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风波(求收藏!)

    “林碧落你给我滚出来!”林碧媛得意洋洋的离开了晚宴现场后,马不停蹄的带着一干林家渊指给她使唤的丫鬟婆子往林碧落的阁子赶去。这些丫鬟婆子说是跟着她,实际上还是听命与林家渊、贾氏、林铮羽和林碧落的,所以当林碧媛的大嗓门一吼时,她们便如同避灾似得避开了林碧媛。

    “嘿、你们、你们这是什么个意思啊?”林碧媛瞧着那些丫鬟婆子离她差不多一丈远,当下心底就很是不爽,但是她一想到晚宴上父亲将她许配给了临安富户的长子龚铭,她就满脸的春风得意,她迫不及待的来林碧落的院子里立威就是想出一口先前的恶气。

    等林碧落阁子里头的丫鬟将阁子的门口打开时,林碧媛已经在外头大呼大叫了差不多有一盏茶的时间了,只见林碧落碎步出来看着林碧媛:“姐姐喊我出来所为何事?”林碧落一脸大方的笑意望着林碧媛,林碧媛一时忘了自己的目的,当她反应回来后,却又提不起胆子作威作福了。

    “今日宴席未曾得见妹妹,不知道妹妹是怎么了?”林碧媛有些刁钻的对林碧落问了一句,林碧落心底冷笑一番,而后答:“唉,是早上吹了风,午后便一直觉得头生疼,这不,晚膳都是刚刚从后厨送来的呢!”林碧落说着,指了指从阁子里出来的那些个丫鬟。

    林碧媛瞥了眼那些个丫鬟手里的东西,居然是好几味山珍,全是林碧媛往日想吃却被告知太贵重不能吃的。她当下便气的咬牙切齿的,林碧落看着林碧媛,心想:还真是个藏不住脸的家伙!“妹妹头疼居然就吃的如此金贵,不知道外头的宾客会如何作想啊!”林碧媛话中有话的说道,说完还得意的看了眼林碧落。

    只见林碧落脸色不改的看着林碧媛:“不知道姐姐是否对妹妹的吃食有意见呢?但是姐姐啊,妹妹是王府的嫡女,一切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姐姐想必也是知晓的吧?”林碧媛听见林碧落的那说辞后,当下心底大骂林碧落:你个死东西,下作的东西,有什么好得意的,要是母亲没有被你害了,你的那些东西可都是我的!

    林碧媛心底越想越气,林碧落在一边看着林碧媛的眼中渐渐升起的明光,而后又逐渐黯淡下去。林碧落心底松了口气:看来林碧媛也是学乖了!“姐姐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吗?没有的话,妹妹可要进去休息了!”林碧落见林碧媛久久不出声,当下便不想与其多言,径直往屋子里走。

    林碧媛在林碧落进屋的那一刻忽然冲到林碧落的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林碧落,你个小贱人,你个没娘的狗东西!你别得意,等我嫁到了临安,看你还拿什么来对付我!”林碧落莫名其妙的挨了一巴掌后,她捂着生疼的脸盯着林碧媛,等林碧媛骂的累了,林碧落这才对林碧媛问:“姐姐是骂累了?骂累了就回去吧!”

    说完,林碧落头也不回的往屋子里走去,留下林碧媛与外院的一干粗使婆子与其干瞪眼。“你们这些狗奴才看什么看?没见过教训人的吗?”林碧媛对林碧落外院的粗使婆子们吼了一声,那些粗使婆子忙低下了头不再看林碧媛,而林碧媛则身子有些颤抖的往自己的兰香斋走去,她一边走一边想:林碧落,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可惜,林碧媛还没走到兰香斋呢,就被一伙子人给劫走了。

    那些跟在林碧媛身后的丫鬟婆子们都吓得乱叫,很快,送走了宴客的林家渊就得知了自己那个爱作妖的庶长女被人劫走了。“是什么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林家渊对着一干丫鬟婆子问道,那些丫鬟婆子本就胆当时的天色又黑,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当下她们吓得话都说不出,一个劲的发着抖。

    “父亲,发生什么事情了?”林碧落在老王妃的下人知会下来到了前厅,林家渊一看就林碧落,当下就有些沉不住气了:“你、你姐姐被人劫走了!”“什么?怎么回事?”林碧落心底小小的惊讶了一番,她望着林家渊,林家渊同时在望着她。

    “也不知道是哪路大胆贼寇,竟然把主意打到我安平王府来了!”林家渊气的一掌拍在了案前翡翠虎上,那只精雕细琢的翡翠虎直接就在林家渊的掌风下化作了一堆碎屑。“啊!”那些丫鬟婆子看见林家渊的那一掌所带来的效应后,再也把持不住,都惊叫起来。

    “烦死了!来人啊,把她们带下去吧!记住,别走漏了消息!”林家渊揉着脑袋喊了外头的侍卫进来道,那些侍卫押走了丫鬟婆子后,林碧落来到了林家渊身边:“父亲,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和龚家再也搭不着边儿呢?”林家渊不解的看着林碧落:“落儿此言何意?”

    林碧落答:“回父亲的话,落儿的意思是”“是啊!”林家渊听完林碧落的话后,当下脸色大变,震惊非常,“的确是像落儿说的那样啊!”林家渊心底大喊一声,而后他又想到了林碧媛,接着他对厅中的丫鬟婆子道:“今日之事,你们大肆宣扬即可!”

    而后,他回身对林碧落问:“不知道落儿你接下去该如何防备?”林碧落扬唇一笑:“落儿自有主意!”

    另一头,龚长存父子离开安平王府回客栈后,龚长存对龚铭怪责道:“铭哥儿啊,你这是脑袋被糊了浆糊了吗?怎么就自己答应了婚事了呢?你也不看看那林碧媛,是个什么货色,那是活生生的水性杨花啊!”龚铭对自己父亲的怪责没有一丝的不满,反而他还对龚长存安慰道:“只要娶那林碧媛,我就能在官场顺利一些,何乐而不为呢?”

    龚长存不解的看着龚铭,龚铭又说:“若她真是个水性杨花的性子,自有母亲为她言传身教何为忠贞,不是吗?”龚长存听见龚铭的话后,脑海里想了又想,而后很是欣慰的笑了:“有子如此,还真是绝了!”说完,他和龚铭都仰天大笑了一番。

    而此时在皇宫外的某处小庙里,林碧媛正被一伙人围着,领头的人带来了一名脸戴镶金碎玉面具的高大男子,那男子道:“她做了什么?”领头人答:“她打了那人一巴掌!”“哦?”那面具男发出一声怪异的音色,而后面具后的那眼神瞬间变得锋利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