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紫薇妖星4(求收藏)

    林家渊闻言,当下心底就暗自起了一层薄雾,是啊,他被先前见到公孙一怒的惊喜和后来所发生的事情给惊到了,所以对公孙一怒保持着神一样的尊敬和崇拜。但是帝后这样的大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再者说了,今日这话若是传入了外头,而后又传进那端庄肃穆的皇宫内,不知道当今陛下会怎么看待自己

    林家渊高兴过后冷静下来细细的琢磨了一番,心底的薄雾渐渐成了阴霾,他看着公孙一怒与元邪,又加上先前元邪为寒尸的事情对他进行了旁敲侧击,当下林家渊的脸色就变了:“是啊公孙先生,这样的大事情还是别轻易说出的好!”

    他话说完,便冷冷的盯着公孙一怒与元邪,公孙一怒心底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了,他看着林碧落,心道:披着一副娇弱的美人皮,可是心思却如此的深沉细腻,不简单啊!可是自己的徒弟好像对着美人皮很感兴趣,这、这真真是不好办啊!

    “公孙先生一直盯着小女看是为何?”因为林碧落的一句话,林家渊的疑窦被挑了出来,他很自信的觉得公孙一怒下山来的目的不单纯,林碧落将一切都收在眼里,但是心底却暗自摇头:父亲你这做法真是愚蠢,挑刺儿也不找个好一些的理由,难怪会被我利用了!

    她冷眼看着林家渊那好似爱女心切的样子,她只觉得胸口闷闷得,有种作呕的感觉。她觉得很不明白,为什么林家渊会这么在意自己的地位,甚至乎都可以假模假样的拿自己来作为借口。“母亲当年会嫁给他真真是瞎了眼睛了!”林碧落心底嘀咕道,而此时公孙一怒也表态了:

    “安平王何必动怒呢?我不过是个算命的,说上几句不为过吧?何必这么凶神恶煞的吓唬我呢?”

    林碧落在一边听见了,当下就忍不住笑了出来,众人的目光瞬间定在了林碧落身上,林碧落装作些许慌张的样子:“我听说本朝的大教宗是个本领高强,功夫术法一流的大善人,怎么到了我安平王府就成了个胆小怕事的人了呢?”

    公孙一怒被林碧落的话给呛了,他眼睛瞄了瞄身边的元邪,元邪装作发呆,公孙一怒故作清嗓子提醒元邪,可是元邪却对此不闻不问,公孙一怒没法,只好放下了架子对林家渊与林碧落作楫:“是小人说错了话,还望王爷、郡主原谅!”

    公孙一怒的话一出口,不止元邪与林家渊吃惊,就连林碧落都甚是惊讶,她搞不明白公孙一怒喊她郡主的原因是什么。她看了看公孙一怒,又瞧了眼元邪,她没能发现什么破绽。而林家渊则是没想到一代宗师会如此纡尊降贵的对他们道歉,当下他也不理什么权威了,他上前一把扶住了公孙一怒道:“先生别介意,本王是无心的!”

    公孙一怒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家渊:“王爷啊,权位重要还是亲人重要?”林家渊呆住了,他看了看在身后满汉期望的林碧落,又看了看腰间那枚陛下所赐的无禁金牌,他犹豫了。过了很久,他才说:“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他的话音落下后,元邪看见了林碧落脸上划过的一丝失落。

    “那在下告辞了!”公孙一怒好似知晓林家渊的回答似得,林家渊的话说完不久,他便抱拳退场,元邪在他身边看了林碧落一阵后,被公孙一怒给拖走了:“有什么好看的?有本事就去追求啊!”话音轻飘飘的,在空中传了个遍,林家渊呆呆的看着公孙一怒远走的背影,而后他回身对林碧落说话:

    “落儿,父亲刚”

    可惜,林家渊的话都没说全,林碧落那刚换了牌匾的矮楼大门就咣当一声给关了个震天响。林家渊顿时感到有些丢脸,但是他却无法发作,对于这个女儿,他有愧疚在。当然了,也有利用的心思在。他愣愣的看着那扇门口,心思不知不觉的跑远了,最终,他叹了口气,缓缓的带着林克与两三名下人离开了逍游阁。

    “林克!”林家渊边走边喊林克,林克回应一声后,林家渊说:“把今日这件事给封了,记住,别走漏任何消息!”

    而此时逍游阁内林碧落则是一肚子的气,但她那股子气很快就散了,毕竟她一早就知道林家渊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吩咐了小桃好生照应知晓今日之事的人,随后开始想公孙一怒临走前说的那句话的含义。那句话林碧落听得很清楚,她心道:元邪看来是喜欢自己的。

    不自觉的,林碧落的脸色开始变红了,她无法想象只见过一两面的人会喜欢自己。

    她想着想着,忽然觉得有些燥热,她抬眼看了看午后的阳光,虽然还没真正入暑,但是这皇城的热度实在是不林碧落伸手用帕子抹了抹汗,而后想念现代的空调与电风扇,就这样,她不自觉的睡着了,等她再醒来,却发现天色都黑了。

    “小桃?小桃?”林碧落对外喊了几声,“诶!来啦!来啦!小姐,我来啦!”只听见外院传来小桃的声音,因为隔着两道门,声音听着很是沉闷,等小桃推门进屋后,林碧落便对小桃问:“是你把我扶上床安睡的吗?”小桃摇摇头:“不是小姐自己睡得榻吗?”

    林碧落愣住了,而后很快想到了睡梦中的场景,元邪很温柔很温柔的抱着她轻轻的放她在床上,而后还亲了她的脸和眼睛离开。“难道是他?”林碧落呢喃道,但是她很快摇摇头:“怎么可能?我近期已经重新安排了暗卫保护我,他又怎么可能进的来?”

    “莫非我这么个活了两世的老太婆,还对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动了心不成?”林碧落自嘲的问了自个一句,随后再次陷入了死循环般的思考中。

    正当林碧落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南逸王府的地下书库里,公孙一怒气喘吁吁的元邪道:“怎么了?去杀人了还是放火了?瞧你这一头的汗!”元邪平复了呼吸后直接跪地对公孙一怒道:“还请师尊告诉我那安平王府的大小姐到底是怎么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