他眼睛大睁,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只手的主人:

    “一百两黄金的票子啊?这、这、这不会是假的吧?”

    那只手的主人就是先前对这男人询问过的元邪,他见男人出价又降价,心里对他的灭尸良策甚是好奇,于是他掏了一百两黄金买了他的灭尸良策。当元邪拿过微薄的纸张时,他心底莫名的有些怪异,这种怪异就像看见林碧落的那一瞬间的激动一般,令元邪自己觉得自己有病。

    打开那纸张,上头寥寥几行字,但是元邪每看完一行,紧皱的眉头就舒展开一些,看到最末尾的一行时,元邪笑了:“好策!好策!不知道这良策是何人所想?”元邪笑着对那卖策的男人问道,可是那本站在元邪身旁的男人此时早已没了影儿。

    元邪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他吹了声异样的口哨,几名隐在暗处的散卫一下子就跳到了他的面前,领头的散卫对元邪问道:“殿下有何吩咐?”元邪挑了挑眉道:“去查查卖良策的那男人下落,快去快回!”说完,元邪一个纵身,当着茶庄人的面飞过了一个又一个屋顶。

    “这后生出手不仅大方,居然还身怀武艺,真是了不得,也不知道是哪家的贵公子呢!”茶庄内有人提了个话茬,原先围着说书先生问关于寒尸身世的那几个人一下子都转身议论起了元邪来。而坐在茶庄深处的那说书人慈眉善目的看着元邪消失的地方,心道:居然还有人卖灭尸良策,也不知道好不好被那些寒尸给吃了!

    想到这,那说书人怪笑了一下,而后看了眼快要沉下山的太阳,在茶庄内众人都没察觉到的情况下,消失在了他所在的位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