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黄金百两6(求收藏啊~)

    想到这,林家渊细细的思虑了一番,觉得很是有道理,若是按照之前设计好的那个计划去做,那自己说不定就得不偿失了。而且自己一旦贸贸然的插手进入这看似清澈的水里头,到时自己就很可能成了众矢之的。轻的或许自己的位置不会受影响,但是重的那就说不准了,可能直接被灭门抄家呢!

    想来想去,林家渊又想起了十多年以前当今陛下登基前,先帝对插手夺储的啸北候使得手段了:

    当年名满皇城的啸北候就是因为参与六皇子的夺储计划被先帝爷发现后,光辉的啸北候的九族受到酷刑满门抄斩不说,啸北候本人还被先帝捆在刑场当场看着自己的族人一个个的死在了自己的面前。而啸北候他自己则是因为受到了剧烈的刺激,吐了一口血后当场就死了。

    事后,先帝当着六皇子的面拆解了啸北候的身子,林家渊自己当时也在现场,他很清楚的看见了啸北候的那颗心,已经撕裂开了。

    “嘶”林家渊从思绪中返回现实,当下他就决定不参与任何一方,他看了看林碧落:“落儿啊,父亲今日救了你,你又救了父亲,咱们这就打平了行吗?”林碧落冷眼看着林家渊,林家渊被林碧落的眼神看的身子发毛,他不禁觉得奇怪了,这落儿才13岁,怎么这眼神看上去像是个老谋深算的老人家呢?

    当然了,他怎么猜都不会猜到林碧落是个活了三世的人。

    “那就多谢父亲了!”林碧落笑意深深的看着林家渊说道,她福了福身,而后对林家渊说:“不知道今晚的夜宴”林家渊闻言,当下就答:“哦,夜宴当然是照常进行,不过你就甭出来了,我会让你的大姐好生伺候我的旧部的!”

    林碧落闻言,笑着又对林家渊福了福身,林家渊见状,满意的离开了林碧落的阁院。

    “小姐,刚刚好险啊!奴婢都担心的都不知道该做什么!”林家渊离开后,小桃一个箭步来到了林碧落的身边,林碧落摸了摸小桃被自己打了的脸道:“还疼吗?”小桃摇摇头:“一点儿都不痛了!”“把人带上来吧!”林碧落对小桃轻声说了句,小桃点点头,出门招呼了下使婆子进来。

    当兴春再次来到林碧落面前时,她整张脸已经淤青了,林碧落皱皱眉看了眼小桃,小桃忙摇头道:“不是我,不是我,是”“是我!”小桃的话还没说完,屋外走来一个小小的身影,是林铮羽。林碧落看见林铮羽后,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忍,小弟怎么会牵扯进来的?

    只听林铮羽说:“姐姐,你别把我当小孩子了!”林碧落笑着问:“那我该把你当什么?”林铮羽答:“当弟弟啊!”林碧落道:“那你就还是小孩子!”林铮羽无语,他一转眼瞄着地上跪着的兴春道:“这样的贱婢我真想杀了她,一个见钱眼开而对主子反水的丫鬟,留着也是浪费粮食!”

    “羽儿!”林碧落难得露出凶相,林铮羽一愣,当下就住了嘴:“姐姐,我也是为你好,这个丫头居然会和林碧媛那阴险小人勾搭在一块儿,你今日若是轻饶了她,日后必定会被林碧媛反手利用的!”“她日后都没机会来折腾咱们了!”林碧落平淡的对林铮羽说道,林铮羽疑惑的看着林碧落:“为什么啊?莫非是父亲要处死她?”

    林铮羽问完,很快就摇头说:“不可能的,父亲这般的虚荣胆怎么可能会处死她呢?李昌国那家伙都没死,父亲绝对不会对林碧媛怎么样的!”林碧落瞧着林铮羽,心底对林铮羽的心智有了些怀疑,这是个十岁的孩子么?自己是因为重生,可他呢?他难道他也是

    想到这,林碧落盯着林铮羽看了许久,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对林铮羽问道:“羽儿,可记得凤轩主人的花鸟图?”林铮羽摇摇头:“什么凤轩主人啊?我朝好像没有这么个画师啊!”林碧落闻言,心底的疑窦消了下去,她心底松了口气:我说嘛,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巧!

    然林铮羽也在林碧落松气的瞬间微微的吐了口气,林铮羽心道:好险

    “小姐,这是兑换了金子!”此时,小桃想到了什么似得把装着金子的小蓝包递给了林碧落,林碧落接过金子后也不点清,就吩咐小桃去放了。小桃很自然的拿着锁匙去锁了金子,而林碧落此刻对着无法言语的兴春开口了:“你看,这就是我对小桃的安心,我对她对你们其实都一样,但为什么你偏生要背叛我呢?难道是你缺钱吗?你缺钱难道不能和我说嘛?”

    兴春开了开口,但是因为林铮羽使得手段太狠,她开不了口说话,她流着悔恨的泪水摇摇头,她费力的起身对着林碧落磕头,林碧落看出了她的悔恨,只是这样的人她也不能再用了。她心下一狠,从袖口摸出了一枚玉佩:“拿着玉佩去算了月银离开王府吧,记住,出去以后经营些小吃,你做的点心很好吃!”

    兴春惊讶的看着林碧落的大方,她流着泪水加重了磕头的声音,但是林碧落对着身边的下使婆子挥了挥手,那些婆子就硬拽着兴春离开了林碧落的阁院。

    “姐姐,为什么这么仁慈?”林铮羽不解的看着兴春离开的身影问道,林碧落拍了拍林铮羽的脑袋:“放人一马,是祸是福总归是造化!”林铮羽摇摇头表示不明白,林碧落也不回答,只是看着远处笑。

    而外头的晚宴也开始了,林碧媛被丫头婆子们围着送进了晚宴所在的龟台之上,她一出场就赢得了在场之人的眼球。在林碧媛欣喜之外,她还暗自想着等晚宴结束就要求父亲把林碧落罚一顿,她自以为是的认为父亲要她出席宴会是把她之前的过错都忘了,她想着想着,心底暗道:“父亲还是最疼我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