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暴雨前夜1(求收藏)

    “老身拜见太后娘娘,祝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寿安宫里,贾氏带着林碧落来到了太后司马娇面前,林碧落跟着贾氏对太后拜了三拜后,刚起身便被太后给唤了过去。

    “快过去吧!”贾氏笑意深深的看着林碧落说,林碧落得到贾氏的示意后便挪身来到了太后跟前:“林碧落拜见太后娘娘!”“快起身吧好孩子!”太后一副祥和的样子,她身上无一不显露出贵气,林碧落瞧着面前的太后,心底却是很是疑惑,因为记忆告诉她这面前慈眉善目的太后是个不好相与的玩心高手。

    “谢太后娘娘!”林碧落低眉顺目的说着,而后退了两步站在太后能看见的地方,“你这孩子,站那么远做什么啊?快过来,让我瞧瞧!这一晃都十年了,佳儿也都走了要十年了吧?那年佳儿入宫拜见我的时候带你来过,自那以后我便再未见过你了,来,快让皇姑婆瞧瞧落儿你!”太后笑盈盈的对林碧落招手,林碧落看着太后,心底满是疑问。

    “是!”林碧落福了福身,缓缓走到太后跟前,太后拉着林碧落坐下,林碧落却不坐:“太后娘娘,这个位置落儿不敢坐!”太后有一瞬间的讶异,林碧落瞧见了她目光中有稍纵即逝的狠厉,“还真是个狠角色!”林碧落心底不禁发出了一声冷笑。

    “好在没顺着太后的意思坐下,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林碧落一脸笑意的看着太后,心底却是越想越寒。“可是太后为什么这么做呢?她有什么目的呢?”林碧落心底很是想不通,她看着同样笑意款款的太后,脑海里翻了个遍,却终是都没翻到对自己有利用价值的记忆碎片。

    “落儿今年有十五了吧?”太后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恭敬的福了福身答:“回太后娘娘的话,落儿今年刚满十三!”太后闪过一丝尴尬,而后又示意身边的女官,林碧落瞧着那女官端了一杯热茶来到林碧落面前:“林小姐请用茶”

    “谢太后!”林碧落当下接过了那被热茶,却是轻轻的喝了一口。太后见着林碧落喝了茶,笑容更深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陪哀家出去吧!”林碧落将刻着长青弹词的茶杯放在那女官面前后,扶着太后慢慢的往下走,她路过贾氏时,对贾氏笑了笑,贾氏却是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林碧落。

    “噗!”林碧落扶着太后走到外头的宴席上后,她转身往自己所在的席位走去时,用帕子掩住嘴,而后吐了一口水出来。林碧落瞧着手中半湿的帕子上隐隐浮着的几条红色半透明小虫,当下整个人就是一个踉跄,好在宴席上来往的人众多,林碧落当机立断就撞在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命妇身上。

    “真是对不起!真是对不起!”林碧落对那命妇很是恭敬的道歉,那命妇手中的孩子笑盈盈的,没有丝毫受惊的样子,案命妇见状,咧嘴笑笑:“不碍事,不碍事!”说着,她便抱着孩子匆匆往后走去。“小姐!”小桃在席位上对林碧落喊道,林碧落应了一声后缓缓走过去。

    “祖母!”林碧落对坐在一旁的贾氏福了福身,而后入了席。“落儿,刚刚太后娘娘让你扶着她是和你说了什么吧?”贾氏在林碧落入座了许久后才开口对林碧落问道,林碧落先是一惊,随后摇摇头:“并没有,太后娘娘什么都没有对落儿说!”

    贾氏狐疑的看着林碧落,而后叹了口气:“没有就最好,但若是有,你一定得告诉祖母,你知道吗?”林碧落打太极似得答:“落儿知晓祖母的意思了!”贾氏满意的点点头,伸手夹了一块荷花糯藕,而在贾氏身边伺候的老嬷嬷却是暗自叹了口气:老王妃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被大小姐这么一句话给糊弄过去了呢?大小姐这可什么都没有答应啊,这可不行,一会儿我得告诉老王妃

    正想着呢,那老嬷嬷忽然觉得身子一寒,她眼睛四处瞥了瞥,最后却发现是林碧落正用她那好看的眼睛盯着她,而她的眸子里藏着一层阴霾,看着很是深邃。老嬷嬷见状,整个人不自觉的一抖,而后将自己先前的念头给打消了:一会儿还是不要告诉老王妃大小姐打太极了!

    酉时柒刻,太后的寿安宫内一片热闹,歌舞开场以后,林碧落四处望了望,在太后与皇上所在的九坤席上找到了元邪的身影,在看见元邪的同时,林碧落也看见了元邪身边的两位位贵妇人:一位身穿与皇上相同款式的灰黄长袍,头上佩戴着七宝金钗,耳垂挂着琉璃石,长相很是庄严,与太后的慈眉善目很是相似一位身穿宝蓝色的曲直寸衣,一头的黑发盘在一块儿,呈现鱼尾状,眉间点了一朵妖冶的花,整个人的容貌妖艳非常。

    “落儿,那位是皇后娘娘,是你的皇姑姑!”贾氏的声音传进了林碧落的耳中,林碧落有一瞬间的失神,而后明白了贾氏所说的皇后娘娘是那佩戴着七宝金钗的贵妇人,她点了点头道:“祖母,皇姑姑可是东阳林家的庶女啊?”贾氏闻言,当下就对着林碧落的手一通猛掐,林碧落吃痛,她不解的看着贾氏,贾氏道:

    “傻丫头,这话可不能乱说!你不知道,你皇姑姑与你一样,自小就没了母亲。可是她没有你那么幸运那么好命,她的父亲、也就是你的大爷爷新娶了一门妻房后,愣是将你皇姑姑的地位从嫡改为了庶,而后一直受尽你大奶奶和她所生的几个女儿的折磨。若不是你皇姑姑命好,被先帝相中许给了你的皇帝姑父,说不定你都没见你皇姑姑的机会!”

    “啊?为什么?”林碧落装作懵懂,对贾氏问道,贾氏答:“因为你皇姑姑很可能被你那恶毒的大奶奶远嫁出去啊!”林碧落闻言,心底觉得贾氏的答案不真实,可是脸上却仍是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祖母,好在有祖母你肯为落儿主持公道,要不然落儿早就被母亲和姐姐她”

    说着,林碧落落了几滴眼泪,贾氏清了清嗓子道:“落儿别伤心了,这不,你母亲也死了,你大姐也要嫁去临安了,以后都不会有人会欺负你了!”贾氏说着,很是怜惜的抚了抚林碧落的头。在外人看来,贾氏疼爱孙女的形象很快就建立了起来,可是林碧落她自己知道,贾氏这根本就是在演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