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端阳欲断魂2(求收藏)

    “小桃,你在那瞎想什么呢?”林碧落察觉到小桃在发呆,厉声呵斥了一声,小桃一惊,有些心虚的来到林碧落身边道:“奴奴婢在想小姐的书法是不是因为南逸王殿下才变得如此糟糕”

    林碧落听见小桃的答案后,有一瞬间的惊讶,而后便是长时间的沉默。过了很久很久,林碧落才叫小桃过来:“这是因为我很久没有练习了,所以才会写的这么糟糕的,你别瞎猜了!对了,明日就是端阳节了,父亲可有说什么吗?”因为林碧落已经十多天没有出过逍游阁了,所以对外头的风吹草动也不是很清楚。

    小桃听见林碧落的问话后,当下就回答道:“回小姐的话,今晚太后在宫中设宴,点名了要小姐你与王爷和老王妃一同前往。”“设宴?”林碧落听见小桃的话后,整个人便陷入了一种很是怪异的沉默中,小桃看着林碧落忽然变得阴沉起来,也不再多说什么,她收拾了林碧落丢弃的字帖便转身离开。

    而林碧落则是在脑海里回想当年的这个时候,整个后宫乃至整个皇城发生了什么,这么一来二去,林碧落竟睡着了。再醒来时,已经是申时一刻了,她唤了几声小桃的名字,却没有人进来,正疑惑呢,林碧落却忽然看见了一抹雪白的身边出现在了她面前。

    “是是你!你怎么进来的?你难道不知道女子闺阁是不能随意乱闯的吗?”林碧落见到来人后便有些痴迷的望了对方几眼,但是她的理智很快告诉她不能意乱情迷。于是她故作一副严肃的表情对来者一同数落,来者将俊美无比的脸扬的老高老高道:“我,来接你入宫的!”

    那人的声音很是好听,有些软软的磁性音色,林碧落心底因此泛起涟漪:“真不愧是南逸王啊!”林碧落内心深处悄悄的说了一句,而后她便扯高了嗓音问:“什么?什么意思?我安平王府难道就没有人了么?要你堂堂的九皇子殿下来为一个臣女做车夫!”

    林碧落的话语带着刻薄,可是南逸王元邪却硬是生生的承受了下来,他一脸笑意的对林碧落说:“是我自己请命来接你的,你应该不会怪我吧?”林碧落无话可说,她看着元邪那会蛊惑人的眼睛,一时不慎说了一句:“我真想你,但是又不想你!”

    元邪冷不丁的听见这么一句,当下脸上的笑意蔓延的更是深远,他来到林碧落面前:“落儿,你刚刚说什么?”林碧落听见元邪那一句落儿时,差点整个人都软下去,她沉默片刻,随后板着脸道:“殿下请自重,女子的小名还请别胡喊!”

    元邪对林碧落的转变很是诧异,但是很快他就明白林碧落的意图,他不知道林碧落为什么要疏远他,但是他知道林碧落肯定也在乎自己。

    “快起来吧,咱们早些去赴宴,早些回来!”元邪说着,对外头拍拍手,不一会儿,小桃等人就进了屋。“小姐!”小桃一脸委屈的跑到林碧落身边,林碧落看见小桃两眼通红,她情不自禁的就对元邪横眉冷对道:“你对小桃干了什么?”

    此时林碧落还未察觉出小桃穿着的变化,在她对元邪咄咄逼人的时候,小桃扯了扯林碧落:“小姐,奴婢并没有被欺负,你看!”说着,小桃转了一圈,林碧落这才敏锐的察觉到小桃穿了一件很是华丽的粉色琉璃装,“这是”林碧落吃惊之余,瞬间就明白了这是谁的手笔,她看着元邪那受伤般的眼神,顿时觉得口干舌燥。

    “那个那谁对不起!”林碧落扭扭捏捏的对元邪说道,元邪本打算上前挑逗林碧落几句,可是外头却传来了林家渊的声音:“落儿!落儿!南逸王殿下可在这儿?”林碧落看着元邪,元邪对其做了一个动作,林碧落了然的对外喊了一句:“父亲,落儿在换衣服,怎么可能会有南逸王殿下在我房里呢?”

    林家渊很自然的就中了计:“那你快些换衣服吧,父亲去帮你找找南逸王殿下,一会可是由他带你和你祖母入宫面圣、朝见太后的!”林碧落答应了一声,而后装模作样的对小桃训斥了一句:“小桃你这丫头,怎么挑了件这么难看的衣服?快去换了,惹我不高兴,我让你全身换层皮!”

    这话说的有些露骨,林家渊还没走几步就折回来在屋外对林碧落道:“落儿啊,一会进宫,可不能胡说啊!”可怜松了口气的元邪在听见脚步声后再次提心吊胆起来,而林碧落则是看着铜镜里头元邪那张绷着的脸发笑,“小样儿,一而再的闯我院子,真是太瞧不起我了!”

    半盏茶后,林碧落穿戴整齐的来到了正厅,老安平王妃贾氏瞧见林碧落的那样子,当下就喜上心头:这可是我的孙女,这么耀眼,今晚定能令那些王公贵族命妇小姐们艳羡!林碧落恭恭敬敬的对贾氏行礼后,坐在贾氏下首看着元邪。

    元邪被林碧落惊艳了一下,此时他眼珠子时不时的瞄一瞄,他实在有些不敢相信相貌本就很是出众的林碧落,竟还能爆发出如此吸引人的一面。“老王妃,你家的孙女果真是如仙女一般啊!”元邪破天荒的夸赞了林碧落一句,林碧落听在耳里,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南逸王殿下过奖了,今日你来送我们祖孙俩进宫,希望没给你添麻烦!”贾氏皮笑肉不笑的对元邪客套着,元邪也不恼,而林碧落听出了贾氏话中所含有的意味。她看了眼贾氏,贾氏眼睛在笑,林碧落想了想原因,不禁觉得贾氏有些恶心。因为她想到了前世贾氏带着林碧媛前去宫中赴宴,并为其找了一个金龟婿。

    只可惜,那位金龟婿的寿命不长,在林碧媛未出嫁前便死了。要不然,林碧媛也不会远赴临安来勾引龚铭。又或者,当初的那一出出、一幕幕全是李氏、李昌国、林碧媛与龚铭一家的阴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