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黄金百两5(求收藏啊求推荐!)

    林碧媛哪里敢接那把匕首啊,她现在吓都要吓死了,她脑海里忽然闪过了林碧落对待她母亲的画面,想到这,林碧媛身子开始颤抖,而林碧落则是笑盈盈的强行将匕首塞进了林碧媛的手心里:“姐姐,来,就对着这里,狠狠的来一下!”

    林碧落边说,边比划着自己的胸口,林碧媛冷不丁的被林碧落塞了一把匕首,整个人已经很是害怕。此刻她拿着匕首,一动都不敢动的盯着林碧落,满眼都是求饶。但是林碧落哪肯轻易的放过她啊!只见她附在林碧媛耳边道:“你不是讨厌我这个嫡女吗?你不是自命清高吗?不是的,你母亲是个阴险小人,你呢?你是个没脑子的蠢货”

    林碧落絮絮叨叨的在林碧媛耳边说着,林碧媛本颤抖的身子不自觉的开始停了下来。慢慢的、慢慢的,在林碧落说到要怎么对待李昌国时,林碧媛终是受不了了,她开始发狂,开始挥起了匕首。而与此同时,林碧落的父亲进了林碧落的阁楼内,正好瞧见了这一幕的发生。

    “畜生!你在做什么?”林家渊一把夺过了林碧媛挥动着的匕首,虽然夺得很快,但是林碧媛的指甲仍旧划伤了跟着林家渊进来的林铮羽的脸。“小弟!”林碧落惊呼一声,而后快速的跑到了林铮羽身边,林碧落看见林铮羽脸上的伤口后,莫名的有些怨恨自己起来。

    “小畜生!看看你做了什么!来人啊!把林碧媛给我关进柴房,等晚宴开始再放她出来!”林家渊对外头的家丁喊了一声,接着,四五个人高马大的白衣汉子闯了进来抓走了大吼大叫的林碧媛。

    “父亲,都是因为我,若不是我对大姐冷言冷语的,她、她怎么会伤了小弟,都是我呜呜”林碧落很是委屈的对林家渊说道,林家渊有些心疼的看着林碧落:“不是的落儿,是林碧媛脑子坏了,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

    林家渊说完,蹲下身子将林碧落和林铮羽都抱了起来:“父亲只有你们了!”

    一句话毕,林碧落莫名的觉得林家渊其实并没有自己记忆里那样那么不堪,当然了,这个想法不过持续了一会儿,因为下一刻林家渊就支开了所有人对林碧落道:“落儿,今日是我的旧部,临安的富户龚长存前来探我,额他的儿子龚铭今年有十六了,他想他想”

    林家渊一时半会开不了口说话,林碧落心底冷笑一番后,面上无恙的问道:“他想求娶我是吗?”

    林家渊当场就怔住了,他一把扶住林碧落的肩膀:“落儿、落儿,不是的,父亲不愿意的!可是,可是”“可是那人自离开官场后,就摇身一变成为了临安的大富户,而且与当朝太子元音交往甚密对吗?”林碧落再次对林家渊问道,林家渊直接就傻愣住了。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最爱的女人留下的女儿,他支支吾吾了半天都没把话说清楚,林碧落忽然之间有些想冷笑。她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前世,当时的林家渊也是为了能与太子元音亲近才将自己远嫁临安,可没想到换到今世还是这样。亏重生以后,自己还将一腔怒血回报给李氏,可是自己的报复却是做错了

    “落儿,你、你是我最漂亮的女儿,我、我、我落儿啊,我我是”林家渊组织了许久的话,再对上林碧落那有如枯井黑洞一般深邃的双眼后,整个人再次无话可说,最后还是林碧落替林家渊把话说了:“父亲是觉得落儿最漂亮,只有我才配嫁去临安是吗?”

    林家渊点点头:“你都知道了?”林碧落未作答,而是反问了林家渊一句:“父亲觉得当今朝中的局面如何?”林家渊不可思议的看着林碧落,他道:“群臣以徐奎与金达分作两派,徐奎是太子的人,而金达则是三皇子的人!”“难道就没有了吗?”林碧落看着林家渊问道,林家渊一时不知林碧落此番问话是何意,林碧落却莫名的笑了下:

    “徐奎虽是太子的人,可是他随时都会倒戈太子,因为徐奎的母亲是三皇子外祖家的远方表亲,说的清楚些,就是他是三皇子埋在太子身边的细作!而金达看似是三皇子党的首脑,可他实际上却是当今的陛下派去帮衬三皇子与太子持平朝局的心腹!所以说,父亲你觉得当今的朝局如何啊?”

    林家渊被林碧落的一番话说的震惊无比,他身子抖了抖,随后看着林碧落多了一丝狐疑:“落儿你何来这么多消息?”林碧落扬唇笑道:“何来的消息父亲就不必问了,落儿现在只想问父亲一句,知道了这么多的内幕,父亲可还想淌这一桩浑水?”

    林家渊闻言当即就失了声,他是动了心思想把林碧落远嫁临安以此与太子亲近一些,可是当林碧落对他分析出了朝中看似持平,实则波涛暗涌的局面后,他不禁得考量思虑了,到底是继续当一个潇洒王爷不理朝政、只管杀敌,还是秘密的跨入朝中,对太子效力。

    想到这,林家渊看向林碧落的眼神温柔了许多,林碧落看见他那个眼神后,心底冷笑一声,她知道林家渊想做什么了。果不其然,林碧落刚想完,林家渊就凑到了林碧落身边道:“落儿,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的提议吗?”林碧落笑意盈盈的看着林家渊说:“父亲,水清并非无鱼,里头还是有些鱼仔、蝌蚪和虾米的,但是水浑浊了就不好说了,保不准里头会有蝎子、水蛇和老鼠”

    林家渊听见林碧落的话后,整个人都抖了一抖,他难以置信的看着林碧落,他的女儿这个年纪竟然说出了这么晦暗难懂但却暗藏道理的话。是啊,水清并非没有鱼,自己只要保证自己的地位不受损,在合适的时候做出合适的举动就够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