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端阳欲断魂3(求收藏)

    “时辰不早了,还请母亲速速上车!”此时,林家渊来到了正厅对贾氏说道,贾氏担心的看了眼林家渊:“你的身子没事了吧?”林家渊答:“多谢母亲关怀,儿子已无恙!”贾氏闻言,心底松了口气放下了心,她对林碧落招招手,林碧落很了然的过去扶住贾氏的手:“祖母,咱们走吧!”

    贾氏点点头笑道:“走!”

    等贾氏与林碧落上了马车后,林家渊在元邪身边轻声恳求道:“还请殿下照顾我落儿与我母亲!”元邪大手一挥:“皇叔不说我也会照顾好她们的,皇叔眼下若是还有什么担心的,还请你多多想想怎么和那伙子人沟通,让他们放弃操纵寒尸害人的心!”

    林家渊闻言,嘴张了张,无话可说。他身边急匆匆的跑来了一个小身影:“我们能走了吗?我肚子都饿了!”林家渊看了眼这小身影,他答:“羽儿刚刚不是吃了好几块玉香酥了吗?怎么这么快就饿了?”林铮羽咯咯的笑了几声:“因为因为羽儿长大了!”

    林家渊瞧着自己的儿子,听着他说的话,他心道:是啊,孩子们都要长大了,我、是不是该做些打算了呢?那伙子贼人贪心的很,自己可不能因此断送了自己安平王府百年的清誉啊!“想到这,林家渊一边抱着林铮羽,一边上了马车。

    待他们全部离开以后,安平王府内分别出现了三队人马,他们在林铮羽差点遇溺的荷池中心相撞,而后三队人马大打出手,几个回合后,穿灰衣和蓝衣的两队人马竟一起合作对付起了穿黑衣的那伙人。不多时,荷池平面上的荷花荷叶皆沾染上了红色,而河水也在一个瞬间变得很是血浑。

    “落儿啊,不知道怎么的,我今儿个总觉得有些心绪不宁。”马车山,贾氏拉着林碧落的手絮絮叨叨的说着,林碧落就那么安静的看着贾氏说话,她并不觉得贾氏会是一个莫名其妙会心慌的人,如果她能心绪不宁,那么这世上的人恐怕就要变成胆小鬼了。

    “祖母或许是这天热,你的心火太旺导致了心绪不宁呢!”林碧落很谦和的对贾氏说着,贾氏果然摆出来一副受用的表情,林碧落用余光瞥了眼贾氏,从她的脸上瞧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窃笑。会是什么事情呢?林碧落心底暗自问着自己,她看了眼坐在一边的元邪,元邪闭着眼在休息。

    这男人长得实在太好看了!林碧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在心底说道。好似是察觉到有人在瞧着他,元邪很快睁开了眼四周看了看,林碧落一个不注意,就被元邪发现了。“不知道林大小姐这么盯着人是为什么啊?”元邪露出一抹邪笑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不慌不忙道:“我不过是沙子迷了眼,才会干瞪着眼瞧你的!”

    元邪没料到林碧落会这么回答,他转念一想,这林碧落是活了两世的人精了,怎么可能会被自己这个黄毛小子的话给唬住呢?想到这,他打算迂回的和林碧落说话,可是却被贾氏从中阻挠了:“殿下还是休息一阵吧,一会儿的宴会可是要喝酒的!”

    元邪始料未及的呛住了,他看了眼贾氏,贾氏闭着眼睛不知道在做什么,他笑了一声:“是,老王妃教训的是!”贾氏闻言,很突兀的睁开了眼睛,她脸色变了又变,心底恨恨的骂了元邪好多句:你这下贱厨女生的皇子也配我教训么?真是杀千刀,居然说我教训你,气死我了!要是这话被外头的人传到皇宫,那自己可

    林碧落一直冷眼旁观着贾氏的表情和变化,她心头冷冷的笑着,这贾氏比前世还要爱面子还怕死。元邪刚刚那句话的用意使得这贾氏骂也不是、恼也不是,林碧落心道:祖母啊祖母,你就在心底对南逸王殿下好好的刮皮拆骨吧!

    林碧落想着,很是诡异的笑了笑,元邪注意到这一点,脸上莫名的也扬起了一丝带有自得的笑容。

    而此时的安平王府内,那穿灰衣与蓝衣的两伙人攻倒了穿黑衣的一伙人后,他们分做了两队往安平王府的各个院子里头奔去,但凡遇上人,他们就击晕,而后再各自行动。一炷香的功夫过去后,天色彻底的暗沉了下来,灰衣人的领队和蓝衣人的领队聚在了一块:

    “你们找到了什么?”

    “什么都没有!”

    “我们也没有!”

    “这可糟了,主子要是知道什么都做不到,咱们可怎么活?”

    “不碍事,毕竟安平王狡猾诡诈,而且还胆小怕死!”

    “但是主子说过一定要”

    “无需多言,咱们离开吧!”

    蓝衣人说完,纵身一跃,带着身后的十多名蓝衣人离开了。

    “大人,接下去怎么办?”灰衣人身边的一名矮小随从对他问道,灰衣人望着月下那十多个身影,他摇了摇头:“走,咱们回去复命!”“是!”灰衣人身后的十多名随从全部应声道,而后一伙人踩过荷池的水面,往安平王府的后巷蹿去。

    酉时两刻的时候,林碧落等人来到了大魏皇宫朝鸣殿,这是皇帝接见外来使臣与各国贵客的地方。

    “林碧落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臣妇贾氏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儿臣拜见父皇!”

    林碧落与祖母贾氏先后拜见了当今圣上元不笱,林碧落瞧了眼元不笱的样貌,与虽然元不笱老了些,但是那俊美的脸是衰老也也无法藏住的。那张泛着些红的老脸混着些阴晴不定,他的双眼有些黑,林碧落深知那是黑眼圈,是长年累月积压的黑眼圈。

    “邪儿怎么这个时候才入宫来?”元不笱冷着脸对元邪问道,元邪不惧不退答:“禀父皇,儿臣前去安平王府接了老王妃与林大小姐,所以这么晚才到朝鸣殿拜见父皇的!”林碧落听到元邪的答案后,心底不禁有些一丝好笑,这元邪有点意思,本可以将事情简化而言的,却偏偏说的复杂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