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端阳欲断魂1(求收藏)

    公孙一怒将元邪的拳拍开:“诶,责罚就罢了,好在你的命受到了林碧落的福气保护而留下了,要不然你师尊我说不定又要造一本小人经出来了!”“师尊此话何解?那本小人经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林碧落的灵魂前世会被封印在里头呢?”元邪对公孙一怒表达了他的疑惑,公孙一怒答:

    “那本小人经是前世你被那群恶徒杀害后,我因为抵不住心魔作乱而造的一本警示异文,但是却被后来的魔教所利用,他们造成了噬魂钉来封存了林碧落的五感和天窍,将其魂魄硬生生的逼入了小人经中,以此封印了她上千年。若不是她的一缕记忆丝在封印时掉落了出去,我想她也没可能利用小人经带着她的转世魂魄回到这一世。”

    元邪对公孙一怒说的话感到了莫名的不解,但是他又不愿意多问,他自己细细的理了理思路后对公孙一怒道:“照师尊的话,岂不是我这一生都会与她联系在一起了?”公孙一怒眉一挑:“怎么?你不愿意?”元邪咧嘴笑答:“怎么会!徒儿愿意的很!”

    “瞧你这样子,我还真没见过你有这么开心过!怎么,你对林碧落是认真的吗?”公孙一怒有些八婆的对元邪问道,元邪没多犹豫便点了点头:“不错,徒儿是很认真的!”“那便好,有紫薇星在,我想上天也不好随意杀生的!”公孙一怒说着,双手在空中一挥,睁眼闭眼的功夫,他们就回到了地面上。

    “师尊,你这上天入地的本事好像退步了啊!”元邪很是无奈的对公孙一怒说道,公孙一怒闻言:“怎么可能!老头子我可是在山上日日练习的!”元邪一脸不信的看着公孙一怒,公孙一怒一怔:“你小子,是想学刚刚那手覆云掌吧?”

    元邪倒也不否认,他就直直的看着公孙一怒:“师尊,你要教我吗?”公孙一怒双手一挥:“得,教你就算了,总归是要传授给你的!”说着,他对元邪道:“看好!”只见他一个空翻,而后上了天,元邪学着他也上了天,接着便是那一手覆云掌的绝技施展,而后他们纷纷落到了地面。

    “怎么样?学会了吗?”公孙一怒对元邪问道,元邪答:“徒儿会勤加练习的!”“那行,我且去先见见那人,这下山都要有半个月了,也不知道那人知道我下山会有怎样的表情!”公孙一怒说着,在元邪面前消失了,“师尊,一切小心啊!”元邪在他身后喊了一声,不一会儿,空中传来一句清爽的答应声:“诶!”

    元邪望着公孙一怒消失的地方,那儿黑漆漆的一片,此时打更的声音传来,元邪当下一脚跺地,离开了安平王府的外侧。

    安平王府内,林碧落睡在软塌上却是很是不好,她时而梦见临死前受过而苦楚,时而又见到了断臂的小弟被押解进菜市刑场斩首,她想努力的睁眼,可是却怎么都无法做到,情急之下,她只能放声大哭。“小姐?小姐?你是怎么了?小姐?小姐?”是谁在叫?是谁?林碧落的潜意识在问着,可是没人回答。

    “小姐?小姐你快醒醒!小姐?”“啊呼呼呼呼”林碧落终是从噩梦里头醒了过来,她醒来的瞬间就是大喊了一声,而后便是长久的喘气。“小姐你是做恶梦了吗?”小桃端了一盏玉心安神汤递给林碧落问道,林碧落伸手拿过那安神汤咕噜咕噜的喝完,而后点点头:“梦见了一只老虎追我,可我却跑不掉!”

    “哎呀小姐,奴婢听府里的老人说过,当初老王妃梦见遭猛虎追杀,很快就嫁给了老王爷了!”小桃说着,声音越来越轻,林碧落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她一瞥眼,正好看见了小桃在一边意味不明的对着她在笑。“小桃你居然取笑我?”林碧落装作生气的对小桃喊道。

    小桃非但不怕还嬉笑说:“小姐,你这一招没有用啦!奴婢可不怕你发怒!”说着,她径直的躲到了一边的衣柜附近,而林碧落则是伸出双手对小桃道:“那你怕不怕小姐我的百痒爪啊?”说着,林碧落一个猛扑,将小桃压在衣柜上便上下其手挠起小桃的痒痒肉来。

    “小姐啊哈哈小姐饶命饶了小桃吧!”小桃笑的很疯很疯,她边笑边喊,林碧落正打算停手,小桃却又说道:“小姐要是不松手,那小桃明日就向王爷提一提小姐对南逸王殿下的钟情!”林碧落闻言,本打算停止的动作猛烈了起来,小桃哭笑不得的被林碧落捉弄了好一阵才得到自由。

    “小桃,我告诉你,南逸王殿下是南逸王殿下,我是我,你记得,以后切勿别再随意提起他了!”林碧落语重心长的对小桃叮嘱道,她嘴上这么说,可心底却是有些生疼的,毕竟是她喜欢的男子,而且那男子也对她有好感。可转念,她便想给了她自己一个理由:她重生是为了复仇的,所以不能牵扯任何的情爱在里面。

    “为什么啊小姐?”小桃多嘴问了一句,林碧落也不恼,只是幽幽的答道:“我与他两个人地位悬殊,之间有一道难以跨过去的江河,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小桃张了张嘴,好似还想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又不得不忍回去。其实小桃是想说小姐你是王爷的嫡女,而南逸王殿下不过是当今陛下的庶子,这里头的地位难道不是很明显吗?

    而林碧落显然没想打小桃会说这些,她只是一个劲的盯着床头的那副刺绣看,那刺绣上头绣了一张人脸,没有五官。林碧落打发小桃离开闺阁后,拿过那幅刺绣对着烛火就点燃烧了起来:“再怎么喜欢你,我也不想害了你,你能平安活着就是最好的了!”

    说完,她含泪望了眼窗子外的天,夜空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星儿,林碧落看着觉得甚是惬意,她不禁想到现代的那片都市,上头没有几颗星星,只有无数的霓虹灯交织在一起造成了严重的灯光污染

    一转眼,端阳节就要来了,林碧落在王府内日夜勤练书法,终于将难写的毛笔字写的规整了。小桃有时抱着疑惑的眼神看着林碧落的字说:“小姐,你这字儿”,林碧落听着小桃没能说完的话,她总是淡淡的补充道:“很难看是不是?你很奇怪是不是?其实,我也很奇怪,为什么字会这么差!”

    小桃惊诧之余更多的是感慨:小姐想必是因为断了与南逸王殿下的心思,导致现在做什么都做不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