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暴雨前夜2(求收藏)

    “是,以后再不会有人敢欺负落儿了!”林碧落依偎在贾氏的肩头好一阵,贾氏因为要装样子不得不让林碧落靠在自己身上。等林碧落觉得靠的差不多了,将身子坐正后,已经过去快半盏茶的时间了,而贾氏的肩头也很是酸痛起来。林碧落坐正后就为贾氏布菜,还挑了许多贾氏喜欢的菜:“祖母,快吃点东西吧,都是落儿没用,动不动就哭鼻子”

    贾氏只当林碧落是无心之失,对林碧落也就宽容了,林碧落见状,心头却是有些高兴:让你轻易卖了我啊!我这不过是问你要点利息,日后你再对我不住,管你多老,我都照样问你讨利息!

    “儿臣有事来迟,望皇祖母、父皇母后恕罪!”不远处的九坤席上,一名头戴八貔麟龙头冠、身着明黄色蟒袍的锦衣男子跪在地上,一脸诚恐的望着席上的几位大人物。只见皇后笑笑,扶着那男子起身:“邵儿来了啊,不碍事的,你为了处理洹河水灾,你皇祖母与你父皇知晓定不会怪罪你的!”

    一语话毕,在席吃食的王公大臣们纷纷夸赞起那锦衣男子,林碧落瞧着皇后与那男子,嘴里冒出来两个字:“太子!”贾氏听见了林碧落嘴里说的话,她对林碧落问:“落儿你还记得太子?”林碧落摇摇头:“回祖母的话,落儿不记得太子,落儿只知道只有太子才能穿明黄色的四爪蟒袍!”

    “哦是这样啊!”贾氏听见了林碧落的回答后,有些失望的看看林碧落,又将目光转向那入席以后便受众人拥戴的锦衣男子,不自觉的,贾氏叹了口气,但很快她便恢复了:“落儿,祖母觉得有些闷,你吃你的,我出去走走!”林碧落起身扶起了贾氏:“祖母若是累了,就进偏殿歇一歇吧!”

    贾氏听见林碧落关怀的话后,很是欣慰,但却又觉得愤懑,自己为什么那么怕这个皇帝呢?怕的连落儿都不能利用。贾氏再次望了眼太子,而后由老嬷嬷扶着离开了。

    林碧落瞧着贾氏离开,目光中带着些冷意,她心里很清楚贾氏在失望什么,也知道贾氏离去的目的不过是想离这儿远一些,省的看久了太子她自己心烦。正当林碧落打算回到席上坐下时,小桃却拉了拉林碧落:

    “小姐你瞧,那人好像是临安龚家的长子龚铭呢!”林碧落闻言顺着小桃的指向望过去,在太子身后的普通席上,一名身着褐色长袍的男子,坐在那儿与一干与他年纪一样的公子哥交谈着。他一脸的笑意不知道迷倒了多少人,但在林碧落眼里面,却是又恨又刺眼。

    “这商贾家的公子怎么也有资格入宫来啊?”林碧落冷笑着说了一句,好在宾客的声音够大,而且林碧落身后又有大声喧哗的太后旁支,她嘲讽般的声音很快就被那些零七碎八的声音给压住了。“小姐,你刚刚说了什么?”小桃在一边对林碧落问道。

    “没什么,扶我坐下吧,我还饿着呢!”林碧落对小桃说了一声,而后小桃扶着林碧落重新坐回了宴席位置上。林碧落坐下的那一瞬间,在那群公子哥中的龚铭却一眼就瞄见了林碧落的身影,他心头波涛汹涌起来:“你可知道那位小姐是谁家的姑娘?”

    龚铭对身边文翰苑大司马的二公子周寒问道,周寒回身望了眼龚铭所指、林碧落所在的宴席,他苦着脸道:“龚大少是和我开玩笑吗?那桌宴席上的女宾有四五个,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位啊?”龚铭莫名一阵脸红,而后他尴尬的指了指站着的小桃:“就那个,那个绿衣丫鬟身边的那位小姐,是谁家的姑娘啊?”

    周寒看了眼小桃,而后才看见林碧落,他瞪大了眼看了看,而后脸色有些发白:“龚大少,不瞒你说,那位是安平王府的嫡女大小姐林碧落,她的外祖是伯音候与昌国公主,皇后娘娘还是她的堂姑姑,还有她的舅父李昌国,是兵部的”

    一语话毕,龚铭一脸的愤怒,周寒看见龚铭的表情后,一脸莫名其妙:“龚大少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凶神恶煞的?”“没事,我没事!”龚铭恨恨的说了一句,而后他手一摆,端起酒杯就往林碧落所在的方向走去。没走几步,龚铭就被周寒给拉住了:“龚大少你这是做什么啊?那林大小姐可不能轻易去碰的!再说了,你不是已经与她的姐姐林碧媛有了婚约吗?你现在过去是做什么?”

    龚铭回头瞪了眼周寒:“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吧?”龚铭说着,从袖口摸出了一枚小巧的虎头玉,周寒见状,脸色瞬间发生了变化:“我、我已经对你劝诫过了,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可别找我算账!”龚铭自傲的说:“我相信,我不可能出事的!”

    周寒闻言,当下袖子一挥,坐到了席位上去,而龚铭则是一步步的走向林碧落。

    “小姐,那个龚大少朝咱们走来了”小桃轻声对林碧落说着,她话刚说完,龚铭就走到了:“小姐芳名?”林碧落有些错愕的看了眼龚铭,她心底忽然变得有些紧张,但是她脸色却不变:“小桃,这儿怎么有不相干的人啊?”小桃憋着笑答:“小姐,这是要与长小姐订婚的临安龚铭公子!”

    林碧落闻言装模作样的扮作惊讶道:“哦?是吗?”说着,她起身对龚铭福了福身:“落儿见过未来姐夫!”龚铭被林碧落的冷言冷语以及忽视所气的差点要抛弃良好的涵养,此刻林碧落又整了这么一出,当下龚铭就当着众多宾客的面拽住了林碧落的手:“好你个安平王,好你个林碧落,居然耍我!”

    “住手!皇宫盛宴,怎么容你放肆!”一带着磁性的男音传来,林碧落头也不抬就晓得说话的人是谁,只见元邪几步上前,一把拿开了龚铭拽着林碧落的手:“这狂徒是谁放进宫的?还不给我拿下!”说完,一众侍卫亮出了长剑围住了龚铭。

    “误会,是误会,九弟,这是误会,这位公子是我的朋友,他是临安龚长存的长子龚铭!”只见锦衣男子见到龚铭被围住后,脸色骤变,他起身快速的来到了元邪身边解释了一番,元邪却硬是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那么照太子所言,刚刚我所见的那一幕都是误会吗?林小姐手腕上的青紫也是误会吗?”

    说着,元邪示意小桃将林碧落的手腕露出,一抹与其白皙皮肤格格不入的青紫色出现在了众人眼前,而那龚铭与太子也瞬间脸色大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