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紫薇妖星3(求收藏!)

    “师尊在看什么?”元邪见到公孙一怒的眼神所望的地方,心底莫名的就是一紧。那儿可是林碧落所在的阁子,难道林碧落那也有问题吗?元邪心中疑惑的很,但却开不了口对面前的老者询问。

    “我在看那边的矮楼,上头的紫气很浓重,隐隐约约的还发着红光,不知道里头住着的是谁呢?”公孙一怒回答了元邪的问题后,转脸又看着林家渊问,林家渊愣了一下道:“是小女碧落!”“碧落?碧天无极,落凡归心,好名字!”公孙一怒听到林家渊的回答后,直接将林碧落名字的由来给解释了,林家渊点点头:“的确是来自这句话!”

    “是昌国公主的女儿杜佳所起的名儿吧?”公孙一怒在林家渊回答后又对林家渊问道,林家渊眨了眨眼答:“是,的确是宜芸所起!”宜芸,是林碧落母亲杜佳的字,是昌国公主寄托在其女儿身上的一种对自由的向往。“看来是有缘啊!”公孙一怒说着,往林碧落所在的阁子跑去。

    林家渊与元邪见状,快步跟了过去。

    而此时林碧落的阁子外头,林碧落命下人摘了原先的那块牌匾,而后又让他们抬了一块更轻更雅观的黑木牌匾挂了上去,那上头只写了三个字:逍游阁。

    “好名字,逍遥远游,身随心动!”一声略显苍老的声音在林碧落身后响起,本还满意十足的看着那牌匾的林碧落当下回身,就看见了一白发苍苍的老者。林碧落有一瞬间的惊诧,而后很快就认出了这老者是谁。“你是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的坏东西?怎可乱闯王府后院?”林碧落正打算开口,却被小桃抢了先。

    林碧落瞧着那老者的模样,他被小桃训了都不恼不怒,林碧落很是感兴趣的看着那老者道:“不知道公孙先生驾到,小女有失远迎!”那老者当下脸色大变,他看着林碧落那得当的举止与仪态,又看看她身上所透出的一股子紫气红光,他当下就有些慌乱:“你、你、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林碧落摇头不语,她望着公孙一怒身后急匆匆赶来的元邪,眼中闪过了一丝亮光,这点光亮当然也被公孙一怒收在了眼中,“这小丫头好像喜欢元邪啊!”公孙一怒呢喃着,而赶到的元邪正巧就听见了这句话,他抬眼看着站在矮楼前的林碧落,他心里顿时兵荒马乱起来。

    她会喜欢我吗?会吗?元邪很没自信的对自个儿问道,当然,没有人会回答他,这个答案也必须要他自己亲自去寻找。

    “先先生!你、你这步态与当年相比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一阵气喘的声音传到,林碧落眨了眨眼就看见了林家渊的身形出现在了不远处的鱼池边,“真是有趣啊!”林碧落心底暗自说着,她不明白眼前这销声匿迹将近二十多年的公孙一怒为什么会出现在了她的家中,难道是来探访父亲的?

    林碧落看着远处林家渊的身影,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的思绪转到了当年临死前,她想到了那枚噬魂钉的来历,想到了魔教,想到了很多很多,但是她想不到公孙一怒出现的目的。前世的林碧落能够有幸得见公孙一怒的原因,是因为龚铭与魔教勾结,遭到了公孙一怒的警告,而后公孙一怒还送了一本书给她,那本书叫什么来着呢?

    林碧落想着想着,有些迷茫的眼睛忽然一亮,是小人经!

    怎么会是小人经呢?林碧落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她有自信循着这些记忆一点一点的去拼凑,一点一点的去寻找,一定能找出这其中的蛛丝马迹的!想到这,林碧落莫名觉着有些轻松,可当她一对上公孙一怒的眼神后,林碧落又紧张了:这公孙一怒是大教宗,是个厉害的术士,不知道他会不会看穿我呢?

    林碧落想着,脑中不自觉的补充了许多被揭穿身份的后果,毕竟她是一个穿越来到古代的女人,是个很无助的女人。“会不会被当做妖怪给烧了啊?”林碧落脑洞大开的对自己问了一句,随后她便摇摇头否定了。“林大小姐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呢?”公孙一怒笑盈盈的看着林碧落问道,林碧落一愣,很快回答道:“这女子的心事,哪是你们男人能了解的?再说了,今日你擅闯我王府后院,不知道公孙先生该怎么解释呢?”

    公孙一怒抚了抚下巴上的白须,他恭敬的对着林碧落和身后的元邪及林家渊作楫,接着他立直了身子道:“这座矮楼内住着的是贵人,是上天注定的帝后!”此话一出,惊呆了在场的寥寥数人,林家渊当场就面色慌张的对公孙一怒道:“先生切勿胡说八道,谁不知道当今皇后乃威扬公罗政的女儿罗曼娜啊!”

    公孙一怒意味不明的笑答:“谁说了是当今陛下的皇后了?我刚刚有这么说吗?”林家渊无话说了,他看了看林碧落,又看了看元邪,随后轻声对公孙一怒问:“不知道先生有何赐教呢?下一任帝王不知道是谁啊?”公孙一怒知晓林家渊的心思,他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元邪,而后对林家渊答:“天机不可泄露也!”

    林家渊不禁有些失落,但是他一看见林碧落,心头的那种自得却又扬了起来,这大魏最有名最神秘的大教宗说了自己的女儿林碧落是未来的帝后,那我以后就是国丈了,真是不错,真是不错啊!想到这,林家渊不自觉的笑了起来,林碧落看见林家渊的样子,当下就摇了摇头:

    “简直一派胡言!我的未来是由我自己掌控的,哪是公孙先生的三言两语就决定的了的?公孙先生啊,落儿敬你是大教宗,是有威望的宗师,但你若是再胡言乱语,陷安平王府不义,那就休怪落儿不客气!”林碧落说着,捋了捋袖子,作出了要打架的动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