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黄金百两3(求推荐啊,求收藏~~~)

    “禀告殿下,属下已经发现了那卖策人的接头丫鬟前往钱庄!”南逸王府的书房里,一名暗卫悄无声息的避开了王府的守卫们来到了元邪的面前,元邪一脸晦暗不明的表情看着那暗卫:“别伤了人,只需要问出她的主子是谁就够了!要是有什么差错,仔细你们的脖子!”

    元邪话毕,伸手往书房幕帘甩了一掌,那暗卫眼睁睁的看着幕帘垂下,而后他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脖子。“得赶紧回到钱庄去!”那暗卫反应回来后忙不迭的闪身出了南逸王府,他心里有些担忧,他生怕领队会对那丫鬟做什么不好的行为。

    而在钱庄,小桃刚将银票兑换成了金子出来,就被黑压压的三个人给挡住了去路,小桃眼睛一瞅来人那蒙脸黑衣的打扮,心下就是一惊:“难不成遇上打劫的了?”她回头瞄了眼身后那些个守在钱庄的护卫,而后又瞧了瞧眼前的三个大汉,她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

    “三、三位壮士有什么事儿吗?”

    “姑娘跟我们走一趟吧!”带头的那蒙脸汉子粗厚的音色骇的小桃面色大变:“你们、你们别乱来啊!看见后头那些个护卫没有?你们乱来我可要大喊了!”那带头的汉子对小桃的话没有任何的退缩和畏惧,他对着身后的两个人动了动脑袋,而后他身后的两个人就向小桃伸手而去,一巴掌就将小桃给拍晕了。

    “大哥!”此时,从天而降一名暗卫,他气喘吁吁的看着眼前的局面,当下就长叹一口气:“唉!”带头的那汉子看见那暗卫的样子,不禁疑窦丛生:“怎么了?”那暗卫附在带头汉子的耳边嘀咕一句,而后那蒙脸露眼的汉子,整个人都抖了抖:“此话当真?”

    那暗卫点点头:“千真万确!”

    “这下可糟了!你们,快把这姑娘救醒!”带头汉子声音大变道,他身后扛着小桃的那俩暗卫闻言,一下子就手忙脚乱起来。“你们这是什么情况?”带头汉子瞧着那两个暗卫将小桃给整地上去后,当场人就跳了起来,怒气冲冲的一把揽过小桃就往她人中一掐。

    “啊!你在做什么?”小桃清醒后第一个反应就是送了那带头汉子一巴掌,那汉子被打蒙了,随后他暗忍一口气:“姑娘恕罪,不知道你是哪家的小姐?”小桃还处在愤怒的状态下,当下理也不理的盯着那蒙面男人:“怎么的?姑奶奶我是安平王府的!”

    那带头汉子也不恼,他当然知道小桃是安平王府的人,就是不知道是谁的人。于是,他上前行了一礼:“不知是安平王府的贵人,还请恕罪!”说着,对身后的三个人示意一下,那三个暗卫当下也都一一上前对小桃行了一礼,小桃哪里受过这么大的礼啊,当下她就轻飘飘的了:

    “看你们态度也诚恳,我回去也就不去禀告我家大小姐了!”

    小桃话说完,拎着金子就往皇城的贫民区走去,独留下那四名暗卫在身后若有所思。

    “大哥,就这么放她走了啊?”先前去汇报消息的暗卫看着小桃的身影对带头汉子问道,带头汉子手一摆:“已经问到了我要的消息了,就无需再多纠缠了,走吧!”说着,他身子轻飘飘的在原地一跃,而后如陀螺似得在半空一下子就消失了。

    “你说大哥这是什么情况?殿下不是都说了不能用这些身法吗?”

    “嗨!管他呢!咱们只要在王府附近不用就是了!”

    “甭说了,再不跟上大哥,一会儿咱都吃不了兜着走”

    半盏茶的时间过去后,南逸王府的练功房里,元邪看着跪在地上的四个暗卫道:“照那丫头的意思,她的主子是安平王府的大小姐咯?”暗卫的领头也就是那带头汉子抱拳应道:“回殿下的话,属下亲言所问,亲耳所闻,绝对没有错的!”

    元邪似笑非笑的眨眨眼:“都退下吧!”那四名暗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而后快速的闪身离开。

    “是安平王府的大小姐啊,那么就不是落儿了!”元邪自言自语的说着,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言语有些轻浮了,哪有喊人家未出阁的姑娘的名字如此亲昵的!只见元邪看着面前的木桩和石像,他伸出了左手猛一出力,接着一副心不在焉的离开了练功房。

    在元邪走后,那表面看着丝毫不损的石像与木桩皆化作了一堆粉末,在练功服内消失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天又快结束了,而安平王府内此时正人声鼎沸的。林碧落一早就得到了老安平王妃的知会,说今日晚宴是安平王林家渊为旧部接风洗尘的夜宴,要林碧落一定得到场。林碧落回屋后细细思索一阵,随后就笑的一脸深沉。

    “小桃回来了吗?”林碧落回到自己的闺阁后就对阁子里头的守阁婢女兴春问道,兴春点点头:“小桃姐姐一早就回来了,她还赏了我们好多果子吃,说是小姐你的意思!”林碧落看着眼前的兴春,忽然看见了兴春的脖子内有根丝线,而后她又看见了兴春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期待,林碧落心底冷笑一声:“哦?是吗?”

    兴春见林碧落问了自己一句,她兴致勃勃的对林碧落细数了一番小桃的罪状,而后又添油加醋的乱说了一通,直到林碧落装作不耐烦的抚了抚自己的额头,兴春这才停住了声音期待的看着林碧落:“小姐,是不是奴婢话多了?小姐还是快进去休息一会儿吧!等下晚宴就要开始了,小姐还是要留着精力去宴上的!”

    林碧落假装欣赏的看着兴春许久,接着就自己一个人往屋内走去。刚进屋,小桃就迎了出来,林碧落借着屋子入口处的一枚装裱的银片反光看了眼身后的兴春,她正盯着自己呢。林碧落计上心头,对着小桃就挥手而去,“啊小姐,小桃是做错了什么吗?小姐为什么要打奴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