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紫薇妖星1(求收藏!)

    “你们是什么人?给我放开!你们可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你们这帮子十恶不赦的强盗贼人!”就在面具男人对身边的人提出疑问时,林碧媛挣脱了嘴上的束缚对面前的男人破口大骂起来。而那男人的眼神此时透过面具流露出一丝丝阴冷,直射林碧媛,林碧媛受其眼神所扰,到嘴的话不自觉的咽回了肚子。

    “给她吃点苦头再送回去吧,终归是安平王府的人,不可太过分了!”面具男人抚了抚发端,随后对身边的暗卫首领吩咐了一句,那首领了然的看了眼面具男人,而后对身边的手下示意,那几名暗卫倒也聪明,直接拖着林碧媛往外走去。

    林碧媛哪里受过这样的苦头,就连林碧落都未曾用如此火辣的行为对付她,此时林碧媛的心底满是恐惧和痛苦: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还有什么事吗?”屋内,面具男人对暗卫首领问道,那首领摘下了蒙脸的黑布抱拳跪下:“殿下,我等探知了那龚长存来京的缘由!”“哦?”只见面具男人轻笑的问了一句,接着他伸手将镶金碎玉的面具摘下,一张俊美清冷的脸暴露在空气中来,这人竟是南逸王元邪。

    “禀殿下,属下本不该在此时与殿下诉说,但属下一日未曾见到梁侍长,无奈之下只能越俎代庖”暗卫首领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元邪越听眉头皱的越紧,好在那首领的废话也不是很多,当他话说完后,元邪这才挑着眉对他询问:“你刚说探知了龚家来京的目的,不知道是何目的啊?”

    那首领当下便答:“回殿下的话,他们打着探访安平王的名义来京求亲来了,但这并不是关键,关键是他们来京竟然带了三千多万两的黄金以及经过伪装的一千多匹骏马。”“那还真是有意思了!”元邪嘴角一咧,他目光远眺西方窗外的皇城,眼神里带着许多怪异的光芒。

    “殿下,你看我们是否还要继续”首领见元邪不再言语,于是他便大着胆子向元邪询问,元邪摇摇头:“不必再跟了,你们且盯紧太子府内的一举一动吧!”首领不解的看着元邪,他心里有千疑万问,但是他却不能对面前这位身高与年龄不符的皇子询问。

    “是,属下遵命!”暗卫首领磕了磕头后离开了小庙,而元邪则在暗卫们离开后不久对着看似空旷的屋子喊了一句:“出来吧!”他眼睛放松的闭着,他的耳朵微动,不经意间,他的左手对着身后绕去,然后很快就抓到一个人:“你还是老样子啊!”

    被抓住的那个人是个上了年纪的白发白须的老者,那老者此时一脸通红的看着元邪:“你个臭小子,怎么会知道我在这的?”元邪嘿嘿一笑,松开了对老者右手的钳制,他后退半步对着老者作了一楫:“不肖徒儿拜见师尊,不知师尊下山,望师尊原谅徒儿!”

    那老者眼见元邪这幅样子,本通红的脸此时变得很是鲜艳,他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对元邪道:“你、你先起来吧!我、我、我都说了多少次了,别师尊师尊的喊,多不好听啊!”老者边说边扶着元邪起身,元邪爽朗的笑了笑:“这是应该的,师尊又何必推脱呢?”

    那老者无奈,看了眼元邪后便径直坐在了佛像前最大最显示权威的莲花禅座上面:“我此时下山,是为了那些个寒尸而来。可谁知刚到皇城,竟发现城内并无任何的邪气弥漫,经过一番打听后我才知晓竟是有人利用凉药作为驱赶寒尸的方法消灭了寒尸。”

    “徒儿也知晓一二,是安平王府的大小姐所为!”元邪恭敬的对老者说着,那老者点点头:“我也多番追踪过,发现了安平王府上空有一道黑紫之气相互交叠在一块儿!”“什么?黑紫之气?”元邪惊讶的表情逗乐了老者:“我说元邪啊,你这是怎么了?你可从来没有为什么事情变过脸的!”

    元邪自知自己失态,他镇定的对老者笑笑,而后对老者问道:“师尊可否解释一下这黑紫之气是何故?”老者点点头,一咕噜起身后便双手合十并朝反方向移动至水平,只见他念念有词的将手放在了与胸膛平行的部位后,元邪莫名的觉得小庙里头一下子安静了很多很多。

    “好了,可以说了!”老者的眼睛一睁开后便对元邪这么说道,元邪眼珠子飞快的转了转对老者道:“师尊方才可是用了禁制?”老者默认了,元邪笑道:“师尊其实大可放心,外头的暗卫全是我的心腹,不会有任何威胁的!”那老者眼睛忽地就睁大了:“小心为上!”

    元邪有些不解的看着老者,老者长叹一声:“那家伙将你交给我的时候,你才十岁都未至,这么一转眼都这么大了。你也算悟性了得,学成下山,但是有很多事情你不清楚,就像刚刚你那暗卫所汇报的消息,那龚长存来京的目的不单纯。”

    “师尊,往事不便再提了,不过这龚长存嘛,徒儿倒是知晓他的意图,他是在向太子示好!”元邪一脸不情愿的说着话,老者将元邪的表情印在了心底:这小子,还是老样子,有关于那人的所有事情都是排斥抵触的。“所以,你必须要当心!”老者对元邪叮嘱道,元邪点点头:“所以,师尊现在可否对我解释一下那黑紫之气呢?”

    老者一愣,随后哈哈大笑:“本想着糊弄过去,没想到你这小子竟还记得!也罢,今日不说,你早晚会在其他术士嘴里知晓答案的,老头子我就和你说了吧!要知紫色乃大吉之色,黑色乃大忌之色,两色相混合说明了什么,就要看你如何看待了!我听说,安平王府近来风波不断啊!”

    “师尊的意思是那黑紫之气亦正亦邪吗?”元邪嘴里问着,心底却不自觉的想到了林碧落,他想到了那日偷潜入安平王府时看见林碧落如何对付李昌国的画面,情不自禁的,元邪露出了一个很是开心的笑容。“元邪?元邪?你瞎想什么呢?”老者见元邪话问完后便扬唇发呆,他从未见过这般失态的元邪。

    同样是情不自禁,但是老者却想到了那黑紫之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