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端阳欲断魂4(求收藏)

    果不其然,那位高高在上的多疑帝皇当下就板着脸起身道:“你去安平王府接她们做什么?你可是皇子,你什么身份,她们又是什么身份?你纡尊降贵的去接她们,是存心让百姓找话头说吗?还是说,你对皇子这样的殊荣感到不满意?”

    林碧落瞧着这对父子只见怪异的对话与气场,不知怎么的,她倒是想到了21世纪里头的父亲,那个一辈子热爱古董与考古的父亲林烨。她常常与林烨吵架,有时候还会利用吵架来诳客户买古董。想到这,林碧落觉得面前这对父子的关系怎么看都觉得很是亲密。

    至少,眼前这出大动干戈的戏码是假的,林碧落肯定道。

    林碧落看了一阵面前的这出好戏,再看了看贾氏,贾氏的脸此刻如同一锅子煮的又烂又稀的地瓜,白不似白、黄不似黄。就那么一刹那的功夫,林碧落忽然明白了这对父子之间的对话是为何意,具体说,应该是元不笱这位本该做个严谨帝王的男人挑起的话头的原因是为什么了。

    他肯定知道贾氏对元邪的不满,又或者说他有派眼线在各个王公贵族的府邸里,所以他刚刚说的话全部是有备而来,全部直冲自己这位无情的祖母来的!“祖母,你怎么了?”想来想去,林碧落打算将祖母的丑态暴露给这位帝王看,让他适可而止。

    林碧落的小计谋果真使得与元邪对话的帝王停住了嘴,林碧落低垂的目光快速的在他脸上瞄了一眼,而后她又快速的收了回来,果不其然,如她自己所猜测一样,元不笱的那番话只不过是用来警告贾氏的。此时他三步上前假作关怀,贾氏见他前来,吓得整个人一动不动,林碧落随机应变般的挡在贾氏面前对元不笱道:

    “皇上,祖母只是许久未见圣上,许是圣上的威严气势太盛,祖母招架不住龙气呢!”

    林碧落一语中的点明了贾氏的情况缘由,又夸赞了元不笱的气盛不衰,元不笱不禁很是有趣的望了眼林碧落。元邪见到自己的父皇盯着林碧落看,不自觉的就上前扯了扯元不笱:“父皇,该去寿安宫赴皇祖母的宴会了!”元不笱经此提醒,这才将眼神收了回来。

    他离开前对林碧落问:“你的母亲可是伯音候府的嫡女杜佳?”林碧落错愕的点点头:“回陛下的话,正是!”林碧落一副铮铮铁骨的傲气落在了元不笱的眼中,他的内心莫名的感到有些酸楚:这是杜佳的女儿,这竟然是杜佳那个柔弱美人的女儿!

    元不笱看了眼林碧落,而后很快就离开了,不知道怎么的,林碧落在元不笱提到她母亲的时候,眼中闪过了许多的异彩,难道这位君王与我母亲之间还有什么故事吗?林碧落心底疑惑的问着,可是,这一切都没有答案可以找到。

    “祖母,你怎么样了?是不是天气太热,你身子骨吃不消啊?”林碧落思虑一阵后,回到了贾氏身边对贾氏关怀的问道,贾氏摇摇头:“落儿,扶我坐一会儿,我只是忽然觉得有乏力,许是午后没有小休,这会儿人有些吃不消了!”

    “是祖母!”林碧落温顺恭敬的扶着贾氏去坐下,而后林碧落唤来了在朝鸣殿等候着的小桃:“你去宴会上通知一下父亲,让他与太后娘娘知会一声,就说老王妃生病了,要迟些才能到!”小桃犹豫片刻,点点头,离开了。林碧落看着小桃远去的背影,转身对贾氏说:“祖母,落儿已经遣了小桃通知父亲了,祖母可以安心在此休养!”

    贾氏有些感激的拉着林碧落:“落儿啊,祖母从前那么对你,你居然以德报怨,祖母祖母惭愧啊!”林碧落瞧着贾氏那虚假的面容,心底不禁有些想笑,林碧落正想着,却忽地发现了贾氏双颊上滑落下来的几颗晶莹透明的珠子,“祖母”林碧落声音有些低迷的喊着,贾氏看着林碧落,嘴唇动了动:

    “落儿啊,今日入宫,我本想将你许给太子爷的,可是现在,你祖母我舍不得了,太子那样的泼皮,根本配不上你!”

    林碧落故作惊讶的看着贾氏,而后眼睛快速的红了,接着几颗泪珠滑落下来:“祖母,落儿不嫁,落儿不嫁,落儿要陪着祖母!”贾氏拍拍她的手:“这怎么行呢?你再过一年半就要及笄了,趁着没及笄前,祖母再为你寻一门好亲事吧!”

    林碧落点点头,幽幽美目中露出一丝狡黠的得意,她先前在马车就知道贾氏的心思,但是却没有想到好的计策来应对。可是刚刚元不笱与元邪的那一出戏倒是令林碧落有了对策,所以她才会有胆子挡在元不笱面前防止他再吓唬贾氏。

    当然了,也有她想不到的事情,比如元不笱会那么在意她的母亲杜佳,而且是那么一副牵肠挂肚的样子。想到这,林碧落瞧了眼闭着眼在平复心情的贾氏,她心道:祖母之所以放下利用自己的念头,许是因为元不笱刚刚的那一句问话吧!

    林碧落想着,却是怎么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她有许多许多想不通的地方,但这不妨碍她大胆的去猜测,去回忆,可惜了,她的回忆里根本没有这一出。

    “父皇,你这是做什么?”朝鸣殿后,元不笱带着元邪扒着窗户看殿内人的一举一动,元邪心底有些不爽的对元不笱问了一句,元不笱一个翻身落在地上道:“你小子就放心吧,你父皇我现在清心寡欲的,不会抢你的小妮子的!”

    一向厚脸皮的元邪竟因为元不笱的这句话红了一张脸:“父皇、你你胡说什么啊你?”元不笱扬着有些衰老的唇笑了笑:“公孙一怒前几天来过,他说你动了凡心了!”元邪瞪大了眼,恨恨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是师尊那个嘴把不住门的泄的密!”

    “好了好了,喜欢人家就大胆去追吧,总归是朕欠了她母亲一个情,那就子代父偿吧!”元不笱说着,轻飘飘的离开了。而元邪则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看着元不笱离去的身影:“父皇难道与林碧落的母亲有过一段往事吗不成?”

    当然,这个问题不会有人回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